繁体
简体

踏着年岁的残痕(三)

新的一年,失败又如何?

李浩

 

  新年钟声将要敲响,如往年一样,购年货,年夜饭,春晚,拜年…接踵而来。辞旧迎新的时刻总能催生一丝的感慨,不舍,並激动,忐忑。感慨和不舍,因为我们还未从旧一年的惯性中走出来,新气象便向我们纷至沓来,记忆还揪粘着我们跨年的步伐;激动和忐忑,因为许多未知的新鲜触碰着我们跃跃欲试的心弦,然而,掌声和鲜花总是伴随着挫折的磨练,故此我们忐忑。我们的民族标榜着“自強不息”的精神。老实说,我们不怕苦,但很害怕失败。父母亲常对子辈们说:“苦一点沒关系,以后成功,出人头地了,那时就‘爭气了’。”
  自尊心,自信心,自豪感,这些民族精神不断提醒我们:坚持就是胜利。但我始终无法认可这些民族精神的潛在思想前设—我们的民族精神不允许“失败”的存在。难道不是么?虽然我们宣称“失败是成功的母亲”,但归咎到底,我们最终要的还是“成功”,而非“失败”。“失败”之所以被致以敬意,无非是在奉承“成功”。失败者为何甘愿臥薪嚐胆,为了成功;成功者为何踧踖不安,害怕失败。其中端倪可见!
  在我看来,沒有什么绝对成功与失败的界限,其实两者非常暧昧。你若強画一条三八线区分成功与失败,充其量不过是“程度差別”,而非“本质差異”。在我看来,並沒有实存意义的失败,那只不过是成功的程度偏少而已。失败不过是“不太成功”而已;绝对的失败也就是“不成功”,何恥之有?
  我可不是鼓吹消极和懈怠,而是正视“失败”,从而卸下对“成功”的错误崇拜。
  过往的一年成功,又怎样?新的一年可能失败,又如何?(待续)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