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耶稣的腳印(一)

耶路撒冷─美丽的圣城

殷颖

 

腳踏在圣地上的震撼

  1972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由塞浦路斯首都尼科西亚第一次飞抵以色列的罗德国际机场时,我內心有无比的兴奋,因为这是我生平第一次来到圣地。当我从飞机上走下来的时候,第一个冲动我想将鞋子脫下来,因为当初摩西在圣地看见異象的时候,上帝就曾吩咐他说:“当把你腳上的鞋脫下来,因为你所站的地是圣地。”在上帝的威严与慈爱交织的感受中,好像有一种回归故土的感觉。
  第一次访圣城,我是搭巴士到耶路撒冷旧城,沿途到处都可以看到,六日战爭时留下来的残破战车,使人依稀还能嗅到一些战爭的气息。到达耶路撒冷旧城时,已经暮色霭然,当我请一位阿拉伯小童导我到“路德招待所”时,小巷里已经灯火灿然了。
  第二次是1977年六月七日凌晨,到达罗德国际机场。这一次行李检查不如第一次如临大敌的严格,我与几位一同参加圣地研习班的朋友,搭一辆计程车到旧城耶路撒冷,沿途在响晴的蓝天下,路旁种植着一大片一大片的向日葵,远看去如一亩亩的金箔,亮得照眼。我从来沒有看到如此多的向日葵田,原来当地人拿它的种籽压油或当作食品。

  当耶路撒冷的城牆出现在视线中的时候,那种景象真美,全部城牆都是用大块的白色石灰石建造的,远观近睹都十分壮丽,不由你不想到那首“圣城”的诗歌。
  而此后的几个礼拜中,我们每次由犹大地考察归来的时候,一看到耶路撒冷的城牆,便一起唱一首歌,而每次都是由我们的领队闪博士领唱,好像一看到圣城,那首歌便会自动地冲口而出。

  事实上,现在耶路撒冷这座旧城的城牆,早已不是当初的城牆;耶城是历尽沧桑,经过多次的拆毀与重建。现在的城牆主要是主后44年由亚基帕重建,称为第三城牆。后来经过多次修建,建城牆的材料虽然都是白石灰石,但因石块雕凿的形式不同,可分別为罗马时代,拜占庭时代,或十字军时代等;为辨认这些不同时代的石块,我们还花了不少时间去学习,作为圣地考古的第一课。而考古学家的闪博士几乎由每一块不同的石头,都能引出一段历史的掌故与秘辛来,使人悠然神往。
  耶路撒冷旧城,到今天还是十分坚強的防御工事。在六日战爭中,以色列军无法硬攻,使用了伞兵才佔领旧城。而约但军的撒走,主要还是怕城內的寺庙古蹟毀於炮火,才忍痛离去。
  耶路撒冷是全世界上宗教气氛最浓厚的城,它系着全球大多数宗教徒的信仰,名为圣城的确是当之无愧。

 

耶京巡礼

  耶路撒冷是一个造在山上的城,城牆都是用坚固的石头建造,而且十分高大巍峨,城门是生铁铸成,坚固无比,远看尤为壮观。城头上除城堞外,还有一条条长长的射击孔,极像现代的工事。

  耶路撒冷不仅外面的城牆十分高大,里面的建筑也极宏伟。房屋的大门多半是用铁铸的,城內的巷道曲折,窄狭,而深邃,房屋和街道都用石头建造,窄巷的上面多有拱门相连。人走在下面有一种被压迫的感觉,好像回到了二十世纪以前,漫遊在圣经的故事里。
  在基督教,回教与犹太教均视为圣地的这座古城里,到处是教堂与寺庙,朝圣者每天络绎不绝,成为阿拉伯人谋生的主要对象。那些巍峨华丽的大教堂姑且不说,城里每一寸土地,每一块石头都有一种,或一种以上的传说,各种不同音色的钟声,整天响在你的耳畔,而回教寺的祈祷更以扩音机定时播放。街上巷里成群结队地走着东正教,天主教与阿美尼亚的教士与修女,以及唇上留着长须的犹太教拉比。他们的服饰各異,有的人戴方帽,有的人戴圆帽,有人着黑袍,有人穿咖啡色袍,成为耶路撒冷的一景。

  回教寺是全城最显著的建筑,建在所罗门圣殿旧址上,金顶与银顶的两座巨型清真寺,在阳光下闪闪生辉,在全城任何地方都可以看到。回教寺下面就是犹太人最重要的哭牆;礼拜五下午六时半开始,举有犹太教的安息日礼拜,成队的青年法利赛教士,将手臂互搭在肩上,在哭牆前面的广场上载歌载舞,拉比们则在哭牆前手持旧约圣经,口中唸唸有词,头部先是前后搖,继而左右晃,而且愈搖愈快。有些年老的犹太人,则手抚石牆嘤嘤啜泣,成为圣城的另一种特色。
  在耶路撒冷旧城住的多半是阿拉伯人,住在这儿的人,多半保持着淳朴的古风;只有几条主要市街上,有专做观光客生意的人,与跟在你背后,向你兜售纪念品,明信片,或企图要向你換银钱的商人,才令人生厌。不禁使人想起当年耶稣进入耶路撒冷圣殿时,看到那些贩卖牛羊鸽子与兌換银钱的嘈杂人群,而勃然动了义怒,他用绳子做成鞭子,将这些人赶出去,使圣殿恢复肃靜,确是一件令人称快的事。

  在城区內有些阿拉伯人的市集,卻是饶有古风的。在圣城与以色列,旅行了一个月之后,看到了不少这样的市集。这些市集上的交易多以农产食品为主,人们多半着传统的阿拉伯服装:妇女的服饰在南部多半是黑色,但越往北部颜色越浅,到加利利的顶北部,服装的色泽,便由深玄而转为月白与亮蓝,甚至浅红了。妇女们无论买多少东西,都放在头顶上,无论路多么难走,都会保持平衡,这似乎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市集上的主要交通工具是驴子,驴背无论驼了多少货物,都保持不紧不慢的步伐,但偶尔加上一鞭,也会绝尘而去。这里盛产各种水果;石榴,桃子,杏子,李子,葡萄,都是极普通的水果;无花果是中东的特产,形状如桃,呈青紫色,清香可口,十分甘甜。阿拉伯人烤的面包堪称一绝,亮亮的蟹壳黃,又香又脆,一串串,一条条,堆在路旁,诱人食慾。市场上到处可以看到羊肉,整只整只地掛在架上,一次我甚至看到一只骆驼悬在肉架上待售。
  阿拉伯人多半慷慨好客。特別是在小城,甚至沙漠中的阿拉伯人,你经过他们门前时,他们会招呼你,欢迎你在他家中住上三天。这是由他们的始祖亚伯拉罕传下来的古风。当年亚伯拉罕热诚地接待三位異乡人,那三位異乡人,原来是天使。故今天阿拉伯人,还保有这种优良的习俗。
  耶路撒冷是举世注目的政治与宗教重地。回教,犹太教殿旧址的汲沦溪谷间,有一大片回教,基督教,与犹太教的坟场,面对着耶路撒冷城牆上两个封闭的金门;因为这三种宗教都在等待着基督耶稣的复临。据说:当基督(弥赛亚)复临的时候,这两个金门均将开启。

  我住在耶路撒冷时,正赶上当地盛大的艺术展览会,在雅法门外露天举行。中东白天酷热,夜晚卻极涼爽。晚间,在一串串的灯海中展示出当地的艺术;展出的作品中,纯艺术作品如图画,雕塑等,只佔三分之一,其余则多为工艺品。绘画以现代画为主,有一种东方的深沈郁闷的色彩,看了会使人有一种抑压的感觉,也许这就是犹太人的乡土格调吧。有妇女们,在现场以手工织地毡,也有表演雕塑的艺术家,展览会的主要对象,当然还是朝圣者,各种艺术品,都有标价待售,但都贵得惊人。
  我曾无数次在凌晨或夜晚,徘徊在耶路撒冷的城头上,远眺南方基督降生的伯利恆山城,与无垠的旷野,俯瞰橄榄山的客西马尼园,以及两千年前耶稣受审被钉的各各他。想到这座古城的际遇,遭受过无数次的劫难,这座造在山上,坚固壮丽的石城,曾被亚述,巴比伦,罗马…焚毀拆平,今天她的命运仍未決定。这座古城卻维系着全世界亿万人的信仰。这座古城实在是一个谜;今天她不但为举世的宗教徒所关切,而且她的动向,在政治上还会影响整个的世界与人类的和平。

 

耶路撒冷沧桑史

  耶路撒冷城,矗立於犹大丘陵上,三千年来一直被为视全球的众城之后,並非因它的建筑宏伟,而因它是上帝所拣选的一神教之堡垒。历代的哲人,先知及基督,就是在这丘陵上,传扬永恆的真理及兄弟之爱;就是在这块土地上,燃起信仰的火花。

  “因训诲必出於锡安,耶和华的言语,必出於耶路撒冷。”耶路撒冷是全球半数人口的宗教首都。对犹太人而言,她象征了过去的荣耀及未来的希望;对基督徒而言,她是耶稣最后传道,受死及复活的城市;对回教徒而言,她是先知穆罕默德升天的地方。耶路撒冷—信仰及和平的发源地,全世界最神圣的城市,但亦曾是充斥着恐怖,战爭及血腥的城市。
  耶路撒冷曾先后被围困五十几次,被征服三十六次,且十次遭毀灭。这里发生的战爭,远超过全世界任何一个城市,当你漫步於耶路撒冷街头时,也许你正践踏在多次湿过又干过的血渍上。
  耶路撒冷的原义,为“和平的根基”;传统的解释为:“和平之城”,而实际上卻无和平可言。撒冷的名字,首次出现在创世记第十四章18节:“又有撒冷王麦基洗德,带着饼和酒,出来迎接〔亚伯拉罕〕;他是至高神的祭司。”

  无数的传统,历史及信条,均渊源於这城。自从主前十世纪,大卫王向耶布斯人亚劳拿,买了一处位於摩利亚山上的禾场;以后,並在那里建筑上帝的居所,这里就成了历代宗教的核心。犹太人,十字军,不列颠人,及现代的以色列共和国,均以此为首都;而犹太人,拜占庭帝国,阿拉伯人及土耳其人,虽以別地为政治,经济及战略的要地,但均视耶路撒冷为宗教的中心。
  主前965年至922年,所罗门王美化耶路撒冷,且建造圣殿。主前587年,強大的巴比伦攻陷耶路撒冷,毀坏圣殿,並俘掳了犹太人。主前538年,犹太人重返耶京,且重建圣殿。
  主前332年,亚历山大大帝曾到耶京。主前168年,安提阿哥.伊皮法纽将耶京的城牆夷为平地。但为时不久,哈斯摩尼家族反抗安提阿哥,使耶京重获自由,洁淨了圣殿。
  主前63年,罗马人佔领耶京。主前37年,希律被任命为犹太王。他重建圣城。希律王所建的耶路撒冷,是耶稣熟悉的城市。主后70年,耶稣的预言实现(路加福音19:41-44;20至24章),耶京在犹太人第一次叛变失败后,毀於罗马提多将军。
  主后132至135年,巴科巴所领导的犹太人第二次反抗失败后,罗马皇帝哈德良重建耶京为罗马城,並命名为“爱利亚.加比多连”,以庆祝他的胜利。
  到了第四世纪,当君士坦丁即位为罗马皇帝以后,宣佈基督教为罗马帝国的国教,並且在耶城兴建庄严宏伟的圣墓教堂,耶路撒冷遂变成基督教城市。
  主后614年,波斯王柯斯努二世反叛罗马帝国,攻陷耶路撒冷,並摧毀所有教堂。但是,过了十四年,东罗马皇帝赫勒克留,重新夺回圣城。
  赫勒克留到了晚年,因病体衰,将全部精力用在加強內政;这时,狂野的阿拉伯部落,涌入敘利亚,击败希腊军队,並且於主后636年佔领耶路撒冷。从那时起到十一世纪,阿拉伯人统治耶路撒冷,在这段期间,他们在所罗门圣殿的旧址,建了那座华丽的圆顶岩石寺,相传那里是穆罕默德昇天的地方,因此耶路撒冷也成为回教的圣地之一。
  主后1099年,法国洛林公爵高弗黎率领的十字军,佔领耶路撒冷,成立“耶路撒冷拉丁王国”,且以耶城为拉丁王国的首都。
  耶路撒冷拉丁王国统治耶城不到百年,即告瓦解。在主后1187年被埃及回教国王撒拉丁征服。十二世纪末叶,耶城沦於残酷的埃及“奴隶”手中。主后1517年,鄂图曼土耳其吞併埃及,佔领耶路撒冷达四百年;其间,在土耳其伟大苏丹—苏利曼大帝的统治下,土耳其人所建的耶城,它的样式一直保存到现在。
  十九世纪中叶,流落欧洲的犹太人后裔,相继移民至巴勒斯坦。二十世纪初,“犹太复国运动”的领导者正式发起号召,计划於巴勒斯坦重建一个独立的国家,使飘泊的犹太人,重回犹太邦国的怀抱。
  1917年,正当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英军在陆军元帅艾伦比的领导下,赶走土耳其人,佔领耶路撒冷。
  1919年,国际联盟宣告巴勒斯坦由英国托管,並对犹太民族在巴勒斯坦的复国权利作原则性的承认。
  1948年五月十四日,英国结束在巴勒斯坦的托管。同日,以色列临时会议向全界宣告成立“以色列共和国”,实现了两千年来犹太人复国的美梦。
  由於以色列的建国,爆发了第一次中东战爭。战爭演变的结果,耶城分由约但国和以色列统治。一直到1967年“六日战爭”之后,以色列夺回约但手中的旧城,耶路撒冷才又合而为一。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