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人民声音是神的声音吗?

于中旻

 

希律恼怒推罗西顿的人。他们那一带地方,是从王的地土得粮,因此就托了王的內侍臣伯拉斯都的情,一心来求和。希律在所定的日子,穿上朝服,坐在位上,对他们讲论一番。百姓喊着说:“这是神的声音…”(使徒行传12:20-22)

  圣经记载这事件,说明在二千多年前,一些群众,为了讨罗马统治者的好,在他训话之后,一齐欢呼:“这是神的声音!”不错,罗马的政治传统,注重战场上的爭战,议场上的爭辩,政客们大多数受过专业演讲训练,希律的表现可能很好;但当时那些群众的声音,是肚子的声音:他们的“一心求和”,其实是一肚子求和。如果你以此为圣经的根据,证实所谓“人民的声音是神的声音”,我们实在无话可说,因为那只是寻字面,想证实心中已经有的,可能与中国“民以食为天”的看法差不多。不过,“天”在这里的意思,是天然,自然倾向,绝不是代表天理,更不能以为是敬拜的对象。
  上面所说的情況,是“人民的声音”既是“神的声音”,那么,“神的声音”印证了希律的声音是“神的声音”,那还会错吗?其实,确是错了,错得相当严重:希律王自鸣得意,神卻叫他鸣不得,希律被群虫所咬噬而崩逝。可惜,受供求律的支配,以后的年代以至今代,这种“民主”实例,不仅古已有之,而且今仍不衰。环顾所谓民主政府,在位的领袖,总不缺乏人民追捧,享受“万岁”的呼声。又有多少领袖是从财经专业爬上去的,就可见一般的趋势如何。所以银弹选举,比枪弹选举,不见得高明几许,所差的是可见的流血,与不可见的流血。不过,二者的结果,都沒有老百姓的好日子。
  无疑的,用武力解決问题,明显是愚昧和过时的方式。所以改以人民的肚子为爭取对象。“得思想最近的路,是经过胃。”这就是真实“心路历程”。用今天的竞选方略来说,是“财经挂帅”,原来他们的“神”是自己的肚腹(腓立比书3:19),他们以自己的羞辱为荣耀,专以地上的事为念,价值观念既然如此,民主前途可想而知。
  今天,有些受西方文化影响的人,常人云亦云,还常在说:“人民的声音是神的声音”,这当然不是句新创意的话。不过,我们可曾想过:以在中国来说,“民主”流行了约一百年,为什么先贤不早用这话支持民主的要求?理由可能比你想的简单:因为先前的人比较诚实,或他们书读得多些。我跟着会有进一步的解释。
  “人民的声音,是神的声音”(“Vox populi,vox Dei.”)这句流行多年的老话,被滥用,被误解,成为观念上的混淆。我们今天会知道这句话,是由於记载的有名解释。


亚勒文
  在第八世纪的时候,有位著名的学者亚勒文(Alcuin, c.732-804),他於798年,向当时的查理曼大帝(Charlemagne, c.742-814)建议说:“有些人一直说什么人民的声音,是神的声音,尽可不理他们。因暴乱的群众,常失去理性,近於疯狂。”
  这样,可见有人故意称“人民的声音,是神的声音”,如非无知的人云亦云,就是傑出的断章取义。当然,亚勒文绝不是逢迎独裁者,也不是抹煞民意;他是说,人民的声音,必须有理性,循规律的表达,才有听取並考量的价值。
  近年来,美国在国內实行的,在国外推广的“民主”,实在只是简单的,古老的“投票主义”,並沒什么可取处。可见的成果,是落后国家被迫接受那种惟以投票为民主的,常是祸乱相继。那也是以简单投票为民主由古传流。一个著名的例子,就是雅典人民,通过投票公決,判处苏格拉底死刑,成为哲学史上的悲剧。从希腊到罗马时代,所谓“民主”实在同投票主义很少差別;如果说还有值得推崇的,或许应该算是其“候选人”(candidate)的作法:寻求任公职的人,身穿白色长衣,坐在路边,向过往人民乞求惠赐一票;“candid”是白色的意思,表明清白,也成为这一名词的来源。想来这是今天的人应法古的。
  可是,如果真讨论“民主”,其定义是什么,可能得写一本书;但说来奇怪,世界上挂“民主”之名的国家,会有几十个之多,而各自取的意思和标准,也至少会有同样的数目。既不能抓字面的意思,至少基本上该分別古代的民主,或近代民主;也就是说,是古希腊的原始民主,或是英美式,或说圣经模式的民主。
  英国哲学家陆克(John Locke, 1632-1704)身历英国清教徒革命內战,主张容忍中和,因为他曾习医学,养成智慧仁慈,慎断坚持的性格;虽然由於身世和境遇,未能执政国家,但他的政治哲学,卻影响深远。陆克的立法,司法,行政互相制衡理论,成为所有民主国家思想建构的基础。

  罗马转以基督教为“国教”,我们可以指出其无数的缺失,但不能否认的,基督教的政治思考,成为文化的一部分。
  在此之前,国家是某个人或少数人拥有的财产。及至基督教时期,引入了一个全新的观念,是革命性的,民主观念。
  耶稣教导门徒新的民主观念:“外邦人有君王为主治理他们…你们里头为大的,倒要像年幼的;为首领的,倒要像服事人的…我在你们中间,如同服事人的。”(路加福音22:25-27)
  “服事”是新的民主观念。中国“君轻,民贵,社稷次之”,只是说说而已,很少人去认真那样想;如果真有人提倡,会被视为造反处置。但西方真以之形成制度。在美国,有不少政府机构,就称为“Service”,如:移民局,稅捐局,直译该作“服务处”。英国各部的大臣,和教牧一样,称为“Minister”;“mini”我们都知道是“小”的意思;虽然不能夠称为“小人”,但可译为“服务员”,那正是耶稣所教导的。不过,现在我们所了解的“服务员”,意义完全不同,真可说是有名无实。
  现代的美国,是以清教徒移民开始。有人称美国的独立革命,是“加尔文主义的革命”。说到这里,德国社会学家韦伯(MaxWeber, 1864-1920)的名著基督教抗罗宗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Die Protestantische Ethik und Geist des Kanpitalismus, 1920)出版近百年来,颇受讚扬;且不谈其不免过分延伸之处,但於加尔文主义的影响政治与文化建构,一般常未充分注意。
  加尔文是伟大的系统建立者,思想家。他在日內瓦的基督教政府,为后世许多人景慕效法,对於美国政治建构的影响,自然该是显然的。因为人性的败坏,人民对於什么“明君”独裁,或“贤臣”共治,只能看为理想,幻想;清谈消閒或可纷坠天花,起而实行难免災难苦果。因此,必须有健全的制衡,並有信仰和道德的根基。所有的问题,都是因为对这观念的缺乏或忽略。
  我们今天有达到真正的民主理想,绝不能以断章取义为捷径,必须认识自己的败坏,接受耶稣基督为救主,因信称义,生命更新,照真理行,有主的民主,才会“公义使邦国高举”(箴言14:34)。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