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凰凤古城

余卓雄

 

  苦叹夏雨久久缠绵,忽呈溫馨阳光,气溫舒适,最宜奔车轻步慢行。龙文玉副州长摒开随从,乐于做我们观光古城的向导。狭窄的小巷,一曲三拐,引人入胜。腳下不平且被世纪的腳步磨光了的石板路,见证了两旁搖搖欲坠的超龄古屋,它们和主人的家族一样,历尽了朝代的悲喜沧桑。

  凡是古城镇,都不免使人触景生情,泛起唏噓。然而也正是这种感伤幽怨,才发人深思,叹世事如煙雾。在这些旧景新情中,使人振奋的,还是自古己有的太阳,按时升落。还有河水退涨,来去无蹤无影。人在这些活动中,心感既空虛又充实。凰凤古城风景美绝,特別是那条蜿蜓如带的小河,河边有些妇女在洗涤,河上一道石桥橫跨两岸,把东西的民居联系在一起。

  靠河一边的居民,一半建在山坡上,一半伸入水中,房屋就靠几条长长的木柱支撐着。木柱的影子反映在水面,线条就更富诗情画意,龙副州长说:“这些就是有名的吊腳楼。夜间,这儿常有晚归的渔船,几点灯火,迷住了多少岸上人家。端午节的龙舟也在这里大赛,锣鼓喧天。河在中国的文化史上,就像人体中的血管,流着生命。从前这里是官道,多大的官,也要下马停顿,然后才能上船。

  我们在电影“血鼓”拍摄地点的渡边稍停,有一团人在下棋作乐。下棋人屏息凝想,旁观者反而紧张不已。河边大小石头上,坐满了十几个写生的青年人。打听之下,才知道他们来自广东深圳大学美术系。他们不远千里而来,完全是古城山水知名度的感召。
  昨天去过唐朝兴建的黃丝桥城堡,爬上一千三百年前建造的城牆,展望远近的村落,炊煙袅袅,谁还记得昨日竟是警戒守望的前线?遊古蹟,吊遗址,实在能苏醒灵性。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7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