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亚洲人的西伯利亚怎样失於俄

史直

 

  1574年(明万历二年),俄人初越乌拉山,进窥地处东麓的西伯汗国(Khanate of Sibir),此后蚕食鲸吞,直到佔领了外蒙古的贝加尔区,即俄人所称的“跨湖区”(Transbaicalia),及堪察加半岛(Kamchatka Peninsula),历一百二十五年,正不知若干抵抗他们的蒙族人民被放逐,被杀戮,结果加速了居民之北移,越海入阿拉斯加(Alaska),或在阿留申群岛(Aleutian Islands)登陆定居。
  亚洲人抗俄,贝加尔湖区及堪察加半岛这两大区的人民牺牲最大,最英勇,以蒙语的布里雅族及突厥语系的可利雅族为主流。由於各族不通婚,缺乏文字,沒有统一的领导,不具精良武器,卒被个別攻破,予以征服,至终失去西伯利亚全地。
  依平面地图看来,广袤的西伯利亚较中国大有两倍半,但实际仅为五百余万平方英里,约等於中国面积的一点四。

  西伯利亚这名称始於俄国征服了西伯汗国以后,其疆土原为成吉思汗家族所扩,佔有中亚及原俄国,部分地土的钦察国封地。建国人库臣(Kuchun)是蒙古人,来自中亚的布哈拉城(Bukhara)。
  先於1552年,俄皇征服了伏尔加河两岸亦原为钦察国土之喀山(Kazan)汗国,此后俄国疆城始拓展至乌拉山的西麓,这正跨欧亚两洲蒙古帝国解体的时候。
  俄富商史徒卡诺夫(Strogannov,犹裔)家族结交皇族权贵,经营各种货物,其中的利益最属优厚,貂,狐,灰鼠,水獭等,活动和发展,深入喀山区。此时由於新大陆的发现,纷纷远航美,亚,非各洲,掠夺殖民地的西欧国家如英,法,西,葡等国里皮货销畅,一时供不应求,西乌拉山区为一重要供应皮货之源。
  欧亚分界的乌拉山,不高,不宽,不险峻,自飞机下视,並无明显的山可辨。
  史徒卡诺夫食随知味,向俄皇取得租约,重金招聘了一名作案犯科在逃的流氓头目耶马克(Yermak),招兵买马,啸聚了哈萨克兵及暴民,共八百四十人,加上两名俄国正教会的牧师,东越乌拉山,前往攻打西伯汗国。


原姓Ulyanov的列宁

  哈萨克(译名见清史,即Cossacks)实应译作可萨克,其含义为莠民,盜贼,逃兵,农奴,边区的无赖,野蛮的鞑靼人…他们一向集结在顿河,即Don(在伏尔加河西,流入黑海)的下游,俄皇任其自生自灭,彼此相残,不加过问。例如列宁(Lenin, 1870-1924)原姓Ulyanov,母系的祖先为鞑靼人,来自伏尔加中游的鞑靼自治区。
  今日在新疆及其西北广大地区的遊牧民族哈萨克(Kazakh)族虽与当年的可萨克译音相似,但毫无关联,此点应予注明。倘以英语音为据,此民族应译作“卡宰克”。
  经过六年之战,1581年(明万历九年)西伯汗国终亡於耶马克。俄皇见财心喜,又获疆域上的扩展,便将许多作恶多端及通缉有案的人赦免其罪,並拨派了骑兵五百,由他率领,命他东进,配以充足的给养,粮饷和军火,后派亲信卡利塔(Kalita)随军前往,监督收支,並制定了征服的收稅章则。史家称卡利塔为一个八方玲珑,才智卓绝的人,初侍蒙古王公,继侍俄皇。
  被征服区的法令之一为:成年人每年需缴纳七个貂皮当作人口稅,唯凡入正教受洗者,便豁免其人口稅,但须将其猎获十分之一缴公。俄皇与俄国正教彼此利用及相互关系在此可见。
  1584年,俄皇伊凡四世暴卒,不久耶马克也死在乌拉山东某地。新俄皇冲龄,皇叔摄政,宮廷夺权,混乱及內战约三十年,俄国人此时在鄂毕河(Ob)支流建城,从事杀伐,掠夺,是区在新疆的正北,成为早期俄皇放逐犯人的首站。
  1613年即明万历四十年,俄国的罗曼诺夫(Romanov)朝代兴,皇室脫去了东方式的长袍,吸取西方文化建筑和美术,於新制度和社会新秩序确立后,重整哈萨克骑兵队,着其择日东进。1618年俄人在叶尼塞河(Yenisey)畔建首城。之后,溯河的支流而上(南去),发现了勒拿河(Lena)的支流沿河而下(北去),卒建西伯利亚的东方大城雅库次克於1632年。此城周围各地是突厥语系民族雅库人集中之区城,因此得名,六年后,达太平洋。
  1643年(明亡的先一年)俄人入库页岛。1665年佔领全部贝加尔湖区,南下黑龙江上游,沿河而下,掠夺,杀人,骚扰,佔领长达四十年,直到1689年与清廷订立“尼布楚条约”,我国东北方的边陲始得平定一时。
  1699年(康熙三十八年),俄人入堪察加半岛。此后,贝加尔湖以东之地被称为远东区。
  1717年,醉心西方国家的俄皇彼得大帝借重英国艺术及技术,完成了彼得格勒城的建设工作,便下令在西伯利亚探测金矿及寻找与日本贸易的通路,期与共谋合作,旨在夺取中国的财富,以便与西欧国家爭雄。


白令 Vitus Jonassen Bering

  1727年(雍正五年)俄迫清廷订立“恰克图条约”,那是意欲囊括外蒙的前奏。是年,被俄国僱佣的丹麦人白令(Vitus Jonassen Bering)在找到阿拉斯加於返途中遇到恶劣天气,惨遭船破人亡,俄人纪其功绩,称两洲中间的海峡及附近的海为“白令”,此事在此值得一记。
  俄佔西伯利亚全部,雄心未泯。1799年,有贵族巴拉诺夫(Baranov)在圣彼德堡组成Rosso-American公司,向俄皇尼古拉一世取得堪察加,阿留申与阿拉斯加的经营权,以採集各种皮货为主,金砂为辅。在美洲的蒙族人(印地安)与巴拉诺夫敌对二十年,今日在阿拉斯加的矽地卡(Sitka)博物馆里有壁画,描写双方交战的情景。俄人在阿拉斯加经营失利,复因食物艰难,必须南下今加州海岸,与西班牙交易,求取供应。俄人迫於情势,终将阿拉斯加售给美国。
  俄入西伯利亚主旨在皮货,显然是成功的。清代的皇室贵族以家中拥有多袭西伯利亚黑貂裘为荣,红棕色的较次,价半,狐皮次之。战前,北方民间着重轻裘,专取五尖,缝制“狐腿”皮袍,奉为上品。水獭毛柔而过暖,专用於制帽或嵌领。幼年,每屆冬季,我的床上身底铺着狼皮一张,棉被上面盖一条俄罗斯花毯,都是西伯利亚出品。


彼得大帝 Peter The Great

  当年,彼得大帝(1672-1725)派遣许多专家到西伯利亚去寻找金矿,结果显然是失败的。初期在黑龙江上游之西及阿尔泰山之北找到了银,金祇是少量的副产品。约百年后,才达到全世界产纯金量之百分之四十,今日则退居南非,美国之后,列第三位。但西伯利亚有世界最大的铁矿与炼钢厂,有世界最大的钻石矿,限於工业用。俄国有了西伯利亚,各种金属才自给自足,且在西伯汗国的原有土地上发现了油田,以秋明市(Tyumen)为炼油的中心,油管由此将石油运送各地,並在太平洋的港口供应远东。
  俄入西伯利亚给中国的威胁和损害自不待言。
  1857年,俄趁清廷与英,法交恶,进佔黑龙江口。次年“天津条约”立,俄迫清廷订立“爱珲条约”,中国失去了黑龙江口及其北之地。1859年,英法联军合攻天津,入北京,烧毀圆明园,清廷被迫於次年签订“北京条约”,中国尽失乌苏里江东广大地区。
  此外,俄国強筑中东铁路(1892-1895)於黑龙江省,将西伯利亚铁路缩短了距离三百五十英里。与南满有权益的日本发生冲突,在中国国土上打了一场战爭(1904-1905)。我们应未忘记1929年中俄之战,还有第二次大战告终,俄军进入东北之大掠夺:鞍钢设施,小丰满发电厂,沈阳市的丰田汽车厂,哈尔滨的零式飞机装配厂等等。
  俄国对中国也曾略施小惠,例如在莫斯科创孙逸仙大学,专在造就中国革命人才,又设东方学院的奖学金。将革命思想和行动输入中国:组训民众並发挥其力量,斗爭,清算,劳改,放逐,将“重犯”剃阴阳头或送“北大荒”。俄国的北大荒正是西伯利亚。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