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读书乐

基督教真伪辨 Christianity and Liberalism

J. Gresham Machen著  包义森译  出版者:改革宗出版有限公司

 

  十九世纪末,自由派信仰严重影响美国。他们的战略,是先攻陷神学院,改变宣教士,叫他们派出去的福音使者,所带的不是福音,而是另外一个福音,成为“带菌人”,传播疾病和死亡。
  普林斯顿大学,本来是长老会的学府,领导美国“大觉醒”的名牧爱德华滋(Jonathan Edwards, 1703-1758),曾作第二任的校长,一向信仰纯正,学术高越,造就了不少教牧和宣教士。不幸,被自由派(当时称为“新派”)侵入。
  梅晨(J. Gresham Machen, 1881-1937通译“梅钦”)博士,贺浦金斯大学毕业后,入任普林斯顿神学院;在那里,深受坚強加尔文主义教授华斐德(Benjamin Warfield, 1851-1921)和巴顿(Francis L. Patton, 1843-1932)的影响。1805年毕业,继赴德国研究。后任普林斯顿的新约讲师,及护教学教授(1906-1929)。


梅晨 J. Gresham Machen

  梅晨是傑出的学者和教师,自然的成为保守派的中流砥柱。他看到自由派败坏人心的危险,不能闭口不言,为了信仰,领袖对新派口诛笔伐,並成立独立宣教差会。
  1929年,梅晨率同数位保守信仰的教授,在非拉铁非(Philadelphia)创立了威斯敏德神学院(Westminster Seminary),梅晨任院长兼新约教授,持守普林斯顿的固有改革宗信仰,並学术水准,造就忠心的教牧。
  那时,美国长老会渐为自由派所控制。结果,梅晨受到长老会区会的查讯,终於在1935年,被美国长老会总会停止並褫夺牧职。1936年,梅晨成立正统长老会(The Orthodox Presbyterian Church)。
  1937年一月一日,梅晨在讲道时逝世。正统长老会因领导乏人,几经变迁分裂,趋於式微。而威斯敏德神学院,则继续发展,成为福音派神学的坚強堡垒,发扬改革宗信仰的光辉。
  这是教会与神学院不能融会的不幸例子。

  基督教真伪辨一书,起源於作者1921年的演讲,背景是当时基督教信仰的战爭。他用巴顿博士“能见度不佳”的语词,向长老会区议会,说明二者的区別(页3)。后来经过增益,成为本书。
  本书的架构和內涵,基本上是护教学,不过较为浅明,所以读来也不觉得枯燥。基督教神学的中心,自然该是基督,而最着重的是救赎论。不以基督为中心的,不是基督教;自称基督教而不讲救赎的,实质上就是自然宗教。(页4)
  本书共分为七章:在“简介”后,继续讲到教义,神和人,圣经,基督,救恩,教会。
  作者讲到现代人的问题,不仅是二十世纪初的情形,到今天仍然是如此,只是更趋於烈:崇尚科学和学术,並竞求新奇(页5-11)。
  还有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是忽略教义,甚或反对教义。作者逻辑的精严,和一般教徒的缺乏思考力,在这段话上可以看得出来:

可是有人会说:“基督教是一种生活,不是教义。”有些人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看起来敬虔,其实错得离谱,即使不是基督徒,也可以看得出来。“基督教是一种生活”,是陈述历史,而不是陈述理念。说“基督教是一种生活”,和说“基督教应该是一种生活”或者“理想的基督教应该是一种生活”,是很不一样的。(页19)

  有的基督徒生活失败,是不能实践教义的问题,不是教义的问题。如果因个別信徒生活有问题,就不要教义,是放棄标准和理想,不仅无以帮助,只有说情況更糟。这是使徒保罗的论理程式(见罗马书7:7-13)。如果以简单事实来解释:世界上沒有人能画出绝对的直线,但绝对不能否认有正直这回事。“基督教是一种生活,不是教义”,这样的想法,不仅是天大的笑话,也是莫大的悲哀。
  为了避免误会,作者声明说:我们的意思不是“只要教义纯正就好,生活的表现无关紧要。”正好相反,沒有什么比生活表现更要紧了。基督教一开始就绝对意味着一个人要怎样过他的一生。(页43)得救就是让人脫离罪,道德改变,有成圣的生活。他又说:“我们固然坚持教义是基督教的基础,但是这並不代表每个教义都同样的重要。教义上看法不同的基督徒,仍然绝对可能彼此相交。”(页44)不过,他说:“对教义无所谓,就不会有信仰英雄了。”(页46)这正是教会的问题。
  论到“神和人”的观点,新神学和福音派的基督教也有不同。新神学称“神是万人的父”,充其量不过是模糊的自然主义。而新约的信仰,卻是“神只作那些因信得以进入神家之人的父亲。”他解释说:“这个教导一点都不狭隘,因为神家中信心的大门,对每个人都是敞开的,这条路也是耶稣用祂的宝血开出来的一条又新又活的路。”(页56)不过,人要先意识到自己有罪,才可以接受耶稣作救主。这是新神学所忽略不谈的,更不是扯到什么惟爱称义,简直是外行人的滥言了。
  在普通启示之外,圣经是神给人特殊的启示,讲到“罪人怎样可以与永生神相交”(页64)。因此,圣经必须是完全无误的(提摩太后书3:16)。基督徒现在的生活,将来的盼望,永远的生命,都在於圣经。
  圣经是基督的灵启示(彼得前书1:11),圣经预言基督的降生,在世,受死,复活,再临(哥林多前书15:3,4),完成救恩。
  蒙恩得救的人,就是教会。基督教強调的这种“弟兄姊妹关系”,就是被救赎者彼此的关系,和新神学強调的“全人类都是弟兄”,意义並不相同(页139)。
  梅晨博士所谆谆告诫的,是要基督徒知所分辨,在清洁的爱里合一。
  在结语中,他用满有诗意和向往的语气说到圣洁的教会:“如果有这个地方,那一定是神的家,天的门,从那里的门槛要有一河流出,使困顿的世人得生命。”(页157)
  本书原著於1923年出版,至今八十多年了。书中所说有关美国的背景,已经跟今天不同了,新神学与福音派信仰之爭,也改換了形势。感谢神,教会並沒有都被新神学佔据。但狡猾的魔鬼,仍然在败坏教会,而且更厉害。作者梅晨博士语重心长的说:

如果我们想到,教会的讲台有一天都被新神学控制(其实许多教会现在已经被新神学控制了),地上找不到基督教,人们再也听不到福音,那么我们就更能体会出,现在所讨论的事情何等重要。“怎么传道”固然重要,但是“传什么道”,比“怎么传道”重要千万倍。(页9)

  今天我们所应该警惕的,是人只注意“怎么传道”,而忽略“传什么道”。这是严重的问题,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我手中的这本书,是“纪念包义森牧师”修订版。书后附有译者包义森牧师生平,见证他与赵中辉牧师家超过半个世纪的关系,並“改革宗翻译社”的历史,实在值得细读。我见过包牧师,他实在是谦和过人,基督徒的模范。他敘述如何不赞成帝国主义作风,待华人像弟兄一样,还为自己比同工的待遇优厚而不安,为对佣人使气而自疚。包牧师服事了那一代的人,於2002年离世。如果他在世,该是101岁了。在二十一世纪中,祝主再兴起祂这样的仆人来。(亚谷)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