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又是枫叶红时

凌风

 

  这几天,暮霞越来越好看。是那么美艳,那么迷人。
  每到夕阳西下,不肯错过机会,总是爱多看它几眼;也曾特地找时间,长久久的注视。
  暮霞,染红了西方的天空,染红了邻居的牆,伸展到那牆上的大片玻璃窗。我发现,院中的枫树,叶子也给染红了。
  再注意些,不单暮霞返照的时候,连日正天中,也不改其红色。原来是霜染红了枫叶:秋天到了。
  秋天,悄悄的来了。看週遭的树木,叶子早已经纷纷变黃,一阵风吹过,飘飘飞舞,然后慢慢坠地,只有轻轻的歎息。
  时序的变換,是那么肯定,规律,不为任何人停留,不为任何事件转移轨道。它不怜恤美貌的少女,给她额上画下皱纹,把青丝換上白发;它夺去少年的強壮,压弯了那曾负千斤的腰。
  这是秋。那染红枫叶的秋。

  有一年的十月间,去新英格兰地区,专程访问有名的红叶。到了那里,才知道那年时令不同,夏长秋来晚,加上雨多,红叶还沒及时出现,只有些许黃叶。
  再驱车北上,越过绵长万里不设防的和平边界,到了以枫叶为旗的加拿大魁北克(Quebec)。


加拿大以枫叶为旗

  想到在二百多年前,东加拿大是法国殖民地,现在的美国则是英国殖民地,两邻不睦,各勾结不同的印地安部族,互相为敌。年轻的华盛顿少校,率一队维琴尼亚民军,在偏远的堡垒被困,向法军投降。几年后,华盛顿上校再同英军站在一起,进攻法军,途中遇伏,给印地安人杀伤了很多。但到1776年,美国独立战爭,法国则大大支助美国,完成独立。世事多变,同秋天的白云差不多。
  到了枫叶旗下的土地,那里的枫叶,也是未变红。多少有些失望的归来。唯一的收获,是买些枫糖浆带回。秋,好像更涼。
  人到底不能改变时间。

  洋人以枫叶为徽,知道如何取枫林为材,建造经营;懂得取枫汁为糖浆佐食。卻只华人有枫叶的豔情故事。
  唐僖宗时(873-888),天下饥馑,民不聊生,宮廷养着大批的宮女,生活自然不如理想。有一名姓韩的宮女,在一片红叶上面题诗,表达自己的困闷无聊,然后放在御园沟水中,让它流去:

流水何太急 深宮尽日閒
  殷勤谢红叶 好去到人间

  想不到,文士于祐,是长安富贵人家韩詠府中的门客,拾得红叶;虽然他不知写信者意中的收信人是谁,卻把红叶存起来;另在一片红叶上题诗,放在上流,任其漂入御园的沟中。诗曰:

曾闻叶上题红怨 叶上题诗寄阿谁

  韩宮人捡了,也收存起来。后来皇帝下诏发放三千宮女,韩宮人湊巧到她长安的族人韩詠家寄住;韩詠作主,把她嫁给门客于祐。在婚筵上,说起这件事,夫妇取出红叶,共同谢媒。韩氏又作一首绝句:

一联佳句题流水 十载幽思满素怀
  今日卻成鸾凤友 方知红叶是良媒

  黃巢造反,皇帝离京往四川逃难。韩詠着于祐率家仆随扈,光复回京后,因功封爵显贵,也生了五子三女。宰相张濬在朝同于祐相识,作诗以记其事:

长安百万戶 御水向东流 水中有红叶 惟君得佳句
  子复题脫叶 送入宮中去 深宮千万人 叶归韩氏处
  出宮三千人 韩氏籍中数 回首谢君恩 淚洒胭脂雨
  寄寓贵人家 方与子相遇 佳聘六礼具 百年为夫妇
  儿女满眼前 青紫盈门戶 茲事自古无 可以传千古

  事情似乎是许多巧合,到底卻是事实。不过,“茲事自古无”,卻不尽然。深宮中的怨女不少,出於无奈,题诗申怨,红叶寄情的,应该不止一人。曾有识字的宮女,借缝征衣的机会,给不知名的战士,缝上书信,表达深宮怨。
  在于祐还答叶上的诗说:“曾闻叶上题红怨”,所指的是什么?可能是曾闻约百年前的一件事:在唐德宗时代(779-805),奉恩院王才人养女凤儿,就曾在红叶上题诗,放在御沟中随水流出。进士贾全虛得到了信息,认真起来,怀恋题诗的人,以至泣下。德宗皇帝知道了,查问其事,将题诗的凤儿赐给全虛为妻。

  说起红叶,有名的杜牧“山行”诗:

远上寒山石径斜 白云生处有人家
  停车坐爱枫林晚 霜叶红於二月花

  白云红叶,色彩多么鲜明相对!小杜看到白云和炊煙相连,云生的山边人家,岂不也是飘渺不定?二月红的桃花,也曾擅胜场於一时,到深秋枫叶红,桃花早已经凋谢了。秋风带来晚涼,人该清醒想一想了。
  枫林遍红,使人想到大地泣血。
  轩辕本纪:“黃帝杀蚩尤於黎山之丘,掷械於大荒之中,宋山之上,后化为枫木之林。”案:蚩尤是“九黎之君”,据说是炎帝的末代帝王,原来佔据中国的主人;黃帝是汉族的酋长。大约是率部族从黃土高原下来,与蚩尤中原会战得胜,在察哈尔东南的涿鹿,擒住蚩尤,把他杀了。掷“械”,一般以为是刑械,桎梏;但也可能是多数的战爭军械,染上了血腥的折戟断枪,丟在地上,化为红叶的树林。当然,这不会是史实,但说明了爭地拓疆的残酷,哪一片土地上沒有战士流的血,母亲丧子,寡妇丧夫泣血?眼淚遍洒,岂止秋天枫林染血?
  佔有中原的人哪里去了?从黃帝到今天,中原換了多少主人?人与白云有多相似!
  圣经说:“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雅各书4:14)
  圣经又说:

“凡有血气的,尽都如草;他的荣美都像草上的花。草必枯干,花必凋谢;惟有主的道是永存的。所传给你们的福音就是这道。”(彼得前书1:24,25)

  相信福音,借着耶稣基督,重生得救,成为神的儿子,才有永生。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