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古今 ✐2005-12-01


死海的古卷

史直

 


John Trever

   以色列於1947年立国,是年有羊皮纸书卷即古代抄本在死海(Dead Sea)岸边的山洞里被一名约旦牧羊童首先发现。他将古卷以一百美元代价售予伯利恆城一商人,此商人当即将古卷出示一些敘利亚学者。后来古卷转入美籍学者John Trever 手中,当时他任职耶路撒冷的“东方学术研究所”。
   由於以色列立国之战,John Trever急遽离开耶路撒冷,並将初步的研究所得公佈於世。

   直到近年,在约旦国境的死海之滨,陆续有十六个山洞被发现,总共收集了八百多古卷。约旦政府将这些古卷先后交予西方学者,其中有旧教的修士也有新教即基督教史学家。宗伊斯兰的约旦人和约旦政府此举非常明智,因为这些古卷是公元前直到公元70年耶路撒冷圣殿被烧毀七十至一百年间一群犹太教以至基督教学者所遗下的论著和记述,故与伊斯兰教无关。(伊斯兰教主穆罕默德故於公元632年,俟其逝世二十年后可兰经始完成)。

   凡天主教或基督教徒都知道在基督时代即有反罗马统治的Zealots存在。此字新约全书译它作“奋锐党”,例如基督十二门徒有一名奋锐党人,名叫西门。但新约全书中不曾提及的另有一党派Essenes,党人以苦行,禁慾而从事考据,记述,论著为主,深深地影响着第一世纪初期的犹太群众,其中不乏和奋锐党合作的人,於反抗罗马统治失败时,将写下的书卷分藏於死海滨的山洞里俾可保存至后世。


位於死海之滨的库穆兰废墟大小洞穴中,就是古卷被发现之处

   基督诞生时,犹太王为大希律,此后希律即成了犹太王的尊称。其父本为阿拉伯血裔的犹太教徒,於公元前任军职,在圣城耶路撒冷平乱时任安东尼的副将。因树奇功,御赐罗马公民。
   大希律可说子因父贵,初督加利利省,先后承欢罗马皇帝和权贵:凯撒,安东尼,奧古斯督。自大将庞培陷圣城后,罗马即以高压手段来对付犹太人,大希律的作风深得罗马的赏识,至终於庞培陷圣城二十四年后被封为犹太王。以其秉性暴戾,手段残忍,於基督诞生,东方三“博士”来访“新生之王”,希律闻讯,即行下令杀害圣城內外初生的所有的男童。其近戚死於他手中者有:祖父,岳母,妻弟,第一任妻子和三个儿子。罗马皇帝奧古斯督(名见路加福音第二章)说:“我宁肯生成一头豬,不可生为希律的儿子。”希律故后,犹太人叛变,成千的犹太人被判十架苦刑。其子亚基老(名见马太福音第二章)只领犹大地和撒玛利亚,其北各省由其他两子安提帕和腓力各领一方(分封的王,太守的官职)。亚基老之暴虐不让其父,某次於逾越节日在圣殿区杀人三千,罗马为平民愤,遂免其职,放逐今法国国境,不久即死於彼。此后犹大地及撒玛利亚尽入罗马版图,沦为殖民地。耶稣被捕后,虽被犹太教的大祭司审问,但判死刑的(虽非情愿)为罗马巡抚彼拉多,可为罗马统治圣城区域的佐证。

   北方的安提帕,野心勃勃,暗中鼓动犹太人拥他作王,恢复其父的疆土。罗马查知,难予容忍,遂将他放逐,遗缺由侄儿亚基帕接续。亚基帕的父亲曾被祖父大希律所杀,幼年他逃至罗马,在宮廷中养大,於被封犹太王五年之后而暴卒。亚基帕二世更是十足的罗马傀儡,后来在罗马城里,和罗马军的东方统帅提托昂首踏步前导征犹太的罗马军和犹太俘虏,一同来接受罗马市民的欢呼。今日在罗马城中,老旧的提托纪念坊犹存。
   公元66年,犹太的动乱复始,依旧集中耶路撒冷。四年之战,犹太人初获胜利,抢夺军营和给养,在圣城中杀尽了罗马人,罗马军也在撒玛利亚区杀光了犹太人。东方各地的罗马军营告急,罗马遂征调在英国平乱成功的大将维斯帕森,前来犹太各地平乱,其间突因皇帝尼祿惨死,罗马的元老急忙召回维斯帕森继任皇帝,军职始由其子提托代之。
   圣城攻略战开始,城牆部分被拆,罗马军筑土堆四面爬城,投火把,石弹,犹太人苦战四个半月,终於绝粮。城陷,圣城被焚,罗马士兵为寻求金子,逐石而拆,正应验了四十年之前耶稣的预言。圣城当时居民为十五万人,倖存者不多,不是被杀,钉十字架,即被放逐。
   奋锐党,希律,亚基老,安提帕,亚基帕等名字皆见於新约的四福音和使徒行传。
   Essenes党派的事蹟新约全书中无记载,故其文献和论著卻将为举世的犹太教和基督教(包括天主教,东方正教,俄国正教,阿尔美尼亚教会)所注目。
   基督被钉十字架,复活,升天之后直到圣城被毀,四十年之间,除了五旬节后,基督教兴,彼得被拘,受审后释放,少年人司提反为道殉难,保罗见異象自犹太教皈依基督,此后未亡的彼得和保罗分別将传道的中心移往敘利亚,小亚细亚,希腊半岛和罗马等事蹟以外,犹太本国民间教会的事蹟缺如。
   基督被害应为公元33或34年,到圣城被毀(公元70年)何以我写作“四十年之间”?
   据西方史和天文学家的推算,公元开始的年代约迟了四,五年。证据:
  1. 公元开始之年,“在耶路撒冷一带屠杀婴儿”的希律已於四年前病故。
  2. 公元前5年,土星和木星开始连於双鱼宮星座,为当时天象中的新现象,其应为“东方博士”所见之星。又中国的汉书曾记载汉哀帝建平二年二月间“彗星出牵牛七十余日”牵牛又作牛郎星,即恆星Altair。哀帝因有異常天象遂下诏将建平二年改为太初元将元年,取其天下除旧佈新之意。是年为西历即公元前4年,此亦可能为“东方所见之星”。
   死海古卷对公元开始的年代是否有以正确的解答?
   第一世纪时,基督徒和犹太教徒的关系如何?又何时开始分裂?是否自犹太教徒控诉使徒保罗时期即已开始?古卷对此是否也有记载?

   今日基督徒以犹太教政教合一的旧约全书为圣经的一部分,但犹太教认为新约全书为“異端”;四十年来,我居住不同三个洲,所居之地未闻有犹太人加入基督教,也未闻有基督徒改奉犹太教。两宗教显然距离颇大。(按:美国机构Jews for Jesus指出,近年在以色列国中犹太人改信基督教者增加。)
   1963年,我初次到罗马,特选一个观光路线去看城外一座小山,进入地下三层四通八达可容数千犹太屍体的墓穴。当暴君尼祿放火烧城嫁祸基督徒时,有约两千基督徒在此墓穴中避难三个月(公元64年),此事足证当时犹太教与基督教徒仍然融洽。当年在罗马任会督(主教)的基督门徒彼得,可能此时在梵蒂冈山上被倒钉了十字架,因此天主教将总部建於此高地,后来的教宗便承续了彼得(意思磐石)的职责。
   暴君尼祿死於公元69年。70年,耶路撒冷的圣殿被焚,圣城遂废。
   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皆脫始於犹太教。但各具基本不同之点:犹太教认为亚伯拉罕的后裔,第三代孙雅各又名以色列的正宗子孙,始可称作犹太人或以色列人,是耶和华神的选民,而先知所预言的“弥赛亚”当是领导犹太人脫离異族辖治的一名英雄而非受死的基督耶稣;基督教免用耶和华三字,改用父神,上帝,或万民之圣父,並认耶稣为唯一的救主;伊斯兰则以“可兰”(供背诵的经文)为经典,相传是教主穆罕默德於二十二年之间受天使加百列(名亦见於新约路加福音第一章)的传达,得到启示,於他故后二十年始为后人联络完成,其中提到亚伯拉罕,摩西,耶稣等,皆与古时其他较次重要的先知同列,並以穆罕默德为最后一名传达上帝旨意的先知。可兰经除了借重旧约某些部分外,可能引用了“登山宝训”和保罗所传“圣灵所结的果子”等等新约全书的教训。伊斯兰称上帝(神),造物之主为Allah(亚拉),是基於原文之音,即阿拉伯语,並非別有含意。
   西方各国对伊斯兰教的敌视始於十一世纪宗伊斯兰之大食国之兴。大食军曾侵入东罗马帝国之都君斯坦丁,俘其国君;后来十字军之东征,突厥语系民族进入小亚细亚,威胁欧洲,以及近三百年来在近中及非洲殖民地之爭夺战。中古时期,各地的王国多是政教不分,互相利用。
   以上该是题外语,死海的古卷带来的影响将限於犹太教和基督教。

   显然,在死海边先后发现八百多古卷大部分收藏於耶路撒冷。以色列政府深虞中东不稳的情势会使这些宝贵的古卷带来不幸的后果,於是准予一位在经济上一向支持这件考古工作的Betty Bechtsl女士所请,将古卷全部摄成了缩微照片。她至终将照片攜返美国,将它暂存於加州的Huntington Library。1987年其人逝世,控制权遂由图书馆负责,不久,该馆的馆长即将它公之於世。
   犹太教和基督教在基本真理的坚持上差異很大,是否因死海古卷之出版会缩短距离,甚至更拉长了,乃是双方至期待的问题。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完全的爱 ✍凌风

谈天说地

不靠自己只靠神 ✍亚谷

谈天说地

溫和 ✍于中旻

艺文走廊

你的名叫以色列 ✍凌风

艺文走廊

疫境诗两则 ✍安吉

谈天说地

锁园香气与美果 ✍于中旻

点点心灵

人民公园 ✍余仙

谈天说地

复活的见证 ✍旻

艺文走廊

圣经文学与失落的瑞兽 ✍凌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