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挪亚

凌风

 

有谁信呢?

他们对我说:
“老头儿!你再说一次,
那话儿是什么意思?不懂,什么‘雨’?
为什么天上会有水下来?”
“如果神要灭世界,祂该丟石头下来,
 才可以把人打死,财物打坏;
为什么搬水到天上,再倒下来?
除了冲洗清淨,那会对我有什么伤害?
这都是你的头脑在作怪!”

我所传的有谁信呢?
人都以为是奇思幻想。

有的还会说:
“我过得好好的,神对我很爱。
祂叫太阳照着我,光明,溫暖,可爱。
我们彼此和得来,我不信,天会变坏!”

另一个生气对我怒吼:
“疯老头!什么叫作‘罪’?
我作什么事,哪会妨碍天上的鸟儿飞?
你要再乱讲话,我扯破你的嘴,
兴许把你的脑袋也砸碎!”

我所传的有谁信呢?
他们以为是无端惹是生非。

“去你的,讨人厌的贫嘴,
不要把时间浪费,去造你的大木柜!”

主啊!沒有谁肯听我,
他们向我转背!
嘲笑我,不作他们的同路人,
“怪僻的老顽固!
 沒谁肯和他同队。”

太阳在东方升起,到西方坠落,
我全家持续着同样的工作;
人讥笑为愚昧,实在是单调乏味,
但我仍须努力继续完成神的交托—
只为了人使他们的创造者伤痛,
人失去了神的形像变得似鬼魔,
他们心中的善念完全抹除了,
放棄了是非标准尽是想罪恶!
神定意用洪水来洁淨这世界,
把地上所有的活物都完全灭绝;
唯一的活路是相信警告的信息,
免去神的忿怒在挪亚的方舟藏躲。

我忠心的这样传,喊得口干舌燥,
在建造方舟时,也对
 好奇观看的人如此说。
太阳在东方升起,到西方坠落。
但沒有谁因我的话受到感动,
反有些闲杂人来对我戏谑:
“老傻瓜!你说的那新物事‘雨’在哪里?
自从创造以来,每一天都差不多;
天空仍然是光明湛蓝,
看不见有一片哪里来的云朵;
谁信你的胡言乱语必然是愚昧人,
Carpe Diem! 我还是及时去寻乐!”

许多年过去了。
方舟一天一天渐渐高大,渐渐成型;
过路人有的好奇在旁边驻足暂停:
现在他们得向上望了,
“偌大的东西,得用忒多的材料,
能夠造好几座避暑山庄,噢!甚至冬宮!
全给这老疯子这样无端浪费了,
该多么好,如果留下给我享用!”
季节和时令仍然在照常运转,
仍然有长成收取春夏秋冬;
阴谋家,在唱着拉麦的进行曲,
该隐的后裔在筹画着另一场战爭;
生意人盘算着如何营利,
把穷人的外衣剝下才算是全赢。
一切都看不出什么反常—
仍然有北风的涼气,南方吹来溫暖的熏风,
每当我走在路上身后总是传来笑声。
我加快腳步,一直走过。他们说:
“嘿!他自以为比我们圣洁,去与神同行!”

实在说,有时候我也惭愧自己的失败,
为什么我不如別人的成功?
滑稽的小丑能夠吸引成群的跟随者,
骗子和流氓政客也有大批的群众。
百年来,我只诚实的传神的真道,
卻常是言者谆谆,听者无动於衷!
我在祷告时多次为他们流淚,
我在床上,长夜无眠,也为人们哀恸。
我不惜耗尽家产,为人的灵魂费财费力,
我的手重茧,我的眼睛几乎失明。
多年来,我脸上的肌肉已不习惯於欢笑,
很久了,我的心在里面为他们哀鸣。
世人以为我自以为义,假作正经,
卻不知道我已失去了歌唱的功能。
我深望世人都得救归正,免去地狱永刑;
无奈我们推辞天国的邀请,
反讥笑我年老顽劣,卖傻装疯!
最后的苦劝:“悔改吧!
还有七天,災难就要临到,在方舟外只有灭亡,
四十天的強降雨,大水猛倾,沒有天晴!”
对於我最后的流淚劝告—
 那些人还是塞耳不听!

 

洪水

上主告诉我:“现在,特別留神:
你和在你那里的活物要进入方舟,
再过七天,豪雨和洪水就要降临。”
看,我们挪亚家的第一大动物园,
 可真是浩瀚成群!
各样的飞鸟自然知道去上层棲宿,
大象,甩着长鼻子,得委屈下层安顿。
可惜我挪亚的三个儿子都还沒生孙,
虽然长臂猿和金毛猊很跟孩子相近。
所有的动物合作,全沒竞爭,排列进入,
可夠忙的,在那么短的时间,
人畜的食粮,得一件件搬运完毕,
我吩咐闪,含,雅弗,流着淚泉,
 关上了方舟的门。

二月十七日那一天—审判的日子。
 天空聚集起乌云,
溫暖的太阳隐藏了,光明变得黑暗阴沉。
活泼的鸟儿,停止了欢乐的歌唱,
狮子和虎豹在战慄着,显得格外溫驯。
闪电撕裂了天空巨大的水袋,
疾雷似战鼓催促着雨腳急奔;
伶俐人爬上他最上一层高楼,
守财奴紧抓着他那一袋金银。…

时间到了。
神烈怒的水闸全部开放了,
天上的窗戶大敞吐出了黑暗的渊深;
江河迷失了道路氾滥掩盖了地面,
巨石像稻草被波浪冲击翻身。
淒惨的是那么多动物的屍体,
漂浮不得安葬—混杂着无数的死人!
巨额的财富,随风而来,也随水而逝,
伟大的人物,威风装足,又因水消泯。
四十天的雨,把全地的污秽洗淨,
水势漫过所有的高山,
 遮天的大树也无处可寻。
接着,沉浸了漫长的一百五十天,
珍珠蚌所遗的壳嵌在高山化石中积存。
人类的罪恶,带来如此可怕的刑罚,
洪水的足跡过处,惟留下毀灭的跡痕。

 

彩虹


Noah and his entourage come down from the ark and make a sacrifice to God
by M. van der Gucht after G. Hoet
Credit: Wellcome Collection

我放出去的鸽子又飞回来,
 叼着橄榄的叶子,
仿佛宣告洶涌的洪水已将消淨。

二月二十七日,这可纪念的日子!
在方舟里一年又十天告终,
又踏上了坚实的大地,卻仿佛是梦,
清涼的风轻轻吹拂在我的面上,
 白云驶过淨蓝的天空。
我终於清醒;抬望眼,
青山尽处的大地上,谁添绘上新风景,
出现一道绚烂美丽的彩虹!
上主对我说:“挪亚!你要听。
我与你和你后裔立约,
 必不再以洪水灭人类;
季节,岁月,稼穑,农耕;
你们要管辖地上的禽兽,
还有鱼游水中,鸟翔天空,
许可你们取来为食物,只是血有尊重,
因为那是他们的生命。
谨守遵行,在地上昌盛。”
啊!每逢雨后,天上出现彩虹,
 那是我们希望的门—
上主与人类立约,恳挂起祂爭战的弓。
耶和华止息了忿怒和咒诅,
从天上施恩,赐下了世界和平。

 

尾声

听我说:“儿子们哪!
全地都是我们的,哪还要愚昧的战爭?
雅弗你去西方发展,闪一支可以往东,
南进属於含的范围,
地上只有一脈一本,是一个家庭;
你们的后代要彼此相爱,互相探访,
但不要互相阋斗,打个生死输赢。
这样,就有一体和睦,世界大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