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杜鹃休向耳边啼

吟萤

 

近寒食雨草蒌蒌,着麦苗风柳映堤,
等是有家归未得,杜鹃休向耳边啼。

  这首唐诗在这暮春的时候,读起来最易惹人惆怅。使人想到诗人写这首诗的心情,想到诗中的意境,不,使人想到诗以外的杜鹃花凋落时泻地的殷红,教人误以为遊子凝成的杜鹃啼血。
  所谓“以鸟鸣春,以虫鸣秋,以雷鸣夏,以风鸣冬。”春天,本来就是鸟的季节。花不过是春的靜态的一面,鸟才是春的动态的一面。它能唱出春天的生命的诗篇,当绚烂的花朵填满了人的视觉后,鸟声再予人听觉的音乐的美感。使人在清新的鸟语中,领略青春的调子。创造自然的艺术大师,在挥完了瑰丽的彩笔后,又拿起了神奇的指挥捧,指挥百鸟演奏春之乐章。让色彩与音乐交织成多彩多姿的春天的生命,有声有色的生命。
  故乡春天的郊野,大清早,天还沒有泛起朝霞,稀薄的晨雾还笼在柳梢上,田野间的麦苗还是一抹朦胧的碧绿时,悠閒的老先生们已经三三两两地挑一肩画眉笼子,溜达到杨柳岸旁,除掉了蓝布笼罩,将鸟笼掛在树枝上,或擎在手上,让笼中的画眉,百灵与林间的鸟儿欢唱起来,一串串银铃似的鸟鸣,透过了煙雾,透过了朝曦,散播在林间陌上。养鸟的老先生们怡然地摸着下巴的胡子,偶尔撮唇逗一逗鸟儿,喂上一只小虫,或一口蛋黃,使它们叫得更起劲。等溜到日上三竿,才懒洋洋地挽着鸟笼归去。
  春朝,最好听鸟的地方,不是在老头们玩的鸟笼里,而是在郊外的森林中。要起得早,趁着朝霞还未爬上山头,踏着清晨的露水去,悄悄地走,不要有一点声息,惊动了它们。你可以找一块石头坐下,或找一株老树靠着,或竟在带露水的草地上躺下来,让冰涼的冷露湿透你的衣衫,沁你以绿色的生命。听吧!浓绿的树荫中百鸟鸣啭,此起彼落,各种不同的音色,配合成一首完美无瑕的春之交响诗。巧妙的节奏,由轻徐的慢板,转为急骤的快板,几百只簧舌的共鸣,決非十只人的手指所能比拟。你合上双目,凝神於这片美妙的天籁中,它会带你进入一个奇異的境界。在你心灵上插上两只翅膀,引你飞上青天,飨你以深湛的蓝;飞入桃色的云朵,倾你以满杯的流霞;飞向无际的碧落,飞向光明的太阳…它能将你织入一支蓝色羽毛的轻梦。


杜鹃鸟

  不知道为什么,一到暮春的时候,我总不喜欢听杜鹃的啼声。在孩提的时候,我沒有读过那首唐诗,也沒有尝过离愁的滋味,但杜鹃的声音,听起来还是心中有些惘然,怃然。它的声音是那么落寞淒清,它那四个伤感的音符,一声声打入人的心坎,激荡了离人的愁绪。它那不疾不徐的四个三短一长的音节:si si si mi─恰似收到“母病速归”四个字的电报一样,听了震颤心头。前面的三个音符刚好是属於半音阶的minor的悲怆的小调,一段四分之一拍子的短命的音节,急速地投入遊子的心湖,如一粒粒无情的石子,激起层层乡愁的涟漪。
  从儿时听怕了杜鹃的啼声,在異乡作客时,听了更会使人丧魂失魄。古诗人为了讳言这只伤感的鸟,曾煞费心思地给它起了几个別号:杜宇,子规,催归…而如今在这暮春的四月,它仍然不肯放过天涯的旅人,一声声喊着:“si si si mi─”“不如归去─”呵!“不如归去,不如归去,孤城越绝三春暮!”“不如归去,不如归去,千山万水家乡路!”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7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