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生物知趣

奇妙的唾液

苏美灵

 

  人体身上佈满大大小小的“微孔”,可以排出不同功用的分泌物,使身体各项活动和新陈代谢得以正常。眼睛分泌淚水,耳朵有耳油,鼻孔有鼻涕,口腔有唾液,皮肤上的毛发有油腺和无数的汗腺,所以人的身体健康是否有毛病,也可以从他的各项分泌物看出来。“唾液”是身体上的一种分泌物,在这许多种的分泌中,唾液可算是分泌最多的。可惜在人类历史上,唾液卻被人丑化了,向人吐唾沫是极其侮辱人的一种表现,也有所谓“万人唾骂”和“被人唾棄”,“唾面自干”,意即对人边骂边吐唾液。
  圣经中也有许多例子证明在希伯来的文化中对人吐唾沫(俗称口水)也是极大的侮辱,连主耶稣在被解去受彼拉多的审判之前,也遭受兵丁蒙着祂的眼睛向祂吐唾沫,辱骂祂,叫祂猜猜打祂的是谁。无论在中西文化里,向人吐唾沫表示极不尊重他人,是蔑视他人的普遍方法。在摩西律法中也曾题及有关吐唾沫的事:若有人不按律法娶那死人的妻子为哥哥留名,就要当着长老到那人跟前,脫了那人的鞋,吐唾沫在他脸上。(申命记25:9),表示是一项惩罚。约伯在痛苦中曾说:“他们厌恶我…不住的吐唾沫在我脸上”。

  可是在耶稣所行的许多神蹟中,卻至少有两次记载祂如何用唾沫治病,在路加福音十六章也曾题到一个财主和拉撒路的比喻说,那财主如何天天奢华宴乐,身穿紫袍和细麻衣,对於那浑身生疮,饱受飢寒痛苦的乞丐拉撒路,则毫无怜悯。他被人抬来放在财主门前,只可以吃从他桌子上掉下来的零碎。但有一只狗来餂他身上的疮,稍微给那孤零无依的拉撒路有一点安慰。在这事上,有趣的问题是为什么耶稣会题到狗来餂他的疮呢?到底那狗的唾液对拉撒路的疮有什么帮助呢?现今疯狗症时有所闻,岂不是拉撒路会染上致命的绝症吗?
  狗在圣经中是被视为不洁的动物,按照摩西律法指示,狗是不能当作食物的,狗对人也不及其他家畜有用,例如牛羊等对人有很大的贡献,至於狗,充其量只可以替人看门或辅助牧羊人看守羊群。可是拉撒路的狗卻是他唯一肯陪伴他,可怜他,用行动去安抚他的动物,相信拉撒路会对牠感激不尽。正如现今很多人养狗为宠物,可以聊解寂寞,和防止盜贼的侵袭。到底狗的唾液(以及人的唾液)有什么用处呢?狗餂拉撒路的疮是否真有医疗作用呢?

一.唾液的特征

  哺乳动物的消化系统有很多的分泌腺可以在消化过程中帮助消化,否则食物不能下咽,食物便原封不动的被排泄出来。口腔虽然並非一个主要的消化器官,但它是食物必经之道,口腔內的各种构造是消化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环。在口腔內有三对唾液腺,各有两种不同的细胞,有黏液细胞和浆液细胞。前者分泌一种厚而黏性強的分泌物,后者分泌较稀和多水的分泌物和一种称为“淀粉酵素”(Amylase)的酵素。三对唾液腺其中最大的一对称为“腮腺”,是分泌多水的唾液,使口腔不致於干涸。每人每分钟分泌大概0.2毫升的唾液,若整天不开口,则分泌360毫升,亦即一杯水的容量。但通常我们每日会分泌大概1至1.5公升的唾液,即是一公升可乐的瓶半。

  唾液的成分和我们身体內的血清相似,它的pH(酸硷)值是6.5,它含有各种有机物体,例如:蛋白质,酵素,氨基酸,尿素,黏液,抗体和抗原。此外又有无机物体,包括C1-,Na+,K+,HCO3-,PO4,柠檬酸等等,而最重要的是它有大量的“溶菌酵”(Lysozyme),这是最佳的自然杀菌剂。此外,还有淀粉酵素,帮助消化,又有从口腔上皮不断脫下的死细胞,被吞下食道后再分解。唾液比血液的渗透性更低。故此唾液其实是人体分泌的一些精华,內里物质並非只是一些毫无价值的水分,而它的分泌是由交感神经和副交感神经控制着;副交感神经指示分泌大量的水分,而交感神经卻控制分泌其中的黏液。同时肾上腺也在控制分泌上有分,使口腔整天都保持湿润。但人的情绪也会干扰它的分泌,例如当人精神紧张,心中惧怕,预备考试,演讲,或会见異性朋友之时,会发觉口內十分干渴,但身体各部连手心卻不停出汗,唯独口內干得要命,令人结巴巴的不会说话。有些人患上“缺唾液症”(Xerostomia),使人痛苦非常,因为他们要日夜不停喝水。中医称这种情形为“消渴”(糖尿病的旧称),其实是肾藏有问题。

二. 唾液的作用

  唾液虽然是人身体中众多分泌物之一,它卻是十分重要的,它不单在消化食物中担当重要的角色,而且,在人类的社交行为中,是不可缺少的功臣。

  1. 协助消化

  在我们未吃东西之前,食物的色,香,味已经向大脑提供足夠的刺激,使我垂涎三尺,同时口腔內的腺体也准备就绪,要分泌大量唾液以供使用。因此当食物进入口腔之时,立刻涌出大量的唾液。但食物的形状是可以影响分泌的多寡,食物若是湿润圆形而光滑的,会刺激更多唾液的分泌;若是干硬且三尖八角的,唾液的分泌量卻会減少,以确保吃下的东西並非有毒的異物或不适宜入口(故此当你吃煎炸蟹钳或芋角之类的东西,首先要使口內有足夠的唾液,不然会难以下嚥)。此外,当食物在口內咀嚼之时,唾液会帮助你将食物搓成圆形丸状(Bolus),使食道易於将食物推下胃內。

  2. 帮助嚐味

  在舌头上佈满无数的“味蕾”,在舌尖是嚐甜味的,在舌后部是嚐苦味的。舌的两旁则嚐酸味。但这些味蕾需要唾液去帮助它们发挥功能,才可以嚐到各种味道,否则我们会食而不知其味,舌下了有毒的或苦的东西也不知道。

  3. 帮助发声

  所有高等动物都会发声,只有人类才能利用舌头,牙齿,口腔和声带等去发出有八声的韻律,更可以随意控制声音的质和量,这一切都有赖於口腔內的唾液,不然我们不单会声音沙哑,更加会弄伤声带。故此在说话之时,唾液是不可少的。

  4. 清除食物渣滓

  口腔的构造十分奇妙,人的牙齿若保养得好,应该可以终生不必脫牙,补牙或镶牙,可惜人们不断糟蹋自己的身体,吃下加工的甜品,和各种极酸的汽水饮品,结果牙齿受到不必要的蚕食,引致百病丛生,受害者始终是自己,更要在牙医手里忍受钻牙的痛苦和震盪。因为当我们吃完东西之后,唾液仍会不断的分泌出来,乃是因为食物渣滓若留在牙齿之间的夹缝內,都会刺激唾腺增加分泌唾液,以帮助清除所有異物,将这些剩余物质冲洗出来吞下食道,以保持牙齿之间的清洁,不致引起各类牙週病。此外,吃完饭后再吃一个水果,例如苹果或甘蔗,或硬的果子,是最佳的自然刷牙方法,因为在咀嚼之时,苹果或甘蔗的纤维可以在牙齿旁边不断的上下移动,是最佳的牙刷,比牙签或牙线更有效。

  5. 清除口腔內的死细胞

  口腔週围是有一种称为“上皮细胞”保护着,功用如同身体外面的皮肤,因为食物和內皮的不断磨擦,不少细胞因而会脫落在口腔內,假若这些死细胞未能适当的被清除,会产生毒素。所以,我们不断吞下唾液,可以经常将死细胞吞下食道,在胃部消化后才排出体外。此外,更可以阻止细菌在这些死细胞上滋生,因为死细胞是培养细菌最好的培养基,继而引起口腔內的各种病症,例如溃疡等。

  6. 消化淀粉质

  虽然食物停留在口腔內的时间並非很长,但仔细的咀嚼卻是保持消化系统正常的唯一良策。据估计当你每吃一口饭的时候,应该最少咀嚼三十下或更多的次数,才吞下去。如你吃老椰子肉或花生之类的硬物可能要咀嚼六十下或更多的次数,即使是稀饭或煮得熟透的东西也要细嚼慢嚥,因为唾液內含有宝贵的酵素(淀粉酵素),是可以将食物內的淀粉质变成麦芽糖(Maltose和Maltotriose),是淀粉质消化过程中的第一步骤,而口腔內的淀粉酵素已经可以将所吃下去的淀粉质消化了50%,留下另一半等待食物到达了小肠再继续完成整个过程。我们可以尝试单单吃下白饭(含有大量的淀粉质),在口腔內咀嚼成为糊状,会感觉到有些甜味,这就是淀粉在口內已被消化了。可惜现代人吃的时候总是狼吞虎嚥,三扒两拨便将食物送下食道,不但吃不到食物的真正味道,更是虐待自己的胃,因为胃要加倍工作而引致胃病。此外,那可贵的淀粉酵素则无用武之地,白白被分泌出来又再吞下胃內。

  7. 排出毒素

  若有人吃下对身体有毒的东西,尤其是含有重金属,例如:铅,镉或水银,这些毒素在身体血液循环,但也会在唾液中发现,这么一来,吐出唾液或者可以減低体內中毒的可能性。不过过滤性病毒体也可以经过唾液由一只动物传播出去,以致患有疯狗症的动物可以由唾液传播他人,因而产生疫症。近来杀人无数的爱滋病毒也可以由唾液传染。若有人患上慢性肾炎,他的唾液会含有超过正常的尿酸,故此唾液是否正常,可以显示人的身体是否健康。按中医书所说,唾液的異常表示肝胆出了问题,唾液会是酸的,若唾液是苦的,表示胆发炎,所以“口苦则胆热”。

  8. 调节体內的水分

  唾液分泌的多少和体內的水分有极大的关系,因为如果人因劳动或运动出汗过多,或饮水不夠,唾液的分泌会大大減少,以致引起口干舌燥,刺激大脑产生口渴的感觉。饮水之后可以使体內水分正常和止渴。故此唾液可以提醒我们什么时候应该喝水了,不然会引起脫水过多致死。

  9. 杀灭细菌

  因为唾液內含有一种称为“溶菌酵”的酵素,是用来对付致病的细菌的,病菌一旦进入口腔,它们立即被困在唾液內被溶菌酵分解以免使人生病。这是一种直接抵抗病菌的方法。另一种间接方法在上面已题过,是唾液不断分泌出来,将停留在口內和牙齿间的渣滓冲洗,以防止食物作为细菌的培养基,所以口內有这两种抗菌的方法双管齐下进行,使人不致生病。

  根据中国的本草纲目所载,唾液主治疮肿,疥癣和(疮疖的一种),是消肿解毒的自然良药。虽然在明朝的医学沒有现代的发达,但他们已知道唾液可以医治这些无名肿毒。

  10. 结论

  根据现代科学的分析,唾液含有多种宝贵物质,是血中的精华,除了主要使口腔內健康正常之外,还有其药用价值。最奇妙的是在圣经路加福音十六章的财主和拉撒路比喻中,虽然沒有人肯去可怜那无依无靠的拉撒路,卻有那不知名的狗,天天陪伴他,用舌头去餂他身上的疮。当然这只狗不知道此举可以減轻拉撒路身上的痛楚,和消除疮上的肿並分解疮上的毒素,至少可以使他的疮不致恶化,溃烂或更趋严重。在人看来,让狗的唾液去餂疮是污秽不过的了,但这举动卻能減轻拉撒路的痛苦。分析起来,唾液的pH6.5是可以中和疮內细菌所发出来的酸性物质,而唾液內各种蛋白质,酵素,无机物质可以在疮上盖上一层天然最佳的蛋白质保护膜(正如现代女性喜欢在美容院中在护肤时,面上盖上的蛋白质面膜一般),防止其他细菌侵入,以免引起併发症。最主要的是唾液內的“溶菌酵”,直接与细菌作战,将疮上产生毒素的细菌杀灭,以达成痊愈的果效(不过圣经並未记载拉撒路是否痊愈后才被天使带到亚伯拉罕的怀中)。耶稣曾两次用唾液治病。不过按照我们目前对唾液的认识,唾液不可能对瞎子的眼和哑巴的舌有任何医疗效用,很可能耶稣为了要加強他们的信心,便在他们发病的器官上涂上唾液,甚至地上的泥,这种唾液和泥的合成品结果卻使那生来瞎眼的人得以看见,很明显是一项神蹟。

选自作者著:圣经与生物学,第三集。基督教天人社出版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