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大自然的芳香

湮瀅

 

花香

  香味主要靠嗅觉来辨识与欣赏,但有时也会扩及视觉及味觉,甚至可以衍伸到触觉。
  人类的嗅觉非常迟钝,能辨別出来的气味最多数十种,但狗的嗅觉卻能多至一两千种,花的香味仔细品味起来,每一种花都不相同,随其造型与颜色而各異;有的浓郁;有的清挹;有的似有若无,淡而永;有的忽然涌现,遽而消失;有些会触动你的神经而使食指大动,由嗅觉转至味觉,有些仅止於视觉,有色而无嗅,在众香国中,独佔一段空白,成为独立特行的異类。
  在所有的花卉中,牡丹称为国色天香,非常有道理,因为它的香味,馥郁而淡远。犹忆故居中庭的花池中,有一丛牡丹,春日盛开时,香满庭园,使其余的花朵都失尽了颜色。丁香是鐫刻在我记忆深处的另一种花香,它的花呈十字状,细碎而密集,开成穗形。由於丁香是乔木,在树头蔚成一片香云,遮了半个庭院,无风也能香飘数里。荷花由於生在池塘中,所以它的香波飘逸,随蛙声与蝉鸣而远播。最能触动味蕾的花香,应该是桂花了。它可以制成许多种甜食。有些花的香过於浓艳,甚至使人不易消受,如玉兰花与梔子花都会侵袭人的鼻管。至於王者之香的兰花,它的清芬若有若无,幽邃高邈,不沉潛下心境,不容易品赏。


荷花由於生在池塘中,所以它的香波飘逸,随蛙声与蝉鸣而远播

  有不少的花有色而无嗅,或只有一丝淡到欲无的微香,这类的植物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多半长得泼辣而持久,颜色历时不衰。如郁金香,向日葵,蒲公英等,一大片一大片的繁殖,坚持以一种固执的单色,写在大地的素纸上,虽经风雨摧折蹂躏,也无法改变它的初衷。不像娇柔的玫瑰,几番风雨,便瓣萼飘零,香消玉殒了。

树香

  无论用嗅觉,味觉,视觉,甚至触觉去欣赏花香,都比较容易,但树香的品味,並不能完全靠感官,你必须要用你的思维去体尝它,才能吸收它的香味。
  每天早晨当我走上海边的那片松崖,一片松香便随着轻雾扑来,我不免深深地吸一口气。当我由林下漫步穿过,老松探下它的长臂,以细致的松针的指尖,将一滴滴冰涼的露水注入我的发际与颊上,使我闻到一丝微微的树的体香。我伸手轻抚它多皱纹的肌肤,以指尖去接触它锐利的针叶,那种感觉真好,心中感到笃实,沉稳,而手上沾的松香会历久不去。花的香味只能满足你的感官,使你怡情悅目,但树香卻能使你深思,将你带进一片內省的世界。

草香

  草是大地的衣裳,花只不过是它的装饰,一块土地上看不到花,並不觉得遗憾,但如果看不到青草,便显得荒碛贫瘠,生机全无了。草不但给大地披上翠裳,而且给土地带来鲜活的生命。当你赤足从草地上走过,你能直接感觉到大地的悸动,你甚至担心会踩到它的痛处或痒处,而一种淡淡的大地的体香,便会融入你的呼吸。草的香味很可人,特別是早春由地上冒出来的嫩草,像初生婴儿的柔嫩皮肤所透出来的奶香。是草与泥土凝合起来的香味。草的气味有时也会浓烈地逼向你,那是当割草机在地上剎过后,由草的躯体中流出淋漓的绿色血液,透出強烈的气味,甚至使你窒息。我每每感到一种斫伤与遗憾。我也非常喜爱干草的香味,嗅起来有一种溫馨甘醇的感觉。许多花卉在枯萎之后,不但芳香尽失,而且会发出霉味。但草不但干后会另发出一种香味,即使在燃烧时,也会留下一股荩香。

泥土香

  大地是一切生物的母亲,它直接间接孕育了各种生物。所有的植物都在泥土中胚胎发芽,汲取了吸收了泥土中的营养,才能开出美的花朵,吐出各种芳香。所以一切植物的芬芳都蘊藏在泥土中。而泥土本身就有它特殊的芳香,当早春的大地解了冻,泥土开始松软的时候,你用锄头将一块泥土翻过来,会立刻接触到一股透鼻的土香。春耕的时候,你在犁耙后面,看犁铲翻过来的一块块的黃土,随着松动的泥土,溢出了贮存了一季的生命的芳香。那种兴奋和喜悅的感觉,真是难以形容。
  我亲炙了所有的大地,仍觉得故乡的泥土最为芳香。

本文选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声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号,电话:(02)23938583)
(书介及出版社资讯: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阳区西垻河南里17号楼,电话:(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