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有福的确据

余卓雄

 

  在昆明一家卖花的小店子,入门处掛了三个福字,都是倒转过来的,一个“福到了”还不夠,要三个。这使我记起在旧金山市(San Francisco)华埠过春节的时候,有些红纸黑字写上八个“发”字。到了中秋节,有些月饼竟有七个蛋黃,叫“七星伴月”!我惊叹中国人求福的想像力是多么丰富。
  “福”真是那么容易,只靠几个字或一些吉祥的意愿,就可以得到么?
  我在一个小攤子前停住了腳,一时被桌上陈设的三尊偶像吸引住,我呆看着它们的造型,又陷入沉思。
  这三尊穿了古服的偶像,在市面上有瓦的,木的,金的,名字叫福,祿,寿三星,代表了中国人世世代代所向往的最高境界;还有一个“考”的形态,就是无疾而终,沒有可看见的偶像,也许认为是人既终了,当然也消失了。
  我们的“福的世界”很热闹,食是福,着是祿;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为什么这些福分,仅限於衣食住行?一定是我们这几千年来穷得可怕,人人只顾物质上的生活。这情況,虽然值得同情,但是观乎人性自私的爭夺,要想财富均勻,恐怕永远难以达到。而寿,考这两个问题,也非人力可以控制,那么“福的世界”,岂不是空中楼阁?耶稣在加利利湖边的一个小山坡有过一次平易近人的说话,也是历史上感人极深的证道词,无论在文学,美学,神学,理论学,精神卫生学上,都有不朽的宝贵价值,他提出了八种福气。
  这八福,沒有说过富贵寿考,沒有空泛的吉祥语,是一套生活的实践,伦常的标准,天国的资格;不属今生的虛浮,无仪文的虛伪,是人在一个杀气腾腾的世界里,只要与上帝单独相会,他就能临危不惊。
  心中的宁靜,平安,是有福的确据;物质的丰富,也许能暂时带给人一点身体上的享受和一些虛荣的炫耀,但那不一定是福,有时甚至是災难呢,信不信由你。

富中之贫

  在中国做扶贫工作,你会发现到一种奇怪的景象,就是有一部分人似乎以贫为乐,毫无斗志。你急他不急,有点钱,先买酒喝个痛快;明天饿死,也要先来个醉死。所以江泽民主席勉励扶贫工作者说:“要扶贫,就要先扶志。”
  1994年仲春,我独坐在加利利湖畔一块很大很绿的草坡上,这里是两千年前耶稣宣讲“八福”的地方。那一天,风光明媚,生机盎然,我好像看见眼前坐满了人,在靜听耶稣讲天国的奧秘。祂说:“贫穷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这个贫穷,不是中国扶贫计划中的那一种,他是说人灵性上的贫穷。一个人如果感到心里的空虛,进而追求满足,他是有福的。可惜有许多人认为他不需要什么福音,他们对人生的认识一无所知,也不愿知,虽富若贫。这种灵性的贫穷,比物质的贫穷更可怕。可叹息的是富中之贫,往往无动於衷,他们的志,何尝不需要扶助?
  世界著名佈道家葛培理博士去印度见诺贝尔和平奖获奖人德兰修女,见到她与最穷最弱的人生活在一起,说了几句同情的话。德兰修女很谦虛的说:“葛培理博士,我们不穷,因为我们沒有穷志;你们才是穷,美国人虽富,但是他们心灵並不丰裕。”
  耶稣所说的贫穷,是一种虛怀若谷,大智若愚的胸襟;是一种愿意洗耳恭听的饥渴;是一种不妄断,不自夸的学习精神,在浩翰的宇宙中去领悟那渊博的,令人惊讶的智慧。
  有个人曾在我面前大言不惭的道:“嘿,我读圣经比你多!”“也许是吧,但是你有沒有行道呢?”我问他。
  1980年,我的教会有个慈祥的老人,很少说话,老是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他是一个罕见的虛心的人,很少人知道他才高八斗,他曾任纽西兰联合国大使,那时任旧金山市总领事。他常对我说:“你是我的牧者。”回国后便辞世了,但是他那么自以为贫的谦虛的形像,永远印在我的心中。

流淚不流血

  我在中国教会参加主日崇拜,一定带着一块洁淨的手帕,准备用来抹干我的眼淚,从诗班列队徐徐进入圣殿开始,到最后会众响应牧师祝福的“阿们颂”,都会随时激动我流下淚珠,滾下衣襟,湿透眼镜…我的心灵此刻有说不出的喜乐,似乎看见天上有圣灵,像鸽子轻盈地飞下来,降在我身上。
  耶稣明白我们这种心境,祂说出了天国的第二福:“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这哀恸不是无望,也不是痛苦,而是罪的忏悔,为世上的不平与不幸而悲恸,是向上帝的求助,是接受赦免的释放,是安慰的保证。
  耶路撒冷的哭牆面前济满了大声痛哭祷告的犹太人,他们在哭圣城的重建,在哭弥赛亚的降临,在哭自己的罪孽。
  两千年前,城里有个妇人,名声不好,她来到耶稣面前,带了一瓶名贵的香膏,站在耶稣的背后,挨着祂的腳哭,眼淚湿了耶稣的腳,她就用自己的头发把淚擦干,又用嘴去亲他的腳,然后把香膏抹上,流下忏悔的眼淚!
  耶稣被补以后,门徒彼得紧紧的跟在后面,但是他又害怕,三次否认认识耶稣,耶稣转过身来看彼得,他悲从中来,就出去痛哭。忏悔的眼淚!
  上帝哪里不知道我们的哀恸呢?祂要安慰我们,如同母亲安慰她的孩子,祂用喜乐的油膏抹破碎的心,用讚美代替忧伤的灵,用华冠代替蒙尘的麻衣。
  “男人流血不流淚”那一句话,我很难同意,我们为什么要流血?就是捍卫国土的血,也希望永远不要发生;而流淚是感情的昇华,绝对不是懦弱,特別是因罪忏悔,因不幸而同情的淚,是求助,是慰籍,是盼望,这就是化悲哀为力量的道理。
  我们不是美化眼淚,但是人生值得同声一哭的事情太多,哭完了,我们继续活下去;而血一旦流完了,我们也就沒有盼望了。

以柔制刚

  在湖南张家界国家公园的入口处,有一道小溪,流水淙淙,清晰可见底,下面铺着许多可爱的小石块,嫩滑无比。在许多年前,它们也许是一堆一堆的乱石,粗糙无光,但是经过流水的磨练,日子一久,它们便渐渐成了今天的形状,在艺术界佔有席位。
  小溪的水轻轻的在流动,沒有翻天动地的浪涛,沒有千钧万马的瀑布。但是你不要小看它的盈姿弱质,它有一股以柔制刚的力量。你一定听过滴水成洞的道理吧。
  耶稣说的“八福”中的第三福是:“溫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这是一种对上帝的柔顺,对人的谦和品质。在一个“爭一口气”的社会,这种福气不是弱者的表现吗?
  在电视的卫生节目上,我看过愤怒带给一只貓的体內反应和人体內的反应,两者的內脏都呈现一种急促的变化,像一阵阵的狂风暴雨,飞沙走石,使我惊慌。那一次的播影的确给我上了一次难忘的功课。溫柔的人有福了。
  世上的事有很多时候不能以硬碰硬,否则两败俱伤;如果以溫柔对待,假以时日,可以感动顽石点头。
  溫柔的人承受什么地土?那是说人们的心田心地,人人都乐意让溫柔的人居住在他们的生命中。
  我有一个从广州移民美国的朋友,她夸口说她能看出谁是一个基督徒,屡验不爽,我问她有什么试验的秘方,她说:“我留心观察他们的待人态度,是溫柔呢,还是暴躁?”
  基督耶稣给信徒一个溫柔的模范,祂说:“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这样,你们心里就必得享安息。”人生有很多不公平的事,常使人怒气难平,但是如果以爱心来处理,会容易过以理喻。有些解经家认为当年耶稣入圣城,沒有拣选一只雄纠纠的骏马,而是坐在一只驯良顺服的弱驴身上,就是这种溫柔精神的表现。

如鹿切慕溪水

  中国对日抗战期间,为了逃避敌人的轰炸,许多学校都被迫停课,那时我大约十一二岁。我的母亲不愿意我荒废学习的年月,就在家中当起我的老师来,她用圣经作课本,每天要我背诵诗篇一篇,背不成,別想吃饭。
  儿童在小时的背诵,常常能一生牢记,影响他以后的岁月。到今天,最使我印象深刻的是诗篇第四十二篇:

上帝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
我的心渴想上帝,就是永生上帝;
我几时得朝见上帝呢?

  这是一篇多么感人的图画,试想一头饥渴的小鹿,在一道溪水旁饱饮的情景,你就会想到这头小鹿就是你,你的心在切慕上帝。耶稣在地上的时候,祂一定见过鹿或羊群在溪河饮水的饥渴,祂把人切慕上帝的公义的迫切,列为第四种福气,祂说:“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
  义是正确,正气,正直,这些义的衡量,是以上帝的义为标准。渴慕上帝的义的人希望能活在这个完美的范畴內永不失腳。以色列的诗人回顾他追求这义有努力,在诗篇说:“我若不是喜爱你的律法,早就在苦难中灭绝了。”(119:92)好险啊!
  母亲移民美国后,喜欢看电视上那些西部牛仔片,每当两个人纠缠撕杀,她一定紧张地用她唯一能说的英语问小孙女:“好人?坏人?”她的意思是想说:“哪一个是好人,哪一个是坏人?”饱足上帝的公义的人,能辨別好人坏人,;爱慕忠良,远离恶行。要不然,早就在苦难中被灭绝了。
  饥喝慕义的人不但自己行正的道路,他也盼望世上公义得以彰显,我们永远住在一个是非不分的时代,富甲天下的所罗门王什么都不要,只要智慧,以便治理百姓。

一杯热茶

  1943年,香港被日军攻陷,大批难民逃入广东。我家也属內地难民,深知流离之苦。母亲每天烧了一桶又一桶的热茶,摆在渡船码头上,任由难民取饮,母亲认为这是她的一点爱国爱民的微小心意。
  其实母亲心中,还有一个迫切的祝福。当时我的外婆也住在香港,因为邮电中断,生死未明,母亲希望她的怜恤会得到冥冥中的报答。因为在天涯海角的一方,也有同样的善心人能照顾到在逃亡中的外婆,就是一杯热茶也好,最少能灌进一丝生机。母亲決心天天在难民群中施茶,直到外婆平安归来。
  “怜恤人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蒙怜恤。”这是耶稣在“八福”中所说的第五福。
  在一个丧礼里,我们为死者哭泣,心理学家说,我们也在为自己哭。这些眼淚,虽然悲伤,但是也有治疗的作用,使我们创伤的心灵得到安慰,激励。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这诚然是一种福气。因为怜恤人的,自己也同时获得良心上的安抚。不过世界上向来有小部分人,全无慈悲心肠,制造了很多不幸。
  在犹太人的纪录文学里,说到一位宗师叫约瑟.多拉士勒,他是一个很有怜恤心的人。有一次,两个妇人来求助,约瑟明知她们是假装的,但还是答应了她们的要求。在约瑟的想法里,两个妇人的装假是无知,那种无知不也值得同情吗?
  怜恤的人对求助一有怀疑,就会影响那怜恤的诚挚,将爱的行动打折扣。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生还的欧洲士兵,常常讚扬救世军在后方热情慰问他们,来者不拒,分文不收。这些士兵,后来在金钱上踊跃支持救世军,是不无原因的。至於我的母亲,她的善行获得天听。一个早晨,外婆终於在难民群中出现,为了庆祝她的归来,母亲的免费小茶攤,一直摆到逃难潮渐渐停止。
  世事难料,真不知道哪一天,我们也许要接受別人的怜恤!如果我们能给在寒风中颤抖的人一杯热茶,说不定那也是将来別人给我们的一碗救命汤。

清心人的启示

  在锡安堂参加的一次主日崇拜中,坐在我旁边的男子沒有带圣经。到读经文的时候,我把我的圣经递近他,要和他一同看。他谢了我,说:“我是看不见的,你读大声一点,让我听见。”
  这个信徒看不见,能听见,已夠他满足。因为他信;有些人是看而不见,听而不闻,因为他们不信。耶稣说:“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上帝。”这是他说的“八福”中的第六福。不信的人不应该取笑信的人,因为他们根本不具备信徒能看见的那种能力。
  清心是一个清洁无暇的灵,明亮,深入,敏锐,清心的人和另一个世界有经常的接触,那是普通人看不见的,除非他愿意看。
  眼睛看见的事物都是暂时的。灵性的世界,眼睛虽然看不见,但並不代表它们不存在。实际上,那世界才是不变的,最真实的,它们帮助人活得更有意义。在那里,青春常驻,心胸舒畅。
  平常人看见树在搖曳;清心人看见风在推动。
  平常人看见霓虹灯光色之美;清心人看见电力的威严。
  平常人看见生活的劳烦;清心人看见生命的目的。
  平常人为一个亲友的逝世而悲伤绝望;清心人卻看见灵魂的永恆。
  平常人看见大自然;清心人看见超自然。
  平常人对湖光山色发出讚美;清心人卻知道应该讚美谁。
  清心的乡妇俗子,对灵性世界的智慧,胜过博学之士。耶稣说:“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从灵生的,就是灵。”
  那么清心的反面就是污浊,这种人被自私自傲遮盖了视线。圣徒保罗说:“自从造天地以来,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
  在属灵的启示里,我所看见的一个新天地是十分活泼的。在那里,新人与天使共飞翔,上帝的荣光奇妙无比。

和平奖

  诺贝尔奖金奖励的项目,如物理学,化学,生理学,医学,文学,和平等,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和平奖。人类如果沒有和平,其他的项目也无福享受。
  耶稣所说“八福”的第七福,就是和平。祂说:“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上帝的儿子。”
  和平使者不偏不倚,有正义感,明白劝服的艺术,有智慧去分析两方面的困难,怎么样才可以打开死结,有时候是吃力不讨好。
  和平的反面是挑拨离间,搬弄是非,唯恐天下不乱。这种破坏的行为,渗透了家庭,社会,国家,国际。一言不合,就诉诸武力。我们如果找个机会到审判庭去观察,以至到联合国大会,或到国际法庭去做个旁听者,你就知道人类每一天,每一分钟,都在互相指责,敌视,攻击,残杀。尽管医学怎么样能带来健康,文学怎么能感动,化学怎么惊讶,生理怎么突破,沒有和平,我们迟早要被毀灭。
  人类为什么不和睦?还不是为了爭夺?亲人夫妻,有可能打得头破额裂,何況素来陌生的国际?
  还有一种不和睦,就是人和上帝闹翻了,心中不得平安,便不讲公义。人要为自己的罪受极刑,耶稣基督降世,是为拯救人类。圣经以弗所书说:“因祂使我们和睦,将两下合而为一,拆毀了中间隔断的牆…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借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上帝和好了。”
  使人和睦的人,必得称为上帝的儿女。在人和上帝的血统上,虽然是父子的关系,但是在神学上,只有具备上帝品格的人,才能称为上帝的儿女,否则他们就是魔鬼的儿女。
  耶稣教训我们向上帝请求:“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別人的债。”人与人的不睦,误会的地方就会增多,美国与中国的友谊,也因此常常误会。我们要增加交流,谅解,尊重,才能建立互信和共存。至於人与上帝的不和,似乎更加容易解決,因为上帝的宽容,赦免,爱心,比人伟大得多。

冤狱曙光

  中国发动文化大革命的时代,我在美国经常听见报导。两地相隔一个太平洋,但是使人仍感到惊心动魄。一场历史上的大浩劫,似乎只在隔壁。那时全国成了一个大冤狱。让我们虔诚地祝福,这种行为永远永远不要在这可爱的土地上再次发生。愿上帝光照我们,在地球上做个有爱心有自尊的人。
  我有一个朋友,半夜被红卫兵抓走,以后再沒有回来,他怎样下场,恐怕永远沒有人知道。耶稣“八福”中的最后一福,就是针对无数的冤狱枉死的人,祂说:“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按着天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最后的审判。恶者无法抵赖弥天大罪,殉道者的苦情早蒙天听,他们要与义人一同进入天堂,享受永恆的生命。
  1960年代,美国有五个牧师一同去非洲传道,被当地土人杀死,如果你是他们中的一个妻子,你要怎样处理这个无可补偿的损失?
  这五个牧师的妻子悲伤过后,仍旧沿着她们丈夫未走完的旅程,去那个国家,开始她们的传道生涯。他们替土人创造了文字,建立了礼拜堂,改正了他们吃人的风俗,然后回到美国。直到大约十年前,她们再重遊旧地,为庆祝该地第一批圣经印行举行献礼。
  如果这五个妻子在家里天天以淚洗面,或者对杀害她们丈夫的野蛮民族长久怀恨,历史该怎么样重写?
  也许有人对耶稣说的“八福”失望,因为沒有一样是属於物质的,但是物质的世界会过去,只有属灵的世界才能永存。物质虽然给我们暂时的舒适,但是会腐蚀我们的灵魂。有一天,有一剎那,我们会视一切地上的虛荣如粪土。你的心灵空虛又痛苦,因为你快要离世了,对着未知的,沒有把握的死后生命,你是何等的恐惧!
  耶稣的八福使我们看见一个更美的世界,帮助我们做一个新人,在地享真福,在天享永福。

虛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
溫柔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承受地土。
饥渴慕义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饱足。
怜恤人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蒙怜恤。
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神的儿子。
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圣经马太福音第五章3至10节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