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走廊 ✐2005-09-01


王夫之教导为学作人

余仙

 


王夫之画像

  王夫之(1619-1692),湖南衡阳人,是明末清初的大儒,史学家和诗人。他提倡民族大义,反抗異族统治,曾参与抗清义军。后来见到逃难的永历小朝廷,腐败到不堪救药,深知亡明的不是外来的满族,而是自己內部的败坏为厉,才退而著书。到明亡后,他筑土室住在石船山中,所以号为“船山先生”,终身不出仕,只隐居研究学问,以品德教导后代。
  到吳三桂起兵造反,打起反清的旗号,邀他入伙;王夫之以为那种沒有品德的贰臣,不值得与他共事,逃入傜山中,与生番同住,並且教导他们。后来吳三桂败亡,清廷讚扬他的立场,加以表扬,他也不接受。
  他的教导方法,不用疾言厉色,更不取当时流行的严厉体罚,总是身体力行,和风细雨的教训,启导诱发其向善进取之心。他也注重以文字药世,传播思想。

示子姪书

  立志之始 在脫习气 习气薰人 不醪而醉
  其始无端 其终无谓 袖中挥拳 针尖竞利
  狂在须臾 九牛莫制 岂有丈夫 忍以身试
  彼可怜悯 我实惭愧 前有千古 后有百世
  广延九州 旁及四夷 何所羁络 何所拘执
  焉有骐驹 随行逐队 无尽之财 岂吾之积
  目前之人 皆吾之治 特不屑耳 岂为吾累
  潇洒安康 天君无系 亭亭鼎鼎 风光月霁
  以之读书 得古人意 以之立身 踞豪傑地
  以之事亲 所养惟志 以之交友 所合惟义
  惟其超越 是以和易 光芒烛天 芳菲匝地
  深潭映碧 春山凝翠 寿考维祺 念之不昧

  这是勉励子姪,脫除恶习,敢於独立特行,养天地正气。这样,立志持身,才可以读书。
  船山先生把为学和为人看为一回事,绝不主张二者分开。因此,他晓谕后人,要先忘卻成见,也就是前面所说的“人间事”;然后才可以读书,有真知识,通晓“人间事”。
  他指出一个普遍的问题:为甚读圣贤书,不会希圣希贤,卻成为奸憝兇恶?他以为是未脫“俗气”的问题。人本来应该能夠振翼翱翔,不幸,有些东西拖累翳蔽,使人堕落入泥,而难以自拔。

王夫之示姪孙生蕃

  忘卻人间事 始识书中字 识得书中字 自会人间事
  俗气如糨糊 封令心窍闭 俗气如峦疟 寒往热又至
  俗气如炎蒸 而往依坑厕 俗气如游蜂 痴迷投窗纸
  堂堂大丈夫 如古人何異 万里任翱翔 何肯缚双翼
  盐米及鸡豚 琐屑计微利 市贾及村氓 与之爭客气
  以我千金躯 轻入茶酒肆 汗流浃衣裾 拏三而道四
  既为儒者流 非胥亦非隶 高谈问讼狱 开口即赋稅
  议论官贪廉 张脣任讥刺 拙者任吾欺 贤者还生忌
  摩肩观戏场 结友礼庙寺 半截织锦袜 几领厚绵絮
  更仆数不穷 总是孽风吹 吾家自维扬 来此十三世
  虽有文武殊 所向惟廉恥 不随浊水流 宗支幸不坠
  传家一卷书 唯在汝立志 凤飞九千仞 燕雀独相视
  不饮酸臭浆 閒看旁人醉 识字识得真 俗气自远避
  人字两撇捺 元与禽字異 潇洒不黏泥 便与天无二
  汝年正英妙 高远何难致 医俗无別方 唯有读书是

  作有为的少年,必须除去无益有害的“俗气”。不过,他所说,远超过俚俗,而是讲世俗,或是为自己利益打算,就成为市井小人了。正如圣经所说:“他们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他们以自己的羞辱我荣耀,专以地上的事为念。”(腓立比书3:19)这样,就陷於沉沦的结局。
  当然,王夫之所说的,只是品格的沉沦,不是灵命的沉沦,使人沦落为“禽”,不能达到高远。他以为不在乎燕雀小人的看法,要像“凤飞九千仞”,任凭众人皆醉我独醒。这是何等的心志啊!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完全的爱 ✍凌风

谈天说地

不靠自己只靠神 ✍亚谷

艺文走廊

你的名叫以色列 ✍凌风

艺文走廊

疫境诗两则 ✍安吉

谈天说地

溫和 ✍于中旻

谈天说地

锁园香气与美果 ✍于中旻

云彩生活

简易食谱:甘筍豆腐奶白鱼汤 ✍呂味

艺文走廊

春之笔 ✍吟萤

艺文走廊

爱国诗人淚洒台湾 ✍天涯过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