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福音的侵略性

于中旻

 

  先说什么是侵略。联合国对於“侵略”的定义,大致是:越过国界,改变政体,影响人民。这样说来,人会对侵略有负面的形象,以为是恶的。有些敏感的人,故意加以艺术性渲染,延伸出经济侵略,文化侵略,宗教缺略等,凡他不喜欢的,都当作不好的。当然,也有些強权国家,正在进行侵略,並不改变其如此作,只是換个说词,包装。
  不过,我们还是不必多涉入“人心比万物都诡诈”的事实,单从语言方面来说。如果纯以语词是中性的,侵略並不都是坏事。因为“侵略”与“保卫”是相对的;一是积极行动,一是消极行动,这样来看,事情就简化得多了。或许有人不喜欢这字眼以为丑恶,特別中国自十九世纪以来,吃帝国主义列強侵略的苦太久;可想圣经如何说到复活的基督:“祂升上高天的时候,掳掠了仇敌,将各样的恩赐赏给人。”(以弗所书4:8)何堪基督会“掳掠”!其实,喻词是借意象表明基本的真理。
  我们且说福音的侵略性,希望沒有谁对此误意。福音是爱的侵略,是光的抢掠。人类历史上,最伟大,最重要的事件,是福音入侵这黑暗的世界。这是基督耶稣的道成肉身。施洗约翰的父亲撒迦利亚,被圣灵充满,发出美好无比的预言诗:“因我们神怜悯的心肠,叫清晨的日光从高天临到我们,要照亮坐在黑暗中死荫里的人,把我们的腳,引到平安的路上”(路加福音1:78,79)相信的人,谁肯迷失这光明溫暖呢!

  神创造的宇宙和万物,原是好的。因为始祖违背神,罪进入了世界,死亡因罪而来,魔鬼就成为佔据世界的王。我们属神被拯救的人,是光明的子女,绝不承认黑暗的合法性。复活的主基督向门徒宣告:“愿你们平安!父怎样差遣了我,我也照样差遣你们!”(约翰福音20:21)这“差遣”也是军语,是“派遣军”的意思,其使命是侵略黑暗,把福音传给人,得人脫离撒但黑暗的权势,进入光明的国度。得救的人,出灭亡而进入永恆的福分,所行是凯旋的道路,必须经过侵略的灵战而得胜。
  耶路撒冷的门徒,领受了这使命。从惧怕的关门自守,改变为喜乐的团契,抱团取暖,契合无间,自然是好事。可是他们沒有侵略性。直到遭受迫害,才开门出去。不过,那不是报复的迎战,而是遵从主的差遣,传扬主大能的福音。使徒保罗说:那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它都顺服基督。”(哥林多后书10:4,5)
  因为人嫌恶“侵略”这语词,正给政客们显手段的机会。其语词魔术之一,是提出“人权高於主权”的说法,拿別国的人权问题大作文章。不过,那是看见別人眼中的刺,忽视自己眼中的梁木,完全表现两面不同的衡量标准。当然,这话不是绝对错误,但应该只是神能这样说。人受造而平等,应该各自有尊严自由的生存,这是人权的基本观念。四大自由是:信仰的自由,言论的自由,免於恐惧的自由,免於缺乏的自由。
  人权普遍的被侵犯,是跟历史同样久远的事。因为人类社会有共同生存的需要,就形成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统治者常以为善待被统治者,是他的恩惠,人权可以予取予夺。那恶者可不是容易对付的,主耶稣称它是強暴的“壮士”,全副武装,看守自己的家宅。沒有那恶者的邀请,也不是参与它的分赃会议,大能的主就入侵,远不是它能夠同意的;主捆绑那壮士,掳掠那恶者(路加福音11:21-23)。得胜的主並不是要祂所掳掠的人来作为奴隶,也不是把他们转卖;而是要解放他们,使他们成为祭司:“叫我们既从仇敌手中被救出来,就可以终身在祂面前,坦然无惧的用圣洁公义事奉祂(路加福音1:74,75)。
  神的合理统治,在於世界是祂创造的,也是属祂的。所以不论什么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都不能限制祂。福音就是这样。福音本来就是“不合法”的;因为福音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人;世人的法,不会合於福音。圣经说:“耶和华是审判我们的,耶和华是给我们设律法的,耶和华是我们的王。”(以赛亚书33:22)不信的世人,怎会有可能合神的法?
  耶路撒冷的初期教会,因传福音受到拘捕。面对当权的宗教人,彼得和众使徒回答说:“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你们掛在木头上杀害的是耶稣,我们祖宗的神已经叫祂复活;神且用右手将祂高举,叫祂作君王作救主,将悔改的心和赦罪的恩,赐给以色列人。我们为这事作见证,神赐给顺从之人的圣灵,也为这事作见证。”(使徒行传5:29-31)这是说,教会有更高的义务,是顺从至高者的权柄;为此,信徒惟有顺从,圣灵也支持圣徒的顺从行动,不论其遭受如何对待,这侵略黑暗国度的使命,是不可能妥协,也不能违背的。
  诚然,基督徒是奉复活主的使命,传扬和平的福音。但这世界是服在撒但的手下,“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卻不接受光”(约翰福音1:5),或作“不能胜过光”;世界的王蒙蔽了人的心眼,使他不能欣然接受,神的恩惠。也就是说,撒但拒绝承认人的合法归属;所以这侵略战爭就不可避免。
  为了这个缘故,软弱的保罗,被视为“如同瘟疫一般”(使徒行传24:5),意思是到处侵染,虽然被捆绑,但神的道卻不被捆绑。基督大爱的激励,为使徒保罗提供了侵彻的动源。他豪气干云的说:“有宽大又有功效的门为我开了,並且反对的人也多。”(哥林多前书16:9)这完全是侵略锐猛,因为只要肯关门与世无爭,就不会有什么麻烦。只是那不是保罗,不是传福音的使徒。他奋勇西征,不到三十年的时间,“如今在这里再沒有可传的地方”,他切心盼望往士班雅(罗马书15:23,24),就是西班牙,是当时所知陆地的边限。我多么希望,基督徒都有这样的心志,勇猛直前!
  你可见过失去斗志的基督徒吗?他们像钝刃,残火,使基督蒙羞,叫撒但欢喜;无心於外侵,只着意內斗;使教会成为虛耗的机关,自己得过且过,最好不作一事,也无心这样作。他们只以地上的事为念,並不思念天上,沒有任何属天的记号。可怜!简单说,那就是失去“基督徒性”,是无光的灯,失味的盐。一个适当的问题:怎能叫他脫出这样的困境,扬起真理的旌旗呢?只有回到各各他,经历五旬节,才可成为基督见证的军队。十字架福音的大能,廉顽立懦,叫信的人不安於现状,安逸的坐在帐篷里,而是奋起作侵略的勇士,佔领黑暗的国土,使其成为光明的国度,直到主的国降临。阿们。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