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读书乐

新约误译简论

吳国鼎著  天恩出版社

 

  展读这本书,得知作者“读过各种版本的新约二百遍,旧约五十遍以上”(“修订感言”),又知道他不是专业神学家,不过是医生,更肃然起敬,觉得这名平信徒实在平而不凡。再读下去,发现其不仅晓得中文和英文,还兼通多种文字,更是惊喜交集。
  如果圣经译文竟然有这多错误,那不仅是翻译的问题,尤其是缺乏慎虔敬畏的态度,率尔操觚,不忠不实,是教会可忧,可恥的现象!幸而书中所列举的,有些並不能算误译,只是语病或用词欠当,有的还是误植错印,並有少数是因时代而有的语词变化,而意义相似,不能深怪。
  什么是“误译”?本书作者有其定义:

误译的产生,大致有两大类:第一,是採用了不当的原文文本,在从前标准原文还沒出现的时候,这是很难避免的;第二,是译者对原文的误解,包括误会和不合理的增刪。有些译文,若是出自译者尚称合理的增刪,就还不能算是误译。现在,我们既然有了非常优良的原文本,正好可以简单检讨一下,现存译本的误译问题。(前言)

  对圣经的“增刪”,是非常严重的事,为神所禁止。大概作者意思是说求其简炼,或加字说明。所以请看下去,並特別注意例证,才知道说的是什么。同时,如果有遣词用字不当,也可另论。
  如“利害”一词,不仅可作对称语词,也是表明了不起的意思,作者建议改为“厉害”,意思就不尽相同了。(见辞海,引据新方言释言)这类问题,如果先查考辞书,可以免除许多爭议。
  主在凯旋进入耶路撒冷的时候,征用伯法其的驴驹。作者属意较好的译文是:“主要用它;他会立刻把它送回来。”(马可福音11:3,页030)同节经文和合本作“那人必立时让你们牵来。”因为圣经是要读的,“他会立刻把它送回来”,有“他”“它”同音的问题,该予考虑。而且“立刻”送回来,征借何用?倒是新译本合情合理:“如果有人问你们:‘为什么这样作?’你们就说:‘主需要它;並且很快会送还到这里来。’”
  还有,在与法利赛人辩论安息日的时候,主耶稣说的话,有误译的可能:“你们中间谁有儿子,或有牛,在安息日掉在井里,不立时拉它上来呢?”(路加福音14:5,页046)同一经文和合译本则作“谁有驴,或有牛”。作者採证广泛,该不是轻易取決。但衡诸对比的常例和技巧,应该是取其轻重悬殊,不相类同为是。NIV取“儿子”,而註明“有些钞本作驴”。
  译经者不但要谨慎从事,还要运用逻辑和常识。作者指出:萧靜山译本路加福音第十六章22至23节:“财主也死了,埋葬在地狱里。他在刑罚之中…”其中“埋葬在地狱里”是不恰当的。(页047)其实,本书作者太过厚道宽容,该问:谁去埋葬的,该是不容易干的活儿,而且译者如何知道?(且不说阴间和坟墓的異译)再则“在刑罚之中”,有谁那样说话?实在也难算得恰当。
  说到启示录约翰所见的荣耀新耶路撒冷:
  “那城〔新耶路撒冷〕共有四千里,长,宽,高都是一样。”(启示录21:16)新译本作“二千四百公里”,腳注作“原文直译作一万二千司他町”。实际上这里的換算並不准确,为求其真实,至少该说是“约”数,才不至惹起爭讼。不过,最合理的作法,是用原文的度量衡单位和数字,然后在页尾或书末加以说明換算;地名也是如此。这个原则,在任何翻译文件上,都该遵守,也许,科学文件可以除外。例如:马太福音第二十五章,交托银子给仆人的比喻,就该是五,二,一他连得;英文照此音译,成为“才干”(Talent)的语源。其他如“王”,“主”,“夫子”,“奴仆”等,也该保持,因为那些是当时文化的一部分,只能加注,不宜改译。就像“长安居,大不易”,如果改成“西安”,就不一样了。连“孔夫子”,改成“孔老师”,或“孔先生”,及诸子百家,都现代化成为“先生”,恐怕有许多人会期期以为不可了。可惜有些译者不管或不懂原则,朱宝惠译为“十二千里”,日文译本则全句缺漏,真似不可想像的事。何況有的人注重数字灵意,即使有些个人不同意,作为译者,也不可全然不予考虑。
  本来实物对译,是最简单的事,沒有什么花样,也少出错的机会;如果有不懂,查查字典,填上去就得。作者列举“你们将薄荷,芸香並各样菜蔬,献上十分之一…”(页044)想不到,竟然有好几个中文译本,卻以“茴香”代“芸香”。这似乎是轻忽的样本。
和合本的译文超越,研究文学的人,如故罗香林,周作人,胡适等人,每举为佳译妙译的典范;特別是受格语词,功力不夠的译者,会不知所措。“无知的人哪,今夜必要你的灵魂!”(路加福音12:20)多么简洁,虽然不好说可爱。
  本书作者说:

原文是“他们要”。一般经文学者认为本处应指“上帝的天使要取这无知者的灵魂”。…呂振中译本的“你的财物就要要你的命了”译得不妥。圣经新译本也有同类的误译。(页044)

  新译本怎样改的?“神卻对他说:‘无知的人哪,今天晚上,你拥有的就要取去你的灵魂,你所预备的要归给谁呢?”(路加福音12:20)成了蹩腳的劣译,不仅误译,並且误意,有谁懂得那是说些什么?
  书中列举误译的例子,多出於中文译本,是很不幸的事。不过,差可告慰的是,最广为教会接受的和合本,错误甚少;出错的,是那些晚近,隐僻的译本,私人或较小团体的出品,有的错谬得可怜可異,实在不该麻烦治经的学者指出,该由校对先生作,或小学国文老师改正。
  翻译本来是不容易的事。连吳经熊先生那样的学术巨匠,在书中也指出其错误,可能是在印制过程中出了问题,有时还可能是谁帮上了忙。书中也有指点,可见作者目光如炬,很为难得。
  这也可见翻译的问题,很少出在对原文的了解程度,应该注意中文。现在尽管有了和合本为典范,再在这根基上求进步,该是容易事,可是问题还那么多!我们对和合译本的先贤们,对於他们该是如何景仰,如何为他们的忠心和奉献精神感谢主!
新约误译简论一书,论既不多,而且失之太简,很为可惜。只是作者用心可嘉,是对教会的贡献,对於有心读经的人,颇具参考价值。(亚谷)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