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人民公园

余仙

 

  有个“人民公园”(Peoples' Park),是在加州的柏克莱。是个不丁点大的地方。实在说,那算不得个公园。也许是翻译的困难:说“Park”,就像用“Car Park”一样,说不上是家,只是有些人飘而后“泊”的地方。到了晚上,或疲倦的时候,就“泊”下休息或安眠。不错,那里有些树木,像公园一样;但唯一的建筑是一座厕所,牆上画满了画。

  很多人因为在美国的人,都有他们的“美国梦”,就是物质生活发达,丰富,享乐,有各人的家。实际情形不是那样:有的人在那样的“美梦”之外,也有的拒绝那种美梦。
  在美国,无家的人口约三百五十万人。最大的集中地竟是权力集中的地方,世界的首都华盛顿。他们有组织,出版自己的报纸,杂志。有文章,有诗,有论述,说到他们对天下大事,社会问题的看法。
  一般统称Homeless的,实际上包括不同种类:有的是有家无屋,因为失业,不愿就业,受人支配,或收入不足,或自己对钱财支配不当,而致头上沒有可以覆盖的屋顶;另一种是有屋无家,他们不称为Homeless,在一个屋顶下面,卻不是完整的家庭,有的是同居者,卻不是正常的一家。
  现在且单说无屋者。造成这现象的原因不一:有的是因为失去职业;有的是破碎家庭,无处可居;还有的颓废无拘,感觉生活缺乏意义,宁愿选择只简单的存在。

  在“人民公园”中的小社区,另有他们自己的文化。
  有人看到他们颓废的生活,不讲究,有时甚至是污秽的衣物,也许身上还有些儿異味,就对他们厌恶,轻蔑的说:“什么人民公园,是畜生公园!”
  其实,他们当中多数是大学毕业,不少有第二个学位,还有些是Ph.D.呢!有的原是每年收入六七万高薪,觉得沒有意义,宁可放棄被“奴役”,过无拘无束的生活。
  有一段时间,我常走过那里,看到在树荫下,有一个大箱子;里面是谁多余的衣服,不用的鞋,就丟那里,等需要的人取去,物尽其用。有太阳的时候,不少人坐在那里,閒懒的,悠然自得。晚上,就睡在一个大纸箱里面;遇到雨天,找人家的门口席地而睡。
  在表面上,他们是知足,也就常乐,无忧无虑,悠閒的生活着。
  他们多是与人无爭,对人无伤。
  有一次,在附近一个小店里午餐,看到旁边一位女士在吃波斯或犹太人的烤饼,夹着羊肉和生菜,随便问一声:“味道可好?”
  她和善的微笑着,就把饼举过来说:“要不要咬一口试试看?”
  说来那么自然,好像是应该的事。
  当然我是谢卻她的好意。大概是受人拒绝惯了,她全然不以为忤。

  人民公园里面的人民,其实並沒有什么与众不同。他们也是內心空虛的人,只不过是表现出来不一样。因为他们比较诚实,怎样感觉就怎样活出来。
  柴斯特屯(Gilbert Keith Chesterton, 1874-1936),是英国的报人,文学家,他曾说:“那找上娼妓门的人,是去寻求上帝。”乍听来这话沒有道理,似是惊人的亵渎。细想起来,实在不错;因为那正是人心空虛的说明。

  主耶稣对祂当世的宗教人士说:“稅吏和娼妓倒比你们先进神的国。”(马太福音21:31)他们的生活方式不同,但不一定比谁更败坏,更沒有希望。但谁把永生的盼望告诉他们呢?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8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