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挪亚方舟之谜

史直

 

  洪水在中国泛滥开始於帝尧时代(公元前2356?-2255?年)。尧在位共六十一年,另一说为九十八年,享寿一百十六岁。帝尧命禹的父亲鲧治水,凡九年而无功。尧於年老气衰时让贤,虞舜遂立。帝舜在位,命禹(公元前2205-2197)继父志。禹果不负舜所望,居外十三年,数次经家门而不入,治水工作终底於成。禹始夏朝后,中国历史纳入正轨。
  同一时期,中东一带也闹过水災。
  中国当时之患,是由於大小河流满溢,改道,一时不得疏通,遂造成下游的災害。中东的情形不同,乃是因四十昼夜,滂沱大雨继续不停的结果,详见旧约书创世记第七章

  犹太教公认:距今五千七百多年前,第一代祖先亚当,夏娃开始,即公元前3761年,亦今日以色列国纪元之始。依此年代为据,一代代地向后推,到了第十代子孙,挪亚六百岁时,算来即公元前2105年,洪水发生,淹沒了中东的广大地域。
  关於亚当,夏娃的年代问题。我请教过两位基督教史学家,他们異口同声说,应在六千年前,不是五千七百多年前,但说不出确切的年代来。再者,洪水发生於挪亚六百岁时,看来叫人半信半疑。事实上证明:中东高原的居民长寿。例如今日高加索一带的老人活到一百四五十岁已不是奇闻。古代,人较长寿,有历史为证。
  洪水之后,挪亚又活了三百五十年,於公元前1755年寿终,值我国商末殷初之时,所以挪亚高寿九百五十岁。信不信由你,旧约如此记载。除非年代记载失实,否则因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算法尚未通行於上古。据近代人类学家的论调:自洪水时代以后,人类(中东一带)的寿龄逐代降低。例如挪亚的长子闪,只活到六百岁。由闪下数十代,到亚伯拉罕(犹太人的始祖)寿更短,一百七十五岁,显示中东人的寿龄正直线下降的事实。
  挪亚於五百岁时得三子,长曰闪,中东人的祖先;次子曰含,地中海东岸和北非一带人的祖先;三子曰雅弗,其子孙散居小亚细亚和高加索高原一带。
  挪亚造方舟,全木制,內外涂松香和木漆之类的防水料。舟长三百肘(即拐肘的长度,每肘约十八英寸,古尺,亦称腕尺)宽五十肘,高三十肘,分三层,因须容纳大量的昆虫,飞禽,走兽。舟顶开天窗,侧面开门,颇有今日轮船的型式。挪亚被誉为人类最早的造船专家,不过分。挪亚亦为种葡萄,酿酒的始祖,是天生的动物学家。
  造如此庞大的方舟,自採伐木料,运输,选材,锯切,装配,加上后来捉捕禽兽,到准备饲料等工作,正不知要动用几千工人,经过若干年月?
  挪亚准备妥当后,一家人─妻子,三儿子带儿媳─共八口,同入方舟。
  中国古文中常见“舟”字。似乎在南北朝以后才开始用“船”字,例如:詠寒山寺那首诗中,末句提到“客船”,李白做诗也用过“船”。想像中,大者为船,轻小为舟,例如:“一叶扁舟”古人造字在“舟”旁加“八口”成船,耐人寻味,与挪亚一家八口入方舟事成一巧合。
  挪亚一家入方舟七天后,豪雨始,连续四十昼夜,中东一带,尽成泽国,高山悉被淹沒。方舟随风去,顺水流,自幼发拉底河(Euphrates)畔,上行五百英里,止於高加索山地,五个月后,水势渐退,但仍不见平原,又过了五个多月,才棄舟上陆。一家人在方舟中渡过一整年。
  古巴比伦有传说:上古时有法拉城(Fara)距伊甸园遗址约七十英里,傍幼发拉底河,距海不远,水陆四达,贸易鼎盛,那古城之主挪亚,造一方舟,自兴工至完成约费一百二十年。(见Halley's Bible Handbook, Grason Co. Minneapolis)。

  元代,威尼斯人马可波罗(Marco Polo, 1254-1324)到中国,路经中央亚细亚(Central Asia),特到挪亚方舟遗骸的亚拉腊山(阿拉拉特山, Mount Ararat)去调查一番。只见山岭皑皑白雪,相传方舟隐於峰上冰雪中,“方舟山”因此得名,相沿数千年於茲。那峰甚高,路险,人不可登,绕峰下一週需时两日。峰上积雪,终年不溶,每屆冬季,新雪加添,愈积愈厚,方舟不可见。夏日,山腰积雪尽溶,溪流潺潺高原草肥,宜於牧放。本区是阿美尼亚人(Armenian)的故土,属鞑靼国大汗的疆域。山的东南方,高原区,到处有溫泉,附近有一银矿,居民善织造。山北有油泉,居民取作皮肤软膏,燃点当灯烛。(见The Travels of Marco Polo, by William Marsden, Re-Edited by Thomas Wright第四章)。


亚拉腊山 (阿拉拉特山 Mount Ararat


亚拉腊山鸟瞰图

  亚拉腊山海拔一万七千英尺,是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Tigris)主流的发源地。当时,隶属在巴格达建都的伊儿汗蒙古王朝。开国之君是忽必烈之弟旭烈兀(Hulagu)。疆域起自波斯湾,直到黑海岸,包括小亚细亚的大部分。


马可波罗 Marco Polo

  马可波罗生於1254年,十七岁(或为二十一岁)时,伴其父,叔共三人来中国,到上都多伦(察哈尔)朝见世祖忽必烈,並渡过二十一个年头。美国有“马可波罗学会”(The Marco Polo Foundation),创立人和大部分的支持者皆犹太裔公民,主席Harry Rutstein於1975年自意国威尼斯出发,循马可波罗旅行的路线东行,只因中共拒发经新疆的护照,目的未达,结果在阿富汗东部结束了行程。他返美后,写书一本In The Footsteps of Marco Polo 1958年出版。关於挪亚方舟所在地,他略有记述。
  亚拉腊山,是座佔地百平方英里久熄的火山,地点在俄,土,伊朗,三国家的交界处。挪亚方舟的残骸埋於此山顶的冰雪中,因此山被称Kohinuh(波斯语:挪亚山)。数千年来,阿美尼亚人尊山为圣。本区自古时被东罗马,大食,突厥,蒙古等王国征服后,直到近代土,俄,波斯三国将它瓜分以来,阿美尼亚人被驱,或已流徙他地。在山之东部和北部土国境界,除非是土耳其公民的伊斯兰教徒,今日绝对不准攀登,因山亦被土国人民尊为圣。训练有素的土国爬山高手,需时一週才能达高峰。至於挪亚的方舟是否确实在此山中一节,实无人见过,唯凭古人所说,世代相传至今,故咸信以为真云云。


亚拉腊山位置图

  传说马可波罗访问亚拉腊山之前数百年,曾有人登山拆下方舟的部分木料,在山下某处建筑一清真寺。又一说:在沙皇时代末期,有俄国飞行探险家数人在空中发现方舟埋於俄境內的亚拉腊山峰上的冰雪中,后来,事实经过曾报与沙皇。不湊巧,欧战和革命相继发生,真相未克发佈,倘资料至终流入俄共政府手中,他们必定隐瞒到底。一个无神论迫害宗教的国家,必不肯将有关圣经古跡的发现,真相公佈於世,以供神学家和史学家来考证,因为这是一件於他们无益,对“革命”有损的事。
  直到今日,挪亚方舟之谜还未揭开。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