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1-03-01

神的时间

亚谷

 

但到了神我们救主的恩慈,和祂向人所施的慈爱显明的时候,祂便救了我们—並不是因我们自己所行的义,乃是照祂的怜悯,借着重生的洗,和圣灵的更新。(提多书3:4,5)

  现代人对於时间总不会陌生。到时上工,再到时下工,到时领工资—在一月之终,或一日之末;说来都是卖时间,而时间,是一项自己並不拥有,也不怎么了解的东西。说到这里,有人可能会问:时间可算为“东西”?
  东西一词的来源,是由於古时的长安。当时长安是中国的首都,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东市的贸易是本国产品;西市是国际贸易,买卖进口商品,今天我们的商品,凡以“胡”或“番”或“洋”为名的,原产地都是来自外国。不过,更早进口的,如:葡萄,西瓜,分类就例外。
  其实,真正的“东西”,是“日出於东,而沒於西”,再名副其实不过。
  奧古斯丁(St. Augustine, 354-430)说:“时间这东西,我们以为自己知道,实则並不知道时间是什么—我们通常说的,是时间的长度,並非时间本身。”
  约翰生(Samuel Johnson, 1709-1784)是英国文学家,他以十八世纪当世最健谈的评论家著名。他对当世最著名的佈道家约翰卫斯理(John Wesley, 1703-1791)的评论:“约翰卫斯理的谈吐很好,只是他从沒有闲暇。他一向是在特定的时间必须离去。这对於像我这样的人,是非常不合的—我爱促膝长谈。”遇到卫斯理,一心想促时救人,显然同他不是一样的人。但约翰生以卫斯理言之有物,二人同是道德家;不过卫斯理注重的是新生命。
  永恆的神—“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是在时间之外。但“到了神…的时候,祂便救了我们”。这是说,神在每个属祂的人身上,有特定的时间点;神在那里与人奇妙的相遇,不能回避。就像在“雅博渡口”—雅各逃避了以扫,逃出了拉班家,就是逃不出神的计画。“雅各便给那地方起名叫毗努伊勒”(创世记32:22-31)。
  雅各是个精於算计的人。遇上雅各的人,很难不落在他的彀中。
  但在毗努伊勒!他见了神使者的面,腿瘸了;卻知道祈求,並得了祝福。从此以后,他不能再那么方便的奔跑,卻从挟杖过河,变成扶杖而行。到老年的时候,约瑟迎接他下到埃及,在饥荒中存活,给法老祝福(创世记47:7);並且“因着信,临死的时候,给约瑟的两个儿子,各自祝福,扶着杖头敬拜神。”(希伯来书11:21)
  约瑟少年时特蒙父亲钟爱,穿着给他特別作的彩衣,像小鹿般的踢跳奔跑,报告弟兄们的情況,包括他们的恶行。后来,哥哥们剝去他的彩衣,把他丟在坑里,受困再也不能夠奔跑;並且被卖到埃及,成为全家第一个为奴隶的—是神“在他们以先,打发一个人去,约瑟被卖为奴仆。人用腳镣伤他的腳,他被铁链捆拘。耶和华的话试炼他,直等到祂所说的应验了。”(诗篇105:16-20)
  天上沒有时钟,但神作事有祂一定的时候,时候到了,祂所应许的,必然成就,绝不迟延。一夕之间,约瑟从监牢里被提出来,登上宰相荣耀的高位!是神的时候到了。


约瑟与兄弟相认
Joseph Makes Himself Known to His Brethren, c.1896-c.1902
by James Tissot, 1836-1902

  以色列人在埃及,在法老督工的鞭子下劳苦。砖窯的每一块砖,都铺往他们自由的道路;铁炉边的每一滴汗珠,都融为红海埋葬法老军兵战车的波涛。

“以色列人在埃及,共有四百三十年。正满了四百三十年的那一天,耶和华的军队都从埃及出来了。这夜是耶和华的夜,因耶和华领他们出了埃及地…”(出埃及记12:40-42)

  蒙恩的人,都应当感谢神在你身上的计画,和祂所定的时间。回想起来,你可以知道,那是何等的美好!你每一天每时刻,都应当为主而活。每一呼吸,都在主的恩典里。
  到一天,你将会听见那大能天使的声音:“不再有时日了!”(启示录10:6)那是神福音成全的时候。所有神蒙爱的儿女,都将承受那永远的荣耀国度。哈利路亚!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相爱 ✍亚谷

艺文走廊

扫罗王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从世纪船难谈见死不救 ✍林向阳

谈天说地

两家斗爭 ✍于中旻

谈天说地

复活主的三现 ✍凌风

谈天说地

大同社会 ✍于中旻

点点心灵

我们社会病了吗 ✍晨晓

寰宇古今

亚力山大的奇蹟 ✍冯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