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09-07-01


不強不知为知

余卓雄

 

  某年十月,在我们教会举行主日崇拜的时候,有一只金丝雀飞进我们的圣殿,当时会众起了一点骚动。大约牠是从邻近人家脫逃出来的,因为牠的腳上,还系有铜牌子。
  由於归还无处,这只金丝雀就这样在我们家里住下来。为了养活牠,买了一些书籍来看。人鸟之间,栽培出感情。女儿嘉灵弹琴的时候,牠也唱歌。书本说金丝雀快乐激动时,心跳每分钟一千次。如以人的心跳每分钟有一百次相比,不免有点不可思议。
  从轮回学观看,鸟真的有思想吗?动物有灵魂吗?人的兽性和动物的人性,到何处为止?还是各从其类,以人为万物之灵?美国科学家年会宣称,二十五年后可以制造生命。如果把一个狗肺狼心放在胶制的身体或血管,这“人”的道德良知观点又若何?还是仅属一个行屍走肉?
  在我每天接触的人群中,对其本人身世心事,有很多问题急欲解答。“如果上帝存在,为什么…?”
  小孩子总是喜欢穷追道理,非得到立刻的解说不可。当我们渐渐长大,才知道有很多事物,根本(至少现在)不能答覆。反对有神者说:“在此境地,信徒往往把一切推给上帝,更算交代清楚。”
  文明常使我们自大,其实人的知识只是无数的小块堆积而成。许多还未找着的零碎,仍在我们不断的摸索之中。只有最愚蠢的人才说:“我什么都知道了。”因为不论我们所知的如何广博,宇宙的神秘仍然存在,上帝的伟大就在此处。
  我宁可勇敢地承认“不知”,套句老话,“只有上帝知道”,但也不会盲从附会。我愿意把世上某种“神秘”的荣耀归给一位主宰,但決不会说地球或人是偶然而成。最可歌颂的是,人的智慧,就在这种谦卑的情況之下,发出奇異的火花,使生命更新,历史前进。因为昨日的聪明,今天看来,还真是滑稽不过。
  明乎此,我们便不会不停地问“为什么”了。因为对上帝的信念增強,对困难挑战的勇气也随着坚定不移。

  有一次,耶稣对几万人讲道,祂说:

“不要为生命忧虑,吃什么,喝什么;为身体忧虑穿什么。生命不胜於饮食吗?身体不胜於衣裳吗?你们看那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积蓄在仓里,你们的天父尚且养活牠。你们不比飞鸟贵重得多吗?”(马太福音6:25-26)

  以后我常把金丝雀放出来,任牠在屋里自由飞行。直到牠疲倦的时候,自动地回到笼里去,不再把我的保护看为侵略。我想人如果明白上帝的法律原是宠爱,他內心的宁靜与安稳,当可获致,不会流荡无主。
  可怜的是世人強不知为知,放棄了学习,还说是与自我尊严有关。一旦自傲讥评真理,这人就在糊里糊涂中浪费一生。赫鲁晓夫在联合国脫鞋击桌,希特拉在三军之前挥臂狂舞,可见一斑。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苏俄一文一武援华 ✍于中旻

点点心灵

乡居琐忆 ✍余仙

艺文走廊

施洗约翰的独白 ✍凌风

谈天说地

起初神创造 ✍亚谷

谈天说地

谁是中心 ✍于中旻

谈天说地

从美国撤军阿富汗谈起 ✍林向阳

艺文走廊

谈散文写作(三) ✍殷颖

点点心灵

海韻 ✍音凝

点点心灵

起死回生 ✍区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