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彩虹簷下(二)

拉斯维加斯.孟湘

冬篱

 

  孟湘把自己推离书桌,兴奋地从椅子跳了起来,握着双拳像拳赛得胜者般将手举起,大声嚷:
  “宾果!”
  取出放在笔记簿电脑旁的手提电话,按出号码,说:
  “喂,沛元,晚安!沒吵醒你吧,这是Fanny。”
  “二小姐,沒关系,有什么吩咐?”
  “沛元,你帮我定今天美国Las Vegas的Venetian酒店房间,顶楼套房,可以吗?”
  “小姐,应该沒问题的,Venetian跟我们酒店集团有联系的。”
  “那是最好了,今天一定要有房间啦!若有问题打我手提无线电话告诉我,或是e-mail给我。”孟湘答道。
  沛元:“二小姐,妳放心,一定可以的。”
  “谢谢你了,Bye。”孟湘将线掛断了。再拨新的号码。

  “嗨,小华,我是湘翎。”
  “Fanny,早晨。”
  “妳将我这星期的appointment全部取消了,再约两星期后。”
  小华:“收到,波士。”
  孟湘:“有事妳可以打我的手提电话联络。”
  小华:“Ok。”
  “Thanks, Bye。”

  孟湘与小华名义上是僱主跟员工的关系:小华是湘翎的秘书,事实上她们自小一起长大,小华比湘翎大两岁,中学也是同学;湘翎当小华是姊姊,小华对湘翎也如妹妹的看顾。湘翎在中学最后两年,到美国继续升学;而小华在香港中学毕业后,留在中文大学攻读,毕业后就在湘翎家族的宏达集团里做事。湘翎美国毕业后回港,在宏达集团的酒店部当了经理;公司也就派了小华做秘书。小华在商界的实际经验比较多,对集团的操纵也熟识,协助湘翎处理业务。
  南加州凌晨风景线,铁青的天色衬托闪亮的灯火,像是洒在深蓝天鹅绒上颗颗钻石。远处西边天底,渐渐露出一丝曙光,夺去颗颗的闪亮,腳底窗外的公路上,挤着长长的火龙。醒了,梦里的都市。
  孟湘订了当天从洛杉矶飞往拉斯维加斯的最近班机,梳洗收拾行李,退了旅店套房,匆匆地赶到机场去。
  拉斯维加斯- 沙漠里的幻觉城市。酷热的中午,拉斯维加斯大道两旁,排列了十来二十个占地五十至八十亩的赌场旅店,每幢旅店有上千的房间。移植到这里的棕榈树,在沙漠风中摆动。到处的喷泉,在华氐一百度的阳光下驱热。贪婪的旅客,在这无金的土地上挖金。这里见不到海市蜃楼,卻引起不少人的幻觉,虛拟。玻璃纤维制成的意大利云石柱,支撐着绘画天空云彩;煤气管冒出的火山火焰,二千瓦扬声器传来地震声响,塑胶的奇花異草,抽水机涌出的瀑布,藏在树林里的电子晶片,发出鸟语蝉鸣,这乱真的景象,虛虛实实混淆不清。比足球场还大的空调赌场,在煙雾酒味中,角子机轮轴不断地转动,被催眠的眼睛盯着,叮叮当当,灯号不停地在闪耀,寻梦的人在睡梦里。沙漠中的都会!
  黑色的轿车,穿梭般将孟湘从机场送到威尼斯酒店的大堂。酒店的接待员带着笑容道:
  “欢迎蒞临本酒店,何小姐,我们很荣幸能接待妳!”
  孟湘註了冊,转身对接待员说:
  “麻烦你给我查一查,是不是有位名叫John的亚裔人,今早从三藩市到这酒店。如果有的话,就给我送香槟跟一篮水果到他房间去。”
  “可以,可以。”
  “也麻烦你把一张卡片送到我房里,我再写几个字,跟香槟一併送到John的房间去。”
  “是,小姐。”
  侍应生取了钥匙,倒履把她带进电梯,直到三十五楼的套房。
  偌大的一间二千多三千呎的套房,可真奢华!侍应生将套房的灯全亮了,按了电钮把一道紫红色金花的窗帘打开,一幅二十多呎宽十来呎高的落地窗,将拉斯维加斯的景色现在眼前。
  孟湘走到窗前,腳下的建筑物就像儿童在遊乐场的沙盘上摆设的模型屋,她正在左右探望时,另一名侍应生进入大厅,道:
  “何小姐,John先生是下榻在本酒店,这是妳要的卡片。”
  她从侍应生接了卡片,在上面用中文写着:
  “若望:
  你无须惊讶,这更不是幻影,明天七点半在圣马可广场的Canaletto餐厅见面囉。
  孟湘。”(待续)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