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图画活了

陵兮

 


蒙那丽莎 Mona Lisa, 1503-06

  最近到巴黎的罗浮宮去了一趟,艺术品太多了,令我目不暇给。最吸引我的是那幅达文西的傑作“蒙那丽莎”的真品,看来看去就是比任何照片或电影的拍摄都好;因为面对这幅画,我一百八十度的不停调整位置来欣赏这幅名画,奇怪得很,我无论站在哪儿,那“蒙那丽莎”的眼睛老是盯着我,又不停对我笑。我真感叹这文艺复兴时代的大师达文西之傑作是多么伟大,更叹息许多人对那达文西密码追捧着迷而忽略了达文西和他对艺术的贡献。

  达文西的“最后的晚餐”那幅壁画是举世闻名的,也有许多不同的仿版在坊间流行;它描绘耶稣和十二个门徒最后一次的晚餐:在此惜別之时,耶稣语重深长地嘱咐,但似乎祂的学生们並不能体会祂的心意;这幅“最后的晚餐”仅成了一个“圣景”,或是一件“历史的陈跡”。


最后的晚餐 Last Supper, 1495-97

   在美国康州的一个小镇上,有小撮的人想把这幅“最后的晚餐”变活,将那图画背后的故事重现在二十一世纪的人群面前。这音乐剧的故事,是由画家达文西开始:他觉得江郎才尽,而画工既繁多又无奈,正欲放棄,谁知此时天使向他显现云:“达文西,达文西,你才刚开始呀!…”达文西就祷告,思想,揣摩,然后尝试去构图…每一个门徒的出现都把他们的个性,心态,抱负表现无遗,加上那一群跟随主耶稣传道的妇女,其中当然包括抹大拉的马利亚了。这音乐剧的角色多,剧情热闹;这七十多页的爵士音乐剧乐谱,是由专业名家在纽约作曲,在伦敦出版。

   我们的导演专程由罗得岛赶来替我们排编,並预演,音乐指挥由纽约来训练这几十人。道具全由演耶稣的马可亲自制造,他真的是一个木匠。我们由下大雪的十二月,预备到翌年的三月,然后就在圣週前演出。这连续三天数场的演出,使演员,诗班,导演,指挥加上观众,都热淚满眶;因为当我们将台词和歌词背熟满台表演之时,也是我们每一个人面对耶稣抚心反省我们的信心之时。上帝的灵借着这个爵士音乐剧,把我们相信主,事奉主的心都挑旺了。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