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古今 ✐2006-01-01


方济(法兰西斯)

史述

 

  爱,是人人欢迎的,也是乐於接受的。可见人是多么的需要爱。
  如果在中世纪的教会历史中,找一个人物,罗马天主教和更正教都能接受,那就是方济,可称为“心的圣徒”。


By Duke Ercole I d'Este  c. 1475
Oil on panel, 30 x 11 cm (each)
National Gallery of Arts, Washington


St. Francis in Ecstasy-c.1595
by CARAVAGGIO
Oil on canvas, 92,5 x 128,4 cm

  方济中译或作法兰西斯(St. Francis of Assisi, 1181-1226)生於意大利中部村镇亚西溪。父亲彼得(Pietro di Bernardone)业布商。当他生的时候,父亲外出,母亲在教堂给他受洗的时候,取名约翰(Giovanni);到父亲回家,给他改名为方济,所以他的全名是 Francesco di Pietro di Bernardone 。早年生活虽然沒有大恶,但贪爱世界,是当地浮华少年的领袖。
  二十岁时,他参加过地区性战爭,作俘虏约一年,才得释放回家。在1205年,方济又参与亚普里亚(南意大利)战爭,但中途得病。他梦见一所巨大的宮殿,里面有许多的军器,上面都画着十字架的徽记,他以为这都是他和兵士用的。后来,他又听见天上的声音说:“要服事主,不要服事人。”他就顺服回家。
  他在一个洞里,靜修了一些时候。他去到罗马,圣彼得大教堂广场上,遇见长大麻疯的乞丐,向他伸手乞讨。乍见的时候,他嫌恶退避;但随即上前亲吻那丑恶可怜的手。此后,他常同情麻疯病患者和贫穷的人,穿着跟他们一样,同他们在一起,帮助他们的需要。
  回到亚西溪,有几个人同他在一起,同过团契宗教生活。
  约在1208年,他在 St. Damiano 教堂里祷告,听到十字架发出声音说:“芳济,去修理我的殿!你看,已经快要倒塌了!”他以为是指教堂,立即照着去作。回到父亲的店里,拿了大批的布匹,驮在马上,连货物带马都卖掉了,把钱交给教堂。父亲发现大怒,断绝父子关系,但他说钱已奉献,不能夠收回。父亲去见主教。芳济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忽然,他一件件脫下衣服来,脫得一丝不挂,就指着堆在地上的衣服说:“到现在我称彼得本纳德为父亲;从今以后,我只称‘我们在天上的父’!”主教拿了一件长袍给他遮体。从此以后,他完全奉献为基督生活。
  1209年,法兰西斯听到:“传扬,神的国近了!医治病人,叫长大麻疯的洁淨,赶出污鬼。不要带金银,囊中也不要有铜钱。”他就丟掉杖,囊袋和鞋,把使徒不积存钱财的生活方式,当作规律。名声传扬开,跟从他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教皇英诺森三世(Innocent III)

  1210年四月十六日,他同着十二个衣衫褴缕的人,去见教皇英诺森三世(Innocent III)。教皇高坐在宝座上,为了考验他的真诚,对他说:“去,兄弟,去到豬群里,跟他们滾在一起;看来你与他们相同的地方更多,把你设立的规律讲给他们听。”法兰西斯顺从了,然后回来报告:“主,我已照吩咐作了!”教皇本来不想理他,但他作了一个梦,有一棵棕树从他腳下长起来;又梦见罗马首座拉特兰教堂将要倾倒,方济将它支持起来。因此,口头给了他设立修会的许可,准他传扬悔改的福音。方济並不要求教谕什么的文件作护符。
  他立心照着主耶稣的腳蹤行,在生活上效法主,遵行祂一切的教训,舍己背十字架,叫人悔改。他们基本的法则是:马太福音第十六章24-16节,第十九章21节;和路加福音第九章1-6节。
  方济修会的人数急剧增加。他也设立了女修会。他发愿与贫穷结婚,不积财产,也不拥有教产。他爱贫穷的人,也爱自然界,称太阳为“日兄”,月亮为“月姊”,死亡是“死亡姊妹”,叫自己的身体是“驴身兄”;他更強调“如果不珍爱基督为他死的人,就不是基督的朋友。”
  他讲道给鸟听:“鸟兄弟和鸟姊妹,你应该多多感谢创造的主,祂给你羽毛为衣,翅膀能飞,为你预备一切所需用的。你不种,也不收;祂卻看顾你。”更希奇的是,他驯服一只为害乡里的恶狼。那狼张牙舞爪的迎着他奔来,芳济吩咐:“狼兄弟,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吩咐你,不要伤害我或任何人!”芳济应许赦免它过去的恶行,条件是今后不再伤害人。那狼同意了,俯首跪在他面前,成了方济的宠物“古比奧”(Gubbio)。
  方济修会的人数超过了五千人。他自己时常要出去游行佈道。1219年,第五次十字军东征。方济以为解決战爭的途径,是劝化埃及苏丹。他见了苏丹马力克(Sultan Malek-el-Kamel)二人谈论和洽,苏丹尊重方济,但沒有受感化归正,只准他平安返回欧洲。他游行意大利,又到敘利亚。
  当时的红衣大主教乌果林(Cardinal Ugolino da Segni, 1170-1241,后来成为教皇贵格利九世 Gregory IX),建议来帮助;方济接受了。照乌果林的观点,为了教廷的长远利益,修会必须改弦更张。
  1921年,乌果林修订了修会的规律,守贫的规律也修改了,並依修道院的组织规律,任命凯他耐(Pietro di Catanii)为法兰西斯修会的总主持。1221年,在他死后,其职位由考徒纳(Elias of Cortona)继任。修会也有了建筑,给弟兄们居住。
  方济远行归来,发现局面一新。他接受了。对他的弟兄们说:“从今以后,你们就当我是死了。这里是彼得凯他耐兄,你们和我都要顺服他。”就跪伏在地,表明顺服听命。在他的遗嘱中,他自称“小弟兄”(frater parvulus),並且承认“他是我的主”,无论往哪里去,作甚事,都不能违背他的命令。这样,方济修会的首领不再是方济。乌果林的和平转移,是方济会得以长久持续,也许救了方济。

 
拉惟纳(La Verna)山上

  1223年,方济渐渐退出修会。1224年八月,他退到亚西溪附近的拉惟纳(La Verna)山上,禁食四十天。在那里,他祷告寻求神的旨意,如何讨神的喜悅;三次翻开福音书,盼望得到回答,三次都落在基督的受难。在九月十四日,清晨祷告的时候,他看见从天降下一个形象:有一个撒拉弗被钉在十字架上,两个翅膀高举,两个翅膀遮体;他的面貌极其美丽,向法兰西斯溫柔的微笑着。方济深为忧伤。最后,这異象消失了。在他的身上,卻奇妙的留下了五处伤痕,正与基督被钉和枪扎的部位一样。他着力隐藏这些印记不肯示人;在离世以后,才被发现。深知方济的同工理奧(Bro. Leo)见证,确见过那些圣痕记(Stigmata)。
  此后,方济继续在世两年。1226年,十月三日,如理奧所说的:“他移民到主耶稣基督那里去了,就是那位他全心所爱並跟从得最完全的主。”他的遗体安葬在亚西溪。
  乌果林到底还算夠朋友,在方济故乡,风光明媚的亚西溪,为方济记念大教堂立了基石。次年,乌果林登上了教皇宝座(1227-1241),在方济死后二年,晉封他为“圣方济”。
  修会的继任总主持考徒纳,在安葬方济的大教堂那里,作了一具大理石容器,收纳捐献;理奧以为是污辱,把它砸得粉碎。因此,他被逐出。
  方济本人受教育不多,仅粗通拉丁文,写来不甚好;他喜欢法文,说得也不完全。但他全心见证主的福音,不怕吃苦,不为自己积财。他认为爱邻舍,作善工,比学问更要紧。1220年以后,修会也讲习神学;他表示同意,“只要不销灭谦卑和祷告的灵。”改组后的方济修会,也渐重学术;英国的威廉俄坎(William of Occam)和罗哲培根(Roger Bacon),都是方济修会傑出的哲学家。

圣方济的祷文

主啊,使我成为你和平的器皿,
哪里有仇恨,让我散播爱;
哪里有伤害,饶恕;
哪里有疑惑,信心;
哪里有失望,希望;
哪里有黑暗,光明;
哪里有悲哀,喜乐;

噢,神圣的主,求使我不多寻求
受安慰,宁施安慰;
不求被了解,宁去了解;
不求被爱,宁施爱。

因为在施予中我们领受;
在饶恕时我们被饶恕;
在死亡中我们生在永远的生命。

 

Prayer of St. Francis of Assisi

Lord, Make me an instrument of Your peace,
Where there is hatred, let me sow love;
  where there is injury, pardon;
  where there is doubt, faith;
  where there is despair, hope;
  where there is darkness, light;
  where there is sadness, joy;

O Divine Master, grant that I may not so much seek
  to be consoled as to console;
  to be understood as to understand;
  to be loved as to love.

For it is in giving that we receive;
  it is in pardoning that we are pardoned;
  and it is in dying that we are born to eternal life.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苏俄一文一武援华 ✍于中旻

谈天说地

起初神创造 ✍亚谷

谈天说地

从美国撤军阿富汗谈起 ✍林向阳

点点心灵

乡居琐忆 ✍余仙

艺文走廊

施洗约翰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谁是中心 ✍于中旻

谈天说地

用人 ✍刘广华

谈天说地

狄摩西尼 ✍于中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