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日光.飞瀑

音凝

 

  我在一个周末由浅草搭火车去日光,因为我一到日本就有人告诉我日光的风景不可不看。我本想乘坐日光的观光巴士,但车上的导遊是用日语,等於听而不闻,便決定自己去闯。我搭上了一辆往中禅寺的巴士,在车上遇见不少由外埠来旅行的中学生,在路上我设法用最简单的英语和汉字与他们交谈。当他们知道我要去的地方与他们相同,便约我参加他们的行列。日光的山势雄浑,公路呈“之”字形盘旋而上,到达中禅寺时还只是清晨九时,我们找到了男体山的登山口,路虽狭窄,並不险峻,山下有矿泉,充满了硫磺气息。有不少男女青年组成的登山队,都陆陆续续的上去,大家背着轻便的旅行袋,穿着登山装,我跟着他们的队伍前进,不时有人从山上下来,大家相遇时都很礼貌的打招呼,一齐开口说Konigiwa(日安),一路上Konigiwa的声音不绝於耳,在山巅山谷间此起彼落地应接着,将山水点缀成一片活泼的生机。他们年轻,愉快,美丽的笑容由一张脸转递到另一张,在无际的翠微碧落间,我们都融成了浑然的一片,语言的障碍,早在无形中消逝了。
  在山腰上有一个澄碧的小湖,有音乐盈盈入耳,我们循声走去,发现沙滩上有一队青年男女在婆娑起舞,我们由山坡上走下来时,他们列队欢迎,並邀我们共舞,录音机中播出音乐,我们大家一同手拉手围成一个大圆圈,踏着音乐的节拍边唱边舞,将我的记忆拉回到二十年前故乡海边的沙滩上,那一群手牵手一同跳圆舞的孩子们。大家舞倦了,便一同坐在沙滩上聊天拍照,大自然的美和热情的友谊弥补了语言所造成的缺憾。离去时,他们将沙滩上的每一片纸屑果皮都收拾起来带走,这种高度公德心的表现,实在值得我们借镜。


中禅寺湖

  我们在一家野店里进午餐,饭菜都极简单,但因爬山之后大家都吃得津津有味。饭后我们搭车去遊中禅寺湖,湖在巍峨的男体山下,湖面海拔一千二百七十一米,周围二十四公里,湖深一百二十七米,湖的调子像极了日月潭,我们买舟遊湖,在船上望去,一片翡翠色的碧波,山头绿树中映掩着红色的寺庙,湖中也有一个类似光华岛的小岛,汽艇由旁边掠过,划起一道白色的煙波,消逝在微惘的回忆里。日光的湖山之美,确实有教人着迷的地方。


秋之华瀑布

  离开中禅寺湖,我们便去看日光最主要的名胜秋之华瀑布。瀑布悬在山间,高约千尺,要买票乘电梯到山腳下的观瀑台才能看到,与尼亚加拉大瀑布的电梯颇为相似。登上观瀑台,一幅苍劲的着色山水便立刻映现眼前,一道飞瀑自无垠的疊翠间泻下来,主瀑的下端又有无数条小瀑布由石隙中流出,一层迷蒙的水气激荡在山谷中,景色如煙,不时有晶莹的水珠溅上来,飘落在脸上臂上,涼涼的绿意渗透了肌肤,使整个的人都浸润在一幅中国风格的山水画里。记得到加拿大去看尼亚加拉瀑布,当我一逼近的时候,便为它那千军万马的声势所吞,在那一大片飞瀑怒潮之下,只感到人的渺小与自然的伟大,它给人的感觉是浑然的,整块的,壮阔的。而日光的秋之华瀑布卻予人以秀丽的,潇洒的,空灵的感觉。这大概就是东方与西方的不同吧。
  我们沉醉在秋之华的神韻里,几乎不再意识到自己的存在。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