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图书馆的变化:读书人的佳音

于中旻

 

  书变化了,藏书的地方变化,是天经地义的事。
  古老的书,体积大,又因复制不易,数量少,也就显得珍贵。有时,还会特地建筑一所房子,作藏书之用。其中纂订四库全书,是中国特著的空前盛举。


清高宗和四库全书


圆明园文源阁
四库全书残本

  清高宗是一位提倡文事的皇帝。他在位时,国家昇平,於干隆三十七壬辰(1772)年,下诏筹办四库全书馆,以当世最为博学的纪昀(晓岚)任总纂(主编)。次年,正式开馆。除內廷的全部藏书外,复征求天下书籍,令馆臣选择缮录。纪晓岚忠勤任事,而识力超拔,评骘精审,每书都亲作提要並简明目录。全书历时十年,於干隆四十七年壬寅(1782)年告成。全书有3,460种,79,339卷,总168,000余冊,可谓卷帙浩繁;分经,史,子,集四部,所以名为“四库”,庋藏於清宮文华殿后的文渊阁中。再增缮三部:一部收藏於奉天(今辽宁)行宮的文溯阁;一部收藏在热河避暑山庄的文津阁;另一部收藏在圆明园的文源阁;总名为“內廷四阁“,当然不是普遍人可以去阅览的,失去编缮的意义。又因为江浙文士汇集,皇帝自己也乐於去巡幸,於扬州的大观堂建文汇阁;镇江金山寺建文宗阁,杭州西湖的孤山建文澜阁,上谕士民可以去检视抄录。咸丰十年(1860年)英法联军犯北京,放火烧了圆明园,文源阁的藏书被燬於火。洪杨太平天国毀了文宗,文汇;文澜的藏书也多散失,事后经过钞补,虽非原帙,亦复旧观,现改存浙江图书馆;加上其余三部完整,合为仅存的四部伟著。

  “库”字恰是Magazine的意思,因为是统收並蓄,今用以称“杂志”,实在用来称这样的丛书更适宜。当然,如果叫Library,就更切合不过了。
  以前作研究的人,需要跑好多图书馆,在群山丛林般的书架和故纸堆里,翻天覆地,找所要的资料。如果有一个国际性的网上图书馆,该是多理想的事!
  现在,就有人要这样作了。
  这一代使用电脑的人,都知道使用“搜寻工具”(Search Engine)的利便。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搜寻工具“俱括来”(Google)宣佈,要与世界上几所有名的大学图书馆合作,有哈佛大学,史坦福大学,密西根大学,和牛津大学,並纽约公众图书馆等,把其存书扫瞄下来,放在网上给任何人使用。这包括各种珍本,秘本,平常难得看见的书,如:达文西笔记莎士比亚剧本的初印本,还有手稿等。书籍总数量约五千万本,每冊扫瞄所需成本约为10美元,俱括来先出一亿五千万美元,要费五至十年的时间完成。这只限於已满版权期限归於公众所有的书,或愿提供版权给网上使用的书,或绝版书;如果新书出版,将CD或DVD供应,则更方便得多了。
  这网上国际图书馆建立起来,作研究的学者,寻求知识的群众,可就受惠多了,真可说功德无量。“俱括来”现在已经是最有效的搜索工具,使用的人很多。这样,从前建造藏书阁,藏书楼的时代,可能真要过去了,连美国国会图书馆,和大英博物馆的藏书,也要显得缺乏和落伍了。
  五千万本的书,真是洋洋大观!不过,要怎样读法呢?
  如果有一个超人,有心也有力,日夜不眠不休的读,每分钟读一本,从诞生就开始,到一百岁的时候,还读不到五千二百六十万本。換一个计算法,这样的读法,每年可以读526,936本。这样说来,只要从五岁开始作“读书人”,到一百岁的时候,就可以读完五千万本。只是到那时候,世界上的书不知要增加多少倍了。这岂不是读书人的悲哀吗?
  五千万种书,还是个大数目。现在图书馆的藏书:
  纽约公众图书馆系统(共89所):2,000万本;
  哈佛大学图书馆:1,500万本;
  史坦福大学图书馆:800万本;
  密西根大学图书馆:700万本;
  英国牛津大学图书馆:650万本。(USA Today, Dec.15,2004)

  取“俱括来”(Google)这个名字,由於同Googol的语音相近。你可知道“Googol”这字是什么意思吗?如果这个字的发音听起来像是孩子的把戏,算你听得不错。
  这原是个数字,为美国数学家凯思耐(Edward Kasner, 1878-1955)所创用的(1935-1940),代表在1字后面加一百个0。据说,还是他当时九岁的姪儿帮助他,英文可翻译为“估计来”;另一个字Googolplex,则可译为“估计不来”是代表1字后面加上googol那么多的0,几乎是无限大的数字。到今天,人类的书,也真差不多是这样了。所以“俱括来”的总部,就叫“俱括普来”(Googleplex),绝不是无意的巧合。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8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