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悲欢交集的镂金岁月(十一)

典型在夙昔

─纪念任汝霖老牧师安息三週年

湮瀅

 

  任汝霖(Rev. Egron Rinell)老牧师是瑞典浸信会的宣教士,在我的故乡胶县工作。终其一生,多半都消磨在那里,直到1948年被迫离开胶县为止。他能说一口道地的胶州话,熟悉故乡的一切历史掌故,实际上他早已将自己看作胶州人,他是第二代在我的故乡传道。他的父亲任其斐(Rev. J. A. Rinell)老牧师歿於青岛,遗爱乡里,地方士绅曾为他立碑纪念。当时我还在念瑞华小学,曾恭逢其盛。石碑就矗立在故乡巍峨的大教堂前面。提起故乡的教堂,会引起我一连串美丽的回忆。教堂为全县最大的建筑,约可容纳约千人座位,每礼拜天上午钟楼里的钟声响彻全县的每一个角落。我在瑞华小学三年级直到瑞华中学时代,每主日一定去做礼拜,参加主日学,这座教堂和我有相当深厚的情感。所以当再有机会可以向故乡探询消息的时候,我第一要知道的是,那座大教堂是否仍在?但不幸的消息传来,昔日壮丽的大教堂,如今连“一块石头也不留在石头上”,甚至连故乡美丽的双城牆,以及我自己的故居,也都遭拆除了。


任大师娘在胶州家中

任大牧师胶县居处

  我认识任汝霖老牧师的时候,他正是四十多岁的壮年。他长得英姿挺拔,说话富幽默感。我们习惯称他为大牧师,称他的弟弟任为霖(Rev. Oscar Rinell)为二牧师,他们兄弟二人都克绍箕裘,接续父亲在我的故乡传道。任大牧师同时担任瑞华中学的董事长,兼英文教员,是我的英文启蒙老师。任大牧师早年受纯英式教育,英文流利,教学风趣,颇受学生爱戴。他极注重英文的书法,能写一手漂亮的英文楷书,每週在大礼堂黑板的最上端写下一句经文金句,作为学生临摹的范本。
  我由瑞华小学到中学,校方规定礼拜天要排队去做礼拜。我们最怕礼拜堂的韩牧师领礼拜,他的讲道冗长而枯燥,听了使人瞌睡。最欢迎任大牧师讲道,他领会时趣味橫生,並且常用实物证道。在讲到为主发光时,他将一支蜡烛点燃了放在玻璃器皿里,再将器皿盖起来,烛火因缺氧而熄灭,他便告诉会众,人发光需要主力量的供应。诸如此类的证道方式,当时令人颇感趣味盎然。
  我们中学校的操场紧挨着礼拜堂,当时校方规定学生一律要寄宿,每四人一间宿舍,晚上自习后要一同到大礼堂去跪下作晚祷。那时正处在日本沦陷区,物资缺乏,连煤油灯都沒有。晚祷时人人手拿一盏小菜油灯集合到大礼堂去祷告。祷告完毕后,大家一同唱:“谦卑在耶稣腳前”,然后各人回到宿舍就寝。直到现在,每逢回忆起来,那仍然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任大牧师与王校长治校如治家,我们好像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若干年后与许多同学再提起那段生活,都认为是生平最宝贵的时刻。


胶县民宅


胶县庙宇


胶县城隍庙

  任大牧师的住宅就在教堂旁边,隔一条窄巷,他的家被称为任家花园。庭园佔地极广,除住宅外还有瑞典学校在內,並有假山,亭榭,与各种花木。暑假常常在他家中举行聚会,除领略他庭园的美景外,还可享受大师娘的瑞式茶点,也是儿时的一种乐事。1949年逃离故乡以后,再沒有机会与任大牧师通音讯,后来听说他被迫离开故乡胶县后,东渡日本去传道,但始终沒有机会联络。隔了三十年之后才由一位资深的校友,台大教授杨懋春博士处探知任大牧师在瑞典的地址。任大牧师由日本宣道退休后,返回瑞典住在乌普萨拉(Uppsala)。我在他回归天家前,两次去拜访他,畅谈故乡的种种,那时他已近九秩高龄,身体仍然健朗,住在俄市的一所小公寓里。昔日美丽高窕擅唱女高音的大师娘,已经老态龙钟,並且患了柏金逊病。
  任大牧师胶县居处大牧师则健谈如昔,他向我讲了许多故乡的掌故,都是我未曾听闻的,也讲述了许多早年传道的艰辛。原来当时的瑞华浸信会不仅在故乡胶县传道,也在胶东三县─胶县,诸城与高密传道,並且广设学校,医疗所与圣经学院。我幼时念的瑞华小学与中学,在故乡都是享有盛名的。瑞华中学的师资多半是齐鲁大学的高材生,是一群牺牲奉献的教育家。使我们终生受益无穷。大牧师家里收藏的中国古董並不多,但卻珍藏了许多图片画冊,我花了许多时间翻阅这些资料,使我在许多年后能重溫故乡的风物。大牧师谢世后,我向他的长女拉力女士借了他的相簿回来,重新翻照加洗,使我如今还可以留下故乡的一些记忆。因为这些美丽古老的建筑,城堡,寺庙,教堂,在1949年之后,都被当作封建的象征而拆除毀灭了。我第二次造访任大牧师是1983年五月,次年我又去欧洲会议,本想再去看他老人家,但因要赶另一个会议而错过。原来1984年五月十五日是他老人家的九十大寿。教会为他举行了茶会庆祝,他在聚会中自己用中文写出了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及约翰一书一章七节,並且用国语讲道,由他的长女拉力译为瑞语。九十大寿过后,他於五月十八日赴医院探视大师娘,在医院中心脏病突发,延至五月廿八日安息主怀。我失去了最后与他话別的机会,至今感到遗憾。


昔日城隍庙现已成为博物馆(前立者为作者叔父)

  在他安息了三週年之际,想到这位热爱中国的老牧师,将大半生完全献给中国,在我的故乡拯救了无数的灵魂,也作育了许多英才,不由得从心底昇起了无尽的感激与怀念。

本文选自作者自传悲欢交集的镂金岁月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04D/bookfiles-04D011.htm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