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财主的乡愁

殷颖

 

──模拟余光中“乡愁”诗──

  病中偶读,报载名诗人余光中“乡愁”诗:

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我在这头,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我在外头,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

被KUSO改写为

指考时,成绩单是一张薄薄的号码牌,我在这头,台大在那头。
大学后,分组报告是一个深深的鸿沟,组长在这头,组员在那头。
后来啊,期中考是一方矮矮的坟墓,有退选在外头,沒退选在里头。
而现在,总学分是一道厚厚的城牆,我在这头,毕业在那头。

诗人余光中笑云:“人各有不同的乡愁”。因有感而改写为“财主的乡愁”,或可引发读者的思索。

“有一个财主,穿着紫色袍和细麻布衣服,天天奢华宴乐。又有一个讨饭的,名叫拉撒路,浑身生疮,被人放在财主门口,要得财主桌子上掉下来的零碎充飢;並且狗来餂他的疮。后来那讨饭的死了,被天使带去放在亚伯拉罕的怀里;财主也死了,並且埋葬了。他在阴间受痛苦,举目远远的望见亚伯拉罕,又望见拉撒路在他怀里;就喊着说:我祖亚伯拉罕哪,可怜我罢,打发拉撒路来,用指头尖蘸点水,涼涼我的舌头;因为我在这火焰里,极其痛苦。亚伯拉罕说,儿阿,你该回想你生前享过福,拉撒路也受过苦;如今他在这里得安慰,你倒受痛苦。不但这样,並且在你我之间,有深渊限定,以致人要从这边过到你们那边,是不能的,要从那边过到我们这边,也是不能的。财主说,我祖阿,既是这样,求你打发拉撒路到我父家去;因为我还有五个弟兄,他可以对他们作见证,免得他们也来到这痛苦的地方。亚伯拉罕说,他们有摩西和先知的话,可以听从。他说,我祖亚伯拉罕哪,不是的;若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到他们那里去的,他们必要悔改。亚伯拉罕说,若不听从摩西和先知的话,就是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他们也是不听劝。”(路加福音16:19-31)

活着时,乡愁是满桌乏人共餐的珍馐,我在桌上头,你(拉撒路)在桌下头。
死时候,乡愁是我的骸骨深埋华棺,你的屍骨卻散落在荒郊,伴着野狗。
到阴间,乡愁是一道界定你我的辽阔鸿沟,我在这头,你在那头。
舌焦时,乡愁是渴望一滴水,涼涼舌头,但你的指尖卻无力将这滴水弹过鸿沟。
当下啊,祈求亚伯拉罕差你复活到世间去,将我的兄弟们营救;我虽不断在沟这边向他磕头,他卻在沟那边频频对我搖头。


财主与拉撒路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