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评介三浦绫子的福音小说《冰点》

殷颖

 

  关於以文字宣扬福音之形式,以往惯用直接“宣教”;当然,有它一定的功效。后来,有人提倡以间接的“福音预工”为之。有些教会文字工作者认为:间接方式,可吸引较多读者。延至后现代,有些“福音预工”前卫作家的文字,文风隐晦,费力推敲仍不易理解。不仅一般人看不懂,或许连作者本身也未必明了。这种似懂非懂的新式小说,读了如置身云里雾中,还能称为“福音预工”?已“预”到远离了福音,反使宣教的功能效果不但退隐,甚至完全消失!


冰点
  冰点出版了数十年,重溫三浦绫子(1927-1999)这本傑作,如今我仍认为:这,才是一部最成功的“福音预工”作品。
  忆四十多年前,台北联合报连载日本畅销小说冰点(朱佩兰翻译)之部分內容后,随即迅速推出冰点中译本。上市半个月,狂销十三版,卖出近十三万冊。当时为台,港出版界的黃金时代,冰点的销量,创造了惊人奇蹟;因小说本身,先已是一个奇蹟。
  这部由三浦绫子创作,经每日销行五百万份的东京大报朝日新闻,以千万日元征文之小说冰点,其中译本问世后,立刻激起万千台湾读者购书与阅读的狂热,掀起当年台湾文坛极罕见的热潮。我也不由自主地被卷进这股潮流中。当时正值摄氏三十六度酷暑,我一边挥着扇子,一口气读完冰点
  当我读了约三分之一时,感到相当失望,因仍看不出它有什么特別精采之处。继续读下去,才渐入佳境:冰点故事的奇峰乍现,高潮迭起,文情並茂,随着作者的生花妙笔,一步步扣紧心絃,使我整个心情骤升至沸点,然后又再跌回冰点。   此书“前言”中介绍:

冰点是以冰天雪地的北海道为背景,描写人类的罪恶心理。…”

使我几乎误会“冰点”是“新潮派”一类的现代文学:单纯暴露人类的犯罪心理与行为,是大胆刻划罪恶与黑暗面的作品。读完全书,才知:“冰点”,不仅是一部健康,优秀的作品,而且有其深刻,严肃的意义。它赤裸裸地暴露了人性的罪恶倾向,指出人性的堕落与败坏,与人类罪恶的无法自救,且愈陷愈深,也隐约透露出一股超然拯救人类性灵的力量。由最后书中正面人物阳子的出现,自杀与“复活”,以及围绕在阳子周围的一些“不怕神的人间像”(三浦绫子语),最后皆纷纷忏悔,依稀看到一线拯救人类罪恶的曙光。

全书主题:“原罪”与“爱仇敌”

  作者透过基督教思想(“原罪”与“爱仇敌”),以其尖锐的笔刀所雕凿出的人性罪恶,並忠实深入地描绘,丝毫不加遮掩与虛饰,让读者由冰点中憬悟人赤裸裸的自我。即使受过高等教育,具有良好家庭传统与优越高贵血统的人物,也都聚集在这堕落的人群中。你能轻易地在冰点人物的众生相里,找到你自己;发觉自己:也正扮演着某个悲剧角色,让冰点的人物作为一面镜子。所以,我认定冰点为一部现代傑出创作,它可与历史上任何伟大的作品同垂不朽。冰点不仅是一部小说,而且是作者的信仰见证,这部分作者在“冰点与我”文中已经说明了。

《冰点》中的罪恶人物群像

  冰点中几个主要人物,都潛藏着堕落的人性,作者让他们分別代表了罪恶人性的各个面相。男主角赖启造,外表看来是一位标准正人君子,好丈夫,人人敬佩的“好人”。他的家庭,是一个令人羨慕的幸福家庭;实际上,卻是一个充满痛苦,仇恨,妒忌的罪恶渊薮。他是优柔寡断,阴沉善妒,而又不敢面对现实的伪君子。他刻意为妻子制造痛苦,也间接给自己与无辜的儿女制造更大的痛苦。书中可以看见赖启造那“假冒为善”者的嘴脸。他由孤儿院中领养了杀死他女儿小丽的兇手之女,还告诉他的好友高木(孤儿院院长),他是为了“爱你的仇敌”。看似道德高尚,理由堂皇,但骨子里,他卻是要让他不贞的妻子夏芝(书中女主角)在收养养女若干年后将会发现:她含辛茹苦抚养的孩子,竟是仇人之女。他要让夏芝感到无比痛苦,以此报复与惩罚她的不贞。赖启造虽曾购买了一本圣经,希求在其中找到困惑他內心的答案,还一度決心欲前往礼拜堂去寻求那种“不可或缺的东西”;但矛盾的启造,最终並未迈进教会殿堂的大门。
  夏芝,是一位不甘寂寞,喜欢卖弄风情,以自我为中心的自私女人。作者对夏芝的心理刻划非常成功,令人读来如见其人,如闻其声,呼之欲出。由勾引林靖夫(赖启造主持之医院的医生)导致女儿小丽被杀开始,夏芝便是冰点中一位最典型的邪恶角色。但这位典型的罪恶人物,卻常能博得读者同情,甚至还能赚取读者眼淚,因为人人皆会由她身上发现自己的影子而曲予谅解。夏芝不但瞒着丈夫勾引情人,而且连养女阳子的情人也要勾引。但当她知道阳子是杀死女儿小丽兇手之女后,便決心要真正背叛丈夫,作为报复。她用种种卑劣手段折磨养女阳子,直至逼其走上自杀之路。
  夏芝的儿子彻,则是位纯洁,正直的青年,常常为阳子的遭遇抱不平,而且还慷慨激昂地用大义责备他的父母。但当他得知阳子是养女后,卻将兄妹的友爱转变为男女的情爱,甚至还想佔有阳子。
  书中最纯洁,善良,具有种种美德者,正是冰点悲剧女主角阳子。她在赖家默默地忍受一切,原谅养母夏芝,心中不存仇恨,但最后当她由夏芝恶意的宣告中知道自己是兇手的女儿后,完全崩溃,被迫走上消极自杀的道路。
  一直被认为是位人品正直的高木,也是赖启造与夏芝全心信赖的人,在全书故事凝结为“冰点”的最后高潮时,才吐露出他的秘密:原来,他欺骗了赖启造,根本沒有将兇手的女儿交夏芝抚养,而是为她另觅一替身。其实,阳子的亲生父亲,並非谋杀小丽的兇手;阳子,是一名大学生与一有夫之妇的私生女。作者在这里隐约指出,阳子身上虽未流着杀人兇手的血液,仍是一罪人后裔。一言以蔽之,世上沒有十全十美之人,都是有缺陷的,因都具有与生俱来的“原罪”。这点,作者是根据基督教圣经,特別要显示给读者的:也就是说,隐藏在所谓君子,淑女背面的,总有卑劣不堪的人性。人可能不自知:外表伪善,內心的动机卻是罪恶,也皆视为当然。所以,人总是不停地为自己与他人制造痛苦,悲剧与罪恶。作者也指出:败坏的人性,仍有悔悟的可能。小说最后一章,自杀的阳子被救活了。经过巨大的悲剧,书中众角色,也都一个个逐渐觉醒了。甚至连夏芝,也在无尽的痛苦与眼淚中,为她犯下的错误行为感到悲伤,忏悔。作者最后呈现给读者的,是一道希望的曙光:一个启发人向上的意念。三浦绫子以強有力的真善美笔触,改写了所有灰暗,丑陋的形像。

“爱你的仇敌”

  作者借冰点启示读者,最基本的基督教教义:“爱你的敌人”(马太福音5:44)。但整本书中,不断显露:人的自私,仇恨,报复。尤有进者,赖启造竟假“爱仇敌”之名,行“复仇”之实。他虽一再努力想达到这崇高的人生目标:“爱仇敌”,甚至还想以毕生去履行此一课题,仍失败了。在赖启造潛意识里,他竟还曾对童稚的阳子想入非非。这正如保罗在罗马书第七章所论述他的体验:

“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中,沒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我行来由不得我。”(罗马书7:18-19)

三浦绫子便是根据此种神学思想,完成这部天人交战的作品。
  冰点故事启示我们:人想单借自己的力量爱仇敌,是绝对做不到的。只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才能为钉祂的人祷告:“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渺小的人,若不凭借基督十字架的大爱,想做到“爱你的仇敌”,是绝无可能的。

三浦绫子的重生与创作经过

  冰点是三浦绫子“信仰的见证”,正如她在“冰点与我”一文中说明她信仰基督的经过。她先患肺病,又患脊髓炎;在长年与疾病搏斗中,她已失去生的意志,且自暴自棄。养病期间,三浦绫子受了同学前川的影响,前川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她又得到“伟大的基督徒西村久藏”的帮助,在他们的祈祷与爱中逐渐恢复健康,並且接受了基督教洗礼(按:三浦绫子属“日本基督教团”)。臥病时,虔诚的基督徒三浦光世常探望她,並为她吟诗祈祷,最后“三浦真诚的祈祷感动了神,十三年的痼疾,终於奇蹟似的被克复了”。三浦绫子便与小她两岁的三浦光世结婚,开始她幸福的生活。作者解释她的幸福:“虽然失落了金钱与健康,但与神同在才是真幸福”。冰点,便是作者在这种信仰中,孕育,生发的作品。
  冰点虽然是一部以基督教信仰为基础的小说,但整本书中卻无丝毫说教意味,让她的创作不落说教的言诠。
  作者对基督教教义,以不具说教形式的小说创作体现,仅在描写人罪恶的心理中予人以消极暗示。她想要揭示的那个“不可或缺的东西”,便显得有点朦胧,让读者不易抓住那积极而正确的意象。然而,它卻成为“福音预工”,作者笔下的一些草蛇灰线与伏笔照应,让读者自己去寻觅,发觉那些“不可或缺的东西”。冰点,因而是三浦绫子“福音预工”的着力之作。

三浦绫子要做施洗约翰的前锋

  犹忆1974年春,走访东瀛的文学之旅;当时我先去东京探访了沉默作者远藤周作,再远赴北海道旭川市访问三浦绫子,在她居所恳谈了一个上午。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三浦绫子发出豪语:“我要做耶稣基督前锋之施洗约翰的前锋!若要让当地日本人了解基督教的信仰,必须先透过当地文化,才能将基督教信息释放出来。”她強调:,“倘若施洗约翰来到东京街头,宣示说:‘看哪,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东京人绝对不会懂他说的是什么,因此我必须要先以日本文化,用让人可以懂的语言阐释基督信息,他们才能明白並接受基督教的信仰。”旨哉斯言!这才是真正的文字福音预工。
  冰点之后,我期待了许多年,仍觉得可以向读者推荐的优良福音小说,还是三浦绫子的冰点

三浦绫子福音小说所结的果实

  我与三浦绫子在其寓所的半日访谈,得知有不少青年人由东京远道来访,多半都是读了她的小说受到感动,想进一步了解福音內涵。她家中每月都有固定聚会,为那些慕道者传讲基督教义。后来他们也多半在三浦绫子所属的教会受了洗,成为基督徒。福音小说撒下的种子丰收了,真是感谢主。
  由朱佩兰翻译之冰点与其他许多三浦绫子小说的中译本读者群中,有多少人因读后感动而信主,我不知道,但有一个事实,即朱佩兰与其先生游礼毅就是因译读三浦绫子的福音小说,对基督教信仰受感而信主。朱佩兰於1975年春,参加了“第一屆中国基督徒作家研讨会”(会中主要讨论远藤周作沉默,张晓风,张秀亚,朱西甯,司马中原,周联华等数十人与会)后,在信义堂由我为她施洗,成为基督徒。若干年后,她丈夫游礼毅因患肺癌在家疗养,当时我已退休去国,返台期间到她家探视,並为她先生施行了洗礼,故游礼毅在离世前也受洗归主。可以说他们夫妇都是因三浦绫子福音小说而受感信主。当年有许多基督徒作家在我牧养的信义堂聚会,但因读福音小说受感归主者,只有朱佩兰夫妇。

关於《冰点》续集


冰点续集

  一本成功的小说,作者往往不会轻易透露结局,需要读者自己去思索,寻觅。许多世界名著无不如此。中国最伟大的小说红楼梦亦如此。只有儿童文学,作者才会将故事的结局告诉他的小读者。
  与冰点同时代的另一部以基督教思想为主题的日本小说沉默,作者远藤周作在书中便未留下结局,要读者自己去思考,探索沉默的答案。但冰点是写给一般大众看的,所以才会有冰点续集
  若以小说的艺术境界而言,冰点已很完美;“续集”,为不必要的画蛇添足。但由於作者关心的是:要广传福音,只得多费些心血,笔墨,写了冰点续集,以满足广大读者的渴求。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