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大卫王宮廷的喋血政变(一)

一位最合神心意的人,牧羊人,琴手,诗人,大能的勇士与卓越的政治家的血淚故事

殷颖

 

  圣经中只记载了一位最合神心意的人(撒母耳记上13:14);而这样一位人物应具备什么条件,才可入选呢?我们由旧约详读有关大卫王的记载,得知他曾是牧羊人,著名的弦琴手,诗人,大能的勇士与骁勇善战的主帅,更是一位卓越的政治家。在以色列的历史中,他是在位四十年的大君王,也是以色列国的骄傲;他创设的大卫之星,至今仍为以色列的国旗及国徽,他是以色列永远照耀世界的一颗永恆的钻石。而这些成就,是使他能成为最合神心意的人吗?应不是。他虽为神所膏立的以色列的君王,但也是一个罪人,他生平曾犯下姦淫与杀人的大罪,並接受了罪行的严惩与报应,但大卫之能深合神的心意,是当他一旦知晓自己的错误后,便立刻向神坦诚认罪,痛心悔过,甚至将其犯行写在诗篇中,让后人詠唱诵读,而能由其中获益。大卫生平写了许多诗篇,其中著名的为诗篇第二十三篇“耶和华是我的牧者”。古往今来,无数人都在诵读这诗篇,让人的心灵获益,但还不及他撰写的诗篇第三十二篇及第五十一篇,那是他犯罪之后录下的忏悔诗,最能抚慰一个认罪悔改的心灵,而这才应是最合神心意的条件。
  无以数计的人在犯罪后读这两篇诗,都能感受到神之安慰与赦罪的恩典。

一个牧羊人与草莽诗人及乐手(撒母耳记第十六章)

  大卫王为神所拣选与膏立的以色列第二位君王,当先知兼祭司撒母耳肩负寻觅以色列第二位王的重任时,神指示撒母耳往伯利恆去,到了耶西家,要其在耶西的众子中拣选一人接替以色列王,耶西让其子皆在撒母耳前走过,起初撒母耳以为耶西之长子为适当人选,因其身材高大,颇具帝王面相,但不为耶和华拣选,神示知选王的条件:

“耶和华看人,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华是看內心。”


米氏之大卫像

耶西的七个儿子从撒母耳面前一一经过,但均未中选,於是撒母耳便问耶西:“你的众子都在这里吗?”耶西说还有一个最小的在野地牧羊。於是便急召其最小的儿子大卫回来,撒母耳对大卫的第一印象是“面现红光,双目俊秀,容貌俊美”,而这便是文艺复兴大师米开朗基罗著名的雕塑作品之大卫的长相。米氏应是由撒母耳口中的描述而雕凿出大卫的立像(这个雕像的复制品曾在世界各大城市展出,也包括台北的“历史博物馆”)。撒母耳便以油膏立大卫为王。这个刚由牧地归来的青年,一身羊羶味,手上布满了厚茧,他终日手握牧杖与弹弓,练得两种绝活:他能以机弦将石子弹射出去击杀猎羊的野兽,弹无虛发,百发百中;另一手绝活是弹奏弦琴,作为牧羊时的消遣。因他颇通音律,琴艺远近驰名,甚至传到扫罗耳中,扫罗王被神棄绝后遭恶魔之灵困扰,曾召大卫到宮廷中担任琴师为他弹琴驱赶邪灵,使他能暂时得到安宁。

大卫成为战士,初胜巨人歌利亚

大卫不惯穿战衣,
仅以牧杖与甩石的机弦上阵,
竟以一粒卵石轻易将
狂妄的歌利亚击倒

  由於神离棄扫罗,恶魔趁虛而进,使扫罗备受困扰,接受臣子建议请著名的弦乐手大卫到扫罗面前奏琴驱魔。扫罗甚喜悅这个少年,得以成为扫罗宮中执戈卫士兼宮廷乐手,为扫罗王以琴声驱魔,颇让扫罗王欣慰。


大卫取歌利亚首级
  机缘湊巧,非利士人与以色列两军开战,非利士营中有一员上将名歌利亚,此人为一彪形大汉,身高三米(六肘另一虎口),头戴铜盔,身披铠甲,甲重三十七公斤(五千舍客勒),腿上绑铜护膝,两肩之中插着铜戟,枪如织布之机轴,铁枪头重四公斤(六百舍客勒),身前有执盾牌卫士。此人出来向扫罗军兵狂妄挑战,连续四十天,无人敢应。扫罗甚至悬出赏格,如有人能杀此徒,扫罗将己女相嫁,並免其父家之钱粮与兵役。大卫之父耶西有三子随扫罗出战。耶西差其幼子大卫攜带食物赴前线劳军,慰问其三子。大卫走入阵地,见这个蛮橫无理的非利士人,竟敢无礼辱骂耶和华上帝,不由勃然大怒,便竭力向扫罗王请缨杀敌,扫罗见其年幼不像战士,起初不允,但強敌压境,实出无奈,亲自为大卫配戴自己的盔甲出征,但大卫不惯穿战衣,仅以牧杖与甩石机弦上阵,竟以一粒卵石轻易将狂妄的歌利亚击倒,再以非利士人之刀割下歌利亚的首级,回去向扫罗王报捷。扫罗任命他为战士长,大卫因善战获万民拥戴。扫罗班师回朝,接受百姓欢呼,但欢呼之妇女竟高呼“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引起扫罗对大卫的极端嫉恨,亟欲致其於死地。

一代枭雄扫罗与大卫之间的纠结

扫罗王因极端妒忌
神所膏立的大卫王,
用尽心机要击杀大卫,
均未成功,
最后在战场上伏刀而亡,
结束了枭雄的一生。

  扫罗王本为耶和华神所膏立的第一个以色列君王,一生历经各种战役,是一位以色列开国之君,战功彪炳,为一代枭雄,但可惜不听神的话,更未能严守宗教与政治的分际,恃骄而取代祭司撒母耳的献祭,导致神的离棄,又因极端妒忌神所膏立的大卫王,用尽心机要击杀大卫,均未成功,最后在战场上伏刀而亡,结束了枭雄的一生。大卫闻讯哀恸不已,还作弓歌,輓扫罗及其子约拿单(撒母耳记下1:17-27)。
  扫罗晚年与大卫之间爱恨情仇,详载於撒母耳记上十五章至三十一章,为一篇情节扣人心弦的中篇小说。
  大卫当初受赏识於扫罗,为扫罗的宮廷乐师与执戈卫士,后击败非利士巨人歌利亚,初立战功,扫罗还封其为战士长,並要将长女许配大卫,但因以色列群众颂扬大卫之战功远胜过扫罗,引起扫罗不满,便千方百计思去之而后快,但其子约拿单卻深爱大卫,甚至胜於自己的性命,多次救大卫脫离其父之手,为此曾深受扫罗责骂。大卫原本有很多机会可以击杀扫罗:一次他躲在亚杜兰洞深处,适扫罗进洞大解,大卫手下建议将其杀之,但大卫说,我不能杀害神的受膏者;另一次扫罗在营中熟睡,其所执战戟靠在近旁,大卫仍未害扫罗,扫罗深感愧对大卫,但事后仍全力寻索其命,迫使大卫成为山大王,率六百勇士奔逃於山野间,备极困顿。后只好暂逃到非利士境內,投奔亚吉麾下,但不容於其他非利士首领,並将大卫驱离。
  亚玛力人乘机掳走大卫的眷属,大卫见妻子儿女被掳,急得放声大哭,但卒获神助,尽歼敌军,並寻回眷属。
  大卫虽沦为山寨大王,但仍治军严明,处事精细,不愧为一代明君与军事将才。
  扫罗因失去神的同在,无法再向神请示休咎,还一度乔装平民去请教一个交鬼的妇人,要其将已故撒母耳亡魂召至,撒母耳告以你已失神的同在,以色列国将交付神所拣选的大卫王,並预言其死。扫罗闻后,仆倒数日,后勉赴战场与非利士人交战,战爭失利,三子均战死於利波山上,扫罗亦受重伤,遂臥刀而亡。一代枭雄之以色列第一代君王,竟在一夕之间与三子丧命战场,还遭其敌将屍体钉在伯珊城牆上,死状至为悽惨。


撒母耳的亡魂预言扫罗之死
Witch of Endor, 1857
by Nikolai Ge

  大卫闻讯,备极哀伤,因作“弓歌”悼之,輓歌中有句:

“以色列啊,你尊荣者在山上被杀!大英雄何竟死亡!…英雄的盾牌在那里被污丟棄;扫罗的盾牌彷彿未曾抹油。约拿单的弓箭非流敌人的血不退缩;扫罗的刀剑非剖勇士的油不收回…他们比鹰更快,比狮子还強…英雄何竟仆倒!战具何竟灭沒!”

  大卫的悼诗,沉痛而哀伤,生前他虽为大卫的政敌,但因扫罗曾为耶和华神的受膏者,所以死后仍赢得大卫的尊敬。
  大卫一生宽宏大量,凡事必先请示上帝才做,是他一生的准则,所以他才是最合上帝心意的人。(下期续)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由小书斋到百合书屋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84&g_id=2248&st=0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