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太和殿受降的孙连仲将军

史直

 

六十年前(1945年)八月十四日,日皇裕仁作了最后決定:停止全面的战爭,对盟国投降。日军驻华的派遣军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於九月九日上午九时,在南京陆军总部向中国代表何应钦投呈降书。遂后,第十一战区长官孙连仲主持平津地区的受降典礼。

  1945年九月中某日北京(旧称北平)。太和殿前,在万人以上的民众鼓掌与欢声中孙连仲将军代表中国政府接受了日本军代表根本博签署投降书。在解除武装以前,根本博是日本派遣军华北的指挥官。北京又是日伪时代傀儡政府华北政务委员会的所在地,因此北京太和殿前的受降典礼是全国十六区中规模最大,有最多民众参加的一个。


日方代表由根本博领导前行,步趋太和殿前阶。观礼民众达万人以上。


孙连仲将军在太和殿前等候前来的日方代表

孙连仲将军在日本投降书上签字

 

  同年,早几日在九月九日上午九时假南京中国陆军礼堂,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将军接受了日方代表冈村宁次签署的降书。冈村宁次原为日本派遣军华北指挥官,於抗战末期晉升最高指挥官。南京受降典礼象征式的,代表全面的。实际的受降工作分做十六区,假二十四个重要城市分別负责解除日军的武装,加以集中管理,准备遣送日本,因此工作和任务繁重。当时日本在华的兵力是一百二十万,包括在华北各地的约三十二万。遣送俘虏工作全部由美国海军担起,包括全部在华的日侨。这一史实,中国民众不该忘记。


孙连仲将军

  孙连仲将军膺任河北省主席,直到1949年国民党自大陆撤退台湾。
  孙将军在抗战初期在山东台儿庄负责总指挥,与日本在华的最精锐的矶谷和阪原两师团交锋,血战十三天,使之溃不成军,大败而退,为当时全国闻名的抗战英雄。
  清廷积弱,在不平等条约下,日租旅顺,大连,筑南满铁路,得以沿线屯兵。1931年,日本军砲轰沈阳的北大营,造成九一八事变。日军佔领东北后续入热河,长城间继有战事,中国屈服协定下,准许日本驻军平,津各地,理由是“保护侨民”。
  日军进驻丰台一带后时常做演习,中国政府祇能忍让。1939年七月七日夜间,日军以失去一兵士为名,拟进入宛平县城搜查,被拒,结果双方战爭开始。
  同年於八月十三日,日本军又在上海发动战爭,历时约三个月,中国军队败退,年末,南京又告陷落,日军遂进行了大屠杀,然后经此北上,旨在打通津浦铁路。日军在北方此时已进佔河北省各地及山西的太原,遂将主力移向山东拟南下徐州,打开津浦铁路。孙连仲将军任第二军团司令,奉令坚守台儿庄一带。台儿庄地临运河,是津浦铁路的支线,是个水旱交通的重地,其北枣庄中兴煤矿即靠台儿庄为输出地。
  孙连仲(1894-1990)字仿鲁,河北省雄县人,祖上务农为生,甫冠即投笔从戎,初任西北军排,连,营长。因他为人宽厚仁慈,带兵如同子弟,受西北军头冯玉祥赏识,屡蒙提升。中原大战后西北军瓦解,遂受中央重用。
  孙连仲的部下多为原西北军,有张自忠,孙桐萱,曹福林等旧部下,全是河北与山东籍健儿。孙将军的第二军团麾下池峰城率领第三十一师,坚守台儿庄,首当其冲,是日本第五,第十两师团攻击与佔领的目的。孙将军的指挥部仅距五华里(中央指令:总指挥必以四十华里为标准,不得太近)。以便於最后一刻亲率部属与台儿庄共存亡。
  攻防战始,日夜不休,日军每日砲攻六,七千发,殿后的是坦克车。我方並无砲兵还击以做掩护,死伤惨状概可想像。幸在台儿庄住戶多垒石为牆与房屋,略可护身。巷战开始,双方逐屋而爭,我方军气至盛,至死不退,肉搏冲锋,又死伤枕籍。池师长电话报告:打得沒有人啦!孙将军:沒有人岂会说电话?嘱以不许后撤,司令部所有人员连文官在內组成“敢死队”,以报国家。
  台儿庄一役是中国抗日战爭八个月以来令国人振奋的第一次大捷,自1938年三月二十五日到四月六日为止,共历十三天,包括巷战的三昼夜,双方死亡各自超过一万人,景像之惨烈概可想像。(台儿庄大战纪念馆另有说明:中国军队牺牲一万九千人)日方的矶谷,阪原两师团已溃不成军,急遽撤退,接受整编。
  台儿庄大捷,震惊中外,英,美,俄等国家派来记者前来参观现场及善后工作,並带来祝贺。中央军政治部派出慰问团到第二集团军指挥部,团长郁达夫即席挥毫:

   水井沟头血战酣 台儿庄外夕阳悬
   平原立马凝目视 忽报奇师捷邳郯

(邳郯两县皆在台儿庄东面近处,亦为第二集团的战地)真蹟为战后退休北京原孙将军的上校参谋孟企三先生收藏。
  台儿庄大战纪念馆设在该地运河之畔,佔地六千平方米(约合68,000平方尺),有电视馆,全景的画馆,战场记录,配以音响与灯光,如同身置其境,並有战地照片及文物600余件,每年入纪念馆参观的中外遊客有百万次。

  一个月后,日军重来,自山东南下,与自安徽北上的部队夹击徐州,不足一个月,日军在河南切断陇海铁路,中国军队祇好放棄徐州,並在郑州以东黃河边花园口決堤用阻日军,结果为害下游的是数百万民众。抗战八年期间,中国政府所做最危害民众也是最可恥的事有两件:花园口決堤和长沙放火烧城。
  国军撤退西南后,孙将军升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宮。由於调度与指挥有方,部下遂有第二次大捷於常德战场,保卫了中国西南方的安全,並阻止了日军打通粵汉铁路企图 。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