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土丘与金牌—从美国古蹟到土产宗教

亚谷

 

  埃及有金字塔,中国有万里长城,巴比伦,波斯,以色列,希腊,罗马,都有他们的建筑,代表文化和历史,使他们自豪。美国缺乏这些,使他们心理上不满足。
  暴发戶有的是钱,但不是沒有问题:“屋新树小画不古”,就是文化上的自卑感。
  像二十世纪的“寻根”热一样,美国建立后,跟着是西进拓展,在十八世纪末,到十九世纪开始了寻宝的风气。“有心人,天不负”,这么广袤千万里的大陆上,总有些特殊的东西。自纽约州西部,西维琴尼亚(West Virginia),迤逦而西,到中西部,田纳西(Tennessee),肯塔基(Kentucky),密西西比(Mississippi),一直到墨西哥湾,都发现有大土丘;有的高达百呎,有的长逾数里,有的似是圜圩,有的上有平台。这些土丘的共同点,是大部分都在人口居住的河道附近。


位於明尼苏达州密西西比河一带的大土丘(约1898年之景貌)
(Minnesota Historical Society 图片   )

  是谁建造的?有什么作用?
  当然,最先要问早就在这土地上的印地安部族,但沒有谁能记得建造土丘那回事。文明,要有城市。文化,要有农耕。印地安人是半遊牧的部族,不大可能会建造这样的土丘。
  那么,是不是在这土地上,曾有更早的原始居民?
  啊,旧约圣经中,记载有以色列人在高处“丘坛”上拜偶像的事!当然,最方便的猜想是,在公元前722年,亚述灭亡以色列北国,十个失落的支派,橫渡太平洋来到了这里。
  有人想到从土丘上树木的年轮,可以知道建造的年代。查验了好几棵树,发现约有六百年,那么可以断定最晚是在十四世纪,可能远在一千年之前。显然不是另外一个民族,比印地安人更早出现在这大陆上。


William H. Harrison

  习医学的青年哈利生(William Henry Harrison, 1773-1841),因热爱古典文学和历史,转而倾心英雄事业,像那浪漫时代其他的人物一样,投笔从戎。他作军官的时候,转辗中西部,对土丘发生了兴趣。他凭推理和想像,久远之前所发生的事件,断定有个古老的民族,文化发达,建造了那些土丘;后来,有一批人数众多而爭勇斗狠的民族来了,把那些原住民消灭了,佔据了他们的地方,毀坏了他们的宗庙社稷。当然,他不是预言将来,而是敘述“过去”的事。
  他的书,约在1820年出版。也许,他自己真的如此相信,为后来仇视印地安人的理论根据。他以勇猛屠杀印地安人,著有战功,成为国人心目中的英雄。
  最后,哈利生当选第九位总统;他在1841年三月就任,在位不满一个月而崩逝,成为第一位死在白宮的美国总统。
  既然大家都不知道,那就是自由猜想,任意驰骋的领域。有人写了小说,渲染“先民”的生活,英雄香豔故事,绘声绘影。那时,人们辛劳工作,缺乏消遣,这样的书适合需要,居然能夠畅销,两年內达二万冊以上,在当时是个很高的数目。
  当然,这些都说不上学术研究,也不是发掘考据的结果。


Joseph Smith

  约瑟.史密斯(Joseph Smith, 1805-1844)生在纽约州西部的乡区,沒有受什么正式教育;但他人甚为慧黠,居然能读能写。也许,是他的性向使然,他读了有关土丘的书,大感兴趣。
  这孩子在十四岁时,邻居就看见他常一个人到附近的森林中,不断的东掘西挖。谁也沒想到,以后他可挖出了名堂!
  1823年,史密斯宣称,一名叫摩洛尼(Moroni)的天使,在夜间指示他一本书,写在金版上,埋在某处山边。四年后,说是借助於“乌陵”和“土明”的神力,他开始从“改革的埃及文”翻译成英文;於1830年,出版了摩门经(Book of Mormon),共588页。摩门教徒,以为那像福音书一样出於启示;非摩门教学者则说:其中不乏土丘传奇和印地安故事,政治的臆想,荟杂在一起,以宗教形式表现,可见其聪明。
  其语气体裁颇似英王雅各钦定本(KJV, King James Version),收有很多旧约的资料。述说在公元前600年,一群以色列人,在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攻陷耶路撒冷前,逃出城来;在神护佑下,越洋到了美洲。他们繁衍增多发达,建筑了高大的城池,堡垒。后来分裂为二:乃菲提(Nephites)和兰曼內提(Lamanites)。乃菲提从事农耕,成为富足;兰曼內提人行恶违背神,成为野蛮部族,神把他们变为红皮人,以为惩罚,就是印地安人的始祖。乃菲提人也犯罪,神借兰曼內提人消灭他们。只有一名祭司逃脫,把这些事的始末,记在金版上埋藏,直到那史密斯发现。在美国,摩门教不许有色教徒担任教职。
  1830年四月六日,史密斯组织他的教会,自称“先知”,时常借有新的“启示”,以号召统御会众。经济衰退临到,跟从者更急剧增多,但不受民众欢迎。几次播迁,1839年,史密斯率领徒众约二万人,到了伊利诺州的康莫思(Commerce),控制了那地方,史密斯自任为市长,改名为挪坞(Nauvoo)。1844年,內部分裂,史密斯施行暴力压制,造成冲突。史密斯並沒有召来天使,卻动用军队保卫,被控叛国入狱;在狱中被几名武装蒙面人杀死。


Brigham Young

  宏图大略的首席“使徒”杨伯翰(Brigham Young, 1801-1877),得多数拥护,1846年间,他率领大批徒众,放棄了史密斯在密苏里州建立“锡安”的“启示”,与摩门教基要派分裂,往西长征,自己另起炉灶,在犹他州建立“锡安山”。他成为摩门教“十二使徒”的主席,指示建造盐湖城,号召欧洲摩门教徒移民来美。由於教徒们组织有规律,刻苦努力工作,把荒野变成有规模的城市。1851年,杨成为地区总督。
  次年,杨宣布了施行多妻的教义,是摩门经所沒有的,虽然史密斯非正式的多至五十名妻子;杨在盐湖的“蜂巢”(Bee Hive),则至少蓄有二十名以上的佳丽,俨然土皇帝,对於联邦政令,则阳奉阴违,甚或公然反抗,导致1857年的武装冲突。杨被罢黜总督,但仍是摩门教元首。
  杨伯翰不仅能夠统驭妻子军,也具有卓越的组织能力;在他主持下,耶稣基督末世圣徒会(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急剧发展,及於欧洲,亚洲。
  1877年,杨伯翰崩逝。继任者和他们的议会,採取政治上的权宜,宣布取消多妻教义,才於1890年,获得许可加入联邦,附带得到的利益,是摩门教被承认,似是基督教一宗派。但政治利益与宗教信仰冲突的时候,二者不可得兼,因此分裂成好几股,在亚利桑那,爱达荷,密西根等州,秘密实行多妻。其中史密斯的元妻爱玛(Emma)和儿子约瑟.史密斯三世,不服杨伯翰领导,在密苏里州独立城(Independence)设立“锡安”,称为改组耶稣基督末世圣徒会。1981年,史密斯遗诏发现,其中指定儿子为世袭教主先知;但沒有实质上的效力。在美国许多州,时有零星的隐密摩门教徒,行纵慾的多妻制度,偶尔也见於大众传播报导,但政府很难採取行动;因为同类的異端聚居,闹出事情的,已经夠应付的了。

  1846年,史密生博物馆(Smithsonian Institution)在华盛顿成立。到南北战爭过后,设立考古人类学研究所,並且获得国会通过拨专款,要对土丘查出个究竟。经过学者的考察,发掘,研究,写成大量学术性的报告,对於土丘才有权威性的认识,结论公诸於世,臆测才告止息。


位於乔治亚州北部 Etowah Indian Mounds 的土丘之一

  其中在俄亥俄州西南部,发现一组二十四座土丘,是印地安和普卫部族(Hopewell)的墓地;呈圆锥形,似中国坟墓。后经定为国家古蹟保护区,佔地六十八英亩。


印地安和普卫部族(Hopewell)土丘群


印地安和普卫部族(Hopewell)土丘群
(Hopewell Culture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 图片)

  美国最大的一座圆锥形土丘,在西维琴尼亚州,高六十九呎,底座直径约五十呎。內中掘出的古物,据断定在公元前800年。属於印地安人的一个部族,就称那地为塚溪(Grave Creek)。


美国最大的一座圆锥形土丘 Grave Creek Mound

  在这些土丘,发掘出土许多陶瓷,铜器,还有玻璃制品,只是沒有希伯来或希腊文字的痕跡,自然更沒有什么“金版”了。
  所发现较晚近的土丘,在阿拉巴玛州西部是一组四十个方形土丘,最大的底部佔两英亩,高逾五十八呎。不过,这些经断定是为居住或祭祀。


印第安人在土丘上举行部族礼仪

  其实,营葬或纪念性的土丘,在世界许多地方都普遍存在:英格兰称之为Barrow,苏格兰Cairn,欧洲大陆则叫作Tumulus;至於作长方形的则称Cists。当然还有中国的皇陵或塚墓,有的巍然巨丘,有的聚结,並沒有谁说是天上或外星降下来的,不是太值得希奇的事。
  这些不同的墓,还可加上埃及的金字塔,有一个同样的信息,就是向往永生。连大卫的逆子押沙龙,也愿常被记念。圣经这样记载:

押沙龙活着的时候,在王谷立了一根石柱;因他说:“我沒有儿子为我留名。”他就以自己的名,称那石柱叫“押沙龙柱”,直到今日。(撒下18:18)

  只是许多人的记念,不能存到永久,他们的名字,与尘土一样的被忘记了;惟有称义蒙福,名字记在羔羊生命冊上的,才得永生,被神记念。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