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集邮忆旧

曲拯民

 

  近年来凡搜集邮票的人可向各地的邮票行去选买。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在中国未听说有什么专卖旧邮票的店舖;可能天津,上海等埠例外,因为那边有不少犹太商人。在今日看来,从事古物,包括新旧邮票这行业的人,犹太裔佔绝大多数。
  我对集邮感兴趣始自六七岁,读小学二三年级,听到一位老师说过西方人有集邮的爱好,於充实地理和历史知识有益,因此有了印象。那个时代,孩子们沒有玩具,趣味和消閒法要自己去寻找,春天放风箏,养蚕,到山边去摘苦菜,荠菜,萱花,苜蓿,全是野生,菜场买不到。初夏到深秋,可做的就更多了,摘洋槐花(Locust)加面粉蒸食,到山上捉蝈蝈,林木间捉蝉,海边拾蛤蚌和海螺,入海游泳,到多石山地和野坟里去捉蟋蟀,随同学到港口去钓鱼。冬天,试玩乐器,踢毽子,打陀螺,拉风葫芦…加上集邮。
  集邮的爱好一度使我着了迷。见了做国际贸易的先辈,和在西商行做事的亲友,就托他们将海外来的邮票剪下留给我,但有一部分是交換而来。一时喜爱之甚,时常夜梦得到许多邮票。先母认为我是玩物丧志。多次告诫:书不好好读,整理邮票耽误时间,着了迷,总会有一天把我所有的邮票本给烧掉。
  初中时代,戶外活动多,兴趣他移,不再积极的集邮,总约二千多枚,已经心满意足。1950年代我在东非洲一度旧趣重萌,以非洲各国有限,得来容易;因可购买,因此並不感到珍惜。
  永远不会忘记:一些清末民初的邮票,是我集邮初期的“资本”,取自我二叔父原工作的房间,他是我家以工艺品花边和山东茧绸出口事业的开创人。幼年,故居分两个四合院:旧院是褐色花岗石造,新院是石灰石造,院中各有水果树,中间有门相通。旧院有几个房间做为整理货物和打包用,西廂三间是我叔父的臥房和书房,在他逝世前,商业上的旧文件都存在那里。叔父患肺痨及伤寒併发症不治逝世后,房间沿用旧法燃点天然硫磺薰过消毒。但由於可供使用的房间夠多,西廂房多年锁起来不用,许多旧文件,保留了多年,有幸的是邮票和信封全部完整。我开了锁,找到了我认为的大宝库:有美国的花边和绸布客戶,在德国统治时代的青岛,日本统治下的旅大,俄国革命前的海参崴等埠商业上或私人函件,其中不少清朝旧件。可惜的是至终每种祇留下一枚,多余的全部做了交換。
  本文祇谈那段时间,中国发行和在中国国土上使用的邮票。

一.煙台

  我虽爱集邮,但对它不加研习,手边从无参考书,祇是盲目地搜集。记得:上海有“书信馆”,它在中华邮政开创以前出过邮票。那是租界里洋商所设,有便於他们与国外的通讯。光绪二十二年丙申,即1896年,中国始设邮政局,並发行邮票。煙台西商联合发行邮票是在1893年,祇出过十分和双色印刷的二十分两种,这说明是为便於发往国外邮件之用,使用期不足三年即行作废。那时,在煙台的出口货物有:草帽辫(緶)花生米,茧绸,花边,肠衣,发网,繡花台布等,仅就领事和代理领事馆来说,就有十七间之多。最近煙台文化局将当年领事馆集中伸入海港中的北山,即煙台邮票图示,俗称煙台山,又名Consul Hill(明初洪武年间设烽火台於此),划为历史保留地,纪念开埠(1860年即咸丰十年)后的状況,恢复了旧观,俾利於观光事业;並选择较宽敝的美国领事馆,当做开埠展览馆。1985年,我写过一本煙台教育发展史话:1865至1945,系非卖品,其中有插图一百四十七张,我选出其中具纪念性的团体照片二十余张放大,赠送该馆。
  这两枚未曾使用的煙台邮票,在我的手中已经多年了。当年曾在煙台做过国际贸易,散居世界各地的后代中,或许能找出小量不曾用过的新票,但是盖有邮章证明已经使用过的,必为稀世之品。

二.清末与民初

   “大清邮政暂作洋银二分票”,应是中国邮政局最早期的一种,发行於光绪二十二年,即1896年。第二年,即1897年,就有了龙票和鲤鱼票,直到民国成立仍旧使用,但加印了“中华民国”四个字。自1897年,到辛亥革命,龙和鲤鱼票使用期仅十四年。清代的天坛纪念票发行於宣统元年,即1909年,我祇有一张,那是清朝仅有的双色纪念票。

 


龙票

鲤鱼票

双色天坛纪念票

  加印“中华民国”四个字的“大清国邮政”,有的是红字正楷,但也有用铅字体黑油墨的。
  每类別我祇选几枚比较清晰的当做样范。

  中国印发邮票並开始邮政的初期,经由各地的海关兼办,內地的寄递工作仍由驿站负责。宣统三年,亦即1911年辛亥革命那年,北京始有邮传部出现,此后各地始设邮局。

三.外侮

  1900年,八国联军入北京后,俄租旅顺和大连。1904年,日俄两国在中国的辽东半岛交战,结果俄国惨败,旅大即由日本承租。日本利用本国邮票加印“支那”。上例价值二钱的一枚加盖“上海”邮章,足证同票在上海日租界也被使用。1914年,第一次欧战爆发,日本以加入协约国,以对德宣战为名义,在山东龙口和崂山湾登陆,攻佔胶济铁路和青岛。此种带十六瓣菊花日本国徽加印“支那”的票,也短时在青岛发行,时间为1914至1921年。日币以Yen为单位,等於一百钱,意义与中国的分相同。二次战前,日币俗称“老头票”,与中国的银元约等值,其新币制始於明治维新(1871即同治10年),废除了中国式带方孔的铜钱。紫铜辅币的“钱”,每枚当十枚,将黃铜钱予以收回。中华民国的币制仿效了日本,每铜钱也当制钱十文,但每银圆与铜钱的兌換率,卻是随着银和铜的市价来浮沉。铜钱不是每圆应等於一百的“分”,是为币制上的失策。


此邮章为“大炮岛邮局”盖章,
即后来的中山路总局。

  1898年,山东曹州府的两名德借天主教教士被杀,德国借口強租胶州湾,並在青岛设立邮政,初期用德国邮票加盖China,此人像的名称是Germania象征德意志帝国,於1900发行。次年,才将德国的名称和花纹略有更改,见其中一枚的邮章,知它同时也在上海使用。舰船图取胶州湾为名称的邮票,则专为青岛使用。其中一枚邮票是“大抱岛”的译音,此在说明信是自青岛市中区的总局寄发的。此区旧称大抱岛,直到第二次大战胜利后,青岛市总邮政局仍旧设在中山路北头那所德式大廈里面。德国虽发行了专门在中国租借地使用的邮票,但仍旧尊重中国的国体,用圆(Dollar)等於一百分,而不用德币的马克(Mark)。

四.民国


 


  民国元年,即1912年,同时发行孙文与袁世凯纪念票。非纪念票自半分到一角用四桅帆船图。自一角三分到五角採用天坛前收割图,但一圆到二十圆用三联牌坊。到1930年为止,其中有不同的版,內行人能予甄別,我则不能。一,二,五,十,二十圆的三联坊票,全是双色。
  民国成立后,总统更換频繁:孙文,袁世凯,黎元洪,冯国璋,徐世昌,曹锟,然后总统制中止,由执政府取代,段祺瑞责成一切。当年孙中山先生,是经段的邀请才北上的,事在1924年。次年,“西山会议”召开,中山先生病逝北京协和医院。
  民国八年,即1919年,纪念票上有三人肖像:上为袁世凯时代任交通总长的叶恭绰,下左为徐世昌,下右一度任国务总理的靳云鹏。叶和徐先后任职光绪时代的翰林院,靳曾居军事高职。同时发行三人的纪念票,是否由於这三位“三朝元老”对民国之建立厥功甚伟?“宪法纪念”票是1923年发行的。

  中国民间迷信素深,我们上一代凡熟识西方文化的人有话:人像纪念票之发行,是为悼念死者,生时出纪念票则非吉兆。民国元年的纪念票发行以后,袁世凯又活了四年且做了皇帝,国号“洪宪”,並发行过邮票,八十三天后突逝,中山先生比袁多活了九年。


“暂作”票

  我这三张“哀鸿遍野”的“附加赈款票”也有七十年以上的历史了。其是否为邮政的一部分,希识者教之。过去,中国的“暂作”票也偶出现,加印的样式不同,油墨有红色,有的黑色。再者,中国既无不同的币制,何以加印云南,吉林,黑龙江和四川字样的邮票,他省则不可使用?


  1928年春,张作霖在北京发行“陆海军大元帅就职纪念”票。限於东三省即吉,黑,奉,加上盛世才统治下的新疆;盛是东北出生,还有褚玉璞辖下的直隶(河北)和张宗昌辖下的山东,通用共限六省。此票有一分,四分,一角和一圆。
  发行此纪念票的同年六月,张作霖乘京奉(即后来的北宁)铁路出山海关的专车,被日人预埋地雷爆炸身亡。因此有人预测:蒋介石纪念票之发行,是他本人寿命不久的预告,结果证明又是一次迷信和无稽之谈。


国民政府统一纪念邮票



孙总理国葬纪念票

 

  同年蒋介石在南京着印制“国民政府统一纪念邮票”。次年,1929年,中山陵完成,举行“奉安典礼”,並印发了“孙总理国葬纪念票”,这两种也全是用一分,四分,一角,一圆。
  同年,即1929年,中国首次举办航空邮政,並有纪念票,採用了双色印刷。

 

  自1930年起,孙中山肖像的邮票正式发行,直到中日战爭为止。由於版本不同,点缀分成两种,肖像的大小和位置不免有別,因为是双色,即套色印刷。两边取希腊柱式,是1930年的版式,勾花式的是1938年版,双色印刷祇限一圆二圆和五圆,並未依往例有十或二十圆票发行。


  同时期有烈士票六种出现,分別为:宋教仁,朱执信,廖仲恺,陈英士,黃兴(克強),另有一枚抱歉识不出为何人。

  “欠资”邮票是收件人凭邮局的通知单前往邮局去取信时购买的,由邮政局员代贴於该信,加盖邮章后便将信放行,是否应列为邮票的一种?倘若是,我存有六枚。小字的“欠资邮票”两张是红色,大字的“欠资”邮票作蓝色,全是1930年以前的搜集。

五.北伐以后

  1932年,满洲国成立,首先发行了溥仪肖像和辽阳塔两种邮票。一年后,发行“建国一年纪念”票。两年后,即1934年,发行了“登极纪念”票两种—凤凰和皇宮。1935年,发行非纪念票长白山图及似雪花(作五角形,但雪花是六角)两种。



  1933年,南京政府的首任行院长谭延闓逝世,纪念票发行了二分,四分,二角五分和一圆。
  在“一党专政”的“党国”十年之中,蒋介石对中国做得最好而值得怀念的事我认为是“新生活运动”,时在1934年。1936年元旦,有纪念票发行:二分,五分,二角和一圆。此时运动已达高潮,上行下效,全国民众响应:守秩序,重礼貌,整衣帽,不随地吐痰,不乱拋废物於地,不喧哗,禁煙赌,饮宴从简…至少有青岛市每屆周末有男女童军出动到各饭店,进入房间,先敬礼,口中念:“国难临头,请大家节约救国”!四菜一汤,一时俱为大众所接受。

  “礼义廉恥”四字,是运动的南针,见於邮票。可惜,同年十一月发生西安事变,此后全国进入备战状況,新生活运动不幸短命,逐渐消弭於无形。同年,中华邮政庆祝四十周年,图四种,我祇有两种各一枚,其一加盖“庆祝蒋委员长五秩寿辰纪念”,见日期是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十月三十一日。

  1929年,中国发行的双色航空票一角五分,限於国外邮件使用,图面是长城上空的老式双翼机(图见上文)。后来(何年不明)国內也有了空邮,图面改用单翼的新式飞机,印刷从简单色。此票在抗战时的大后方继续使用,邮章是“庆祝重庆陪都成立纪念”,年月日看不出来。

  航空票的右面,暂作壹分的肆分浅绿票,加盖黑色煙台邮局印章,已说明是“国民政府建都南京十周年纪念”,建都於南京是在1927年,该票是1937年印行。
  1937年底,北平出现了“中华民国临时政府”。
  1938年三月,南京成立了“中华民国维新政府”。

  两个傀儡政府都不曾发行新票,新版的旧有票加盖“华北”,“华中”及各省的字样,以资识別。1937年底,林森在重庆发表移驻重庆办公室的宣言,迁都应自此时起始。

  1939年,美国钞票公司印制特大三色的“美国开国百五十年纪念”邮票,限五分,二角五分与一圆。此举相信必有助於战事期间美汇的收益。1939年,倒数一百五十年,是1789年制订宪法,联邦政府成立。以上两枚都是未使用的新票,系胜利后(1945年)自大后方返回青岛的一友人所赠。抗战时期沦陷区和抗战的后方不通邮,即通,也少有人肯毫无顾虑的去冒险尝试。


  上列四组票全盖有沦陷地区的邮票。左下方是“华北政务委员会成立周年纪念”,是年为1938年。上方两组的邮章是“中华民国政府联合委员会成立周年纪念”,时在1939年。最一组是“大东亚博览会”,年分不详,邮局盖章上看不出来。
  抗日战爭八年中,在沦陷区的民众,认为中国国民党官府,做了两件最愚蠢及涂炭人民的事:第一是把黃河急流所在決堤,以致泛滥成災;第二是放火烧了长沙城,尽成焦土。

  1938年五月,中国军队在徐州败退以后,为保郑州,平汉铁路及武汉三地,決定在郑州北面的花园口将黃河的堤坝开缺口,结果缺口愈冲愈大,黃河主流就改了道,自中牟,尉氏,扶沟三地,洪水流向安徽东部,江苏北部,一片汪洋,良田与城镇成了泽国,这一来,日军之暂时快速进展受阻宣告成功,但是数百万中国人民皆受其害,是年不能春耕,因此此造成两年间的广泛饥馑。至於长沙大火,那是“焦土抗战”口号下张治中的傑作,全城焚燬三分之二,十数万人无家可归。当年有人取“张治中”三字嵌入对联嘲骂:
  楣额是“张皇失措”;
  上联是“治绩安在两大方案一把火”;
  下联是“中心何忍三颗人头万古冤”。
  两大方案所指不详,三颗人头系指冤死的三名属下:长沙警备司令,警备兵团团长和省会警察局长,他们无非是盲目从命,但发命令的“主犯”,因系蒋介石的“宠臣”,便卸卻了一切责任,这位左右逢源的风云人物,也是后来毛泽东的“宠臣”?
  长沙大火发生於1938年十一月,所以这“粵湘鄂赣特产联合展”邮票,当然是在大火以前发行的。

  在重庆的中国政府,於1941年发行“节约建国”邮票,有八分,二角一分,二角八分,三角三分,五角和一圆。

  民国初年,平邮用一分,北伐后用二分;1937年,七七事变前后用四分,撤退內地以重庆为首都后用八分。可见三十年来通货澎胀也就是眨值之甚,事由於多年內战,抗日战爭,也是收回银元施行法币政策造成的恶果。今日那些可珍贵的中国银元,都在西方国家的古物商和收藏家手中。

  1941年十二月八日珍珠港事变,在华的盟邦侨民被集中拘禁,各通商埠的租界及西方国家公或私有财产,全部被日军管理。无恥的傀儡政府后来用红字加印“友邦交还租界纪念”,实在与史实相背,此票在华北通行。这一段回忆是否正确,还望有所评正。
  沦陷时期,本已无心集邮。可能在无意中中留下几枚未用过的放於邮票冊子里而保存迄今。那时,在发行邮票上也有了省分之別,可能是在防止民间利用邮票来作越省界的小额兌款,抑或另有他因?
  集邮是一高尚的喜好,应该为此鼓励青年辈。记得:我读小学及中学时期,功课无一堪称上选,独史地两门例外,而我之有兴趣於近代西方史,也应归因集邮获得启发之赐。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