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外干中強与树

凌风

 

  已是几年前了。遇到一位老朋友,看来还算健康。他自叹:“外強中干”。如果不是谦虛,客观的既定事实,很少有改变的可能;可以告慰的是,“外干中強”该是比较好的选择。当然,那是以树喻人。
  使徒保罗是外干中強的人。照现代人的年岁长度来说,他未活到长久的生命;但照任何标准来说,他吃过夠多的苦。这是棵伤痕斑驳的树,有许多砍伐的印记;然而他卻能说:“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毀坏,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哥林多后书4:16,17)不过,他不夸自己老而弥坚,或松柏良质,而归荣耀於神的同在:

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们—我们四面受敌,卻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哥林多后书4:7-9)

  树,不能常青,不能持久,是有其原因。北方有句俗语:“树不焦梢顶着天。”大概是说:树过於高大了,枝繁叶茂,容易招致电击,把顶尖给烧掉。人若太过高大,或是自高,难免遭受疑忌,要找借口把他整肃;当然,这种口实並不会有啥困难。还有一种可能,是里面有虫蚁蛀蚀,腐败,成为空壳;望做巍巍然,似乎伟大,也许他还自己装作威风;可是耐不得风雨,受不得坏天气的考验—他忽然倒下了,比他自己所想的时间还早得多。轰然倒下,不仅树倒猢狲散,树上托庇於他的鸟飞去了,地面上的草木也遭压折伤许多。
  还如是果树,主人栽培它有些年日,按时施加肥料,希望它能夠结出果子;可是沒有,只有些叶子!园主的期望落了空,沒有谁会感到意外,自然得把它除掉。过些时候,去查看,它已经不存在了。

  树木和树人的道理,不无相似的地方。不过,长成的人,可以有自己的选择,也要负如何生活的责任。
  人应该如何生活呢?不是顺从自己的私欲,不是妄随世人的学说,也不是听谁的邪说異端,被风吹动,搖来搖去;“惟喜爱耶和华的律法,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他要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按时候结果子,叶子也不枯干。凡他所作的,尽都顺利。”(诗篇1:3)主的话,就是生命的活水,扎根在水边,时刻得着滋润,汁浆丰富,经得起干旱的考验,能夠按时候结出合宜的果子,不论什么季节,谁来都不至於失望,总不能空手而归,使人得益处。
  还不该忽略的,树要栽对地方。不能单想望高处,给人仰之弥高;不能爱在路边,给许多人看见,有声誉,譁众取宠。所结的果子被鸟兽和顽童摘食,有时还是未熟即尽。神称为义的人,选择与神亲近,或者应该说是神拣选了他,栽培了他,作讨神喜悅的事奉。

义人要发旺如棕树,生长如利巴嫩的香柏树。他们栽於耶和华的殿中,发旺在我们神的院里;他们年老的时候,仍要结果子,要满了汁浆而常发青;好显明耶和华是正直的,祂是我的磐石,在祂毫无不义。(诗篇92:12-16)

  据说:棕树是以色列地的土产,存在的长久年日里,棕枣结果累累,所产比树的重量还多。香柏树生长在黎巴嫩的高处,傲霜耐雪,经得起岁月,长成作为圣殿的栋梁之材,遮盖建殿的石头不显露出来。


棕树

 


香柏树
© Getty Images

  祝神使祂的儿女,另有一个心志,知道属灵的价值,过分別为圣的生活,住在神的家中直到永远。阿们。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