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财务的迷雾

于中旻

 

  年终是算帐的时候。对於有些人,年,真成为关:难关。
  现代人的观念,有个明显的趋向:不仅要求满足自己的需要,还要求大众分配的公平。这是个新的改变吗?不是的,古已有之!
  耶稣说了一个比喻,讲到一个将要远行的贵冑,交托银子给十名仆人:分別交托他们每人一锭银子,要他们将本求利。到他回来的时候,其中有的表现最傑出,以一锭赚了十锭,这良善,忠心的仆人,得到的报赏是管十座城;另一个赚了五锭,得以奉命任五城总管;另一个当着主人的面,谨慎的打开包裹的手巾,拿出一锭银子,原封不动的捧着交帐。其余的七名仆人,还沒有轮到他们交代业绩。至此看来,受托相同,表明其才干的相同,显明是由於他们忠心勤劳的程度不同,所以致使其业绩有所差別;因此,主人对他们的称讚和报赏,也不尽相同。其最显著的等差,是主人极严肃的裁決:“夺过他[恶仆]的一锭,给那有十锭的!”(路加福音19:11-17)
  “旁边站着的人”,对於这看似分配不公义,提出異议:“主啊,他已经有十锭了!”(25节)只是个溫和的提醒,並不是组织抗议。主人说明自己的原则:“我告诉你们,凡有的,还要加给他;沒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26节)这里所讲的,还不是处罚,只是取消财务信托。当然,这比喻的中心意义,是在属灵方面的忠於所托。可惜,人所看见的,只是报酬的公平,而不是勤劳与业绩的公平。
  在几年前,当时已经年老的华伦.巴菲特(Warren Edward Buffett),把二百亿美元交给威廉.盖茨(Bill Gates);条件只是要他逐年充分运用。那是偌大一笔钱。其所以如此信托,表示同意盖茨的信念和远象,肯定其管理才能,忠心勤劳善於运用,是世人共睹的。
  其实,世界上的钱很多,只要你的信念值得肯定,管理值得信任。这並非是孤例。


晏阳初
  晏阳初(1890/1893-1990)四川巴中人。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在美国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读完硕士学位的基督徒,参加基督教青年会,去欧洲华工中间工作,帮他们不识字的人写家信,后来想到“授人以渔”的根本原则,以为教他们识字更有用,是为推行“平民教育”运动的肇始。
  晏阳初的特殊性格,总是想到別的人。久之,他这不为自己的品德,赢得普遍的尊敬。1930年代,中国短时间的统一,有些开明的军阀,也受到晏阳初基督徒精神的感召。只是当权者另有一种奇怪的逻辑:平民百姓可能为“匪”,因此匪就是平民百姓;因此关怀平民就是“利匪”,或利匪嫌疑。更可笑的是关怀社会,就是“社会主义者”。这种话虽然沒有正式说出来,但对於晏阳初,确实以为是“非我族类其心必異”。
  加以晏阳初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他品德上沒有问题。在“天下乌鸦一般黑”的设境中,有个属於光,不属黑暗的人,被以“非我族类”看待,可以想像得到,那会叫人如何不舒服。以致他不得不许多时间在美国作寄居者,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美国人对他的钦佩和重视,是真实的,以他代表善良诚实的中国人。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美国给予中国政府四亿七千五百万的鉅额援助;不过,与欧洲的马歇尔计画(The Marshall Plan)有所不同,在运用方面,美国很不放心,附有条款:其中应有百分之五至十,用於晏阳初的农村计画。那时,由於內战情势混乱,打仗需要钱;而且似乎“泾渭並流”,执行颇有问题。到后来国民政府內战失败,避难台湾,渐趋於稳定,把累积的“晏阳初拨款”,成立“中美联合农业复兴委员会”。晏阳初只列委员之一,后来,索性辞去。因为他在推行扶助菲律宾等地的农村复兴,事务繁忙;或许还有其他原因。
  晏阳初被普遍尊重,因其一生顾念別人。他曾被评为世界上一百位最具影响力的伟人之一,与爱因斯坦並列,在他身上彰显出基督徒的品格。
  在另一方面,主耶稣说到那有负主人托付的恶仆,心中以为:“我的主人必来得迟”,沒有谁可以管得他,就发动內战,“动手打他的同伴,又和酒醉的人一同吃喝”(马太福音24:49),虽然手中握有足夠的权,充分的力,既不会分心,也沒有余力可以顾及別人的需要,招致民不聊生,如群羊无牧的可怜景象;所以必须得有人体念主的心:“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马太福音25:40)
  财务透明化与业务机密,是现代企业流行的话。因为太常用,使人当作口头的术语,忽略其真正意义,业务机密,反而造成财务迷雾。其实,说来事情简单不过,只三点,就是真正的“三民主义”:

哪里来?取之於民。 有何想?念之於民。 如何用?用之於民。

  既然不为自己,就沒有贪腐的问题。这样,別人见你有理想,又可靠,加上管理妥善,运用无私,就不怕把钱托付你,更乐於托付你。世界上的钱多的是,並不是物资缺乏,只是可托付的人缺乏而已。
  属世的事务情形如此,属灵的事务亦复如此,同一原则可兼行並施。教会的财物,不取於非主的子民,更不可牺牲原则的乞取;既有财物,不仅用於信的人,更要顾念世人的需要;特別是贫穷的人。主耶稣在事工的开始,早就宣告:“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祂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神悅纳人的禧年。”(路奇福音4:18,19)有位神忠心的仆人说:“主不仅是叫人将来上天堂,也是叫人脫离现在的地狱。”实在是得主的心。无限丰富的神,创造万有,管理万有,必然将祂的资源托付忠心良善的仆人。
  可惜,今天教会为世人所诟病的,竟然是财务问题。愿问题早得解決,自己先见公义的太阳,才可使人出离迷雾。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