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古今 ✐2011-06-01

两枚铁钉与一块麻布

殷颖

 

  基督受难节当天(2011年四月二十二日)报载一则消息:“钉死耶酥的钉子从古老墓穴中找到”。据报导:以色列导演雅克相维奇(Simcha Jacobovici)宣称考古学家由一处距今二千年的墓穴中找到两枚铁钉,他在记者会中发表消息说,他耗时三年制成纪录片十字架上的钉子The Nails of the Cross),並展示长约八公分的两枚鏽跡斑斑的铁钉,据说是由大祭司该亚法墓园中找到,雅克相维奇说,由钉子的长度及两枚钉子皆有一头弯曲来推断,应为钉十字架用的钉子(按一头弯曲,因为由十架一端连同手掌,钉透到另一端后要将钉头打弯,以免铁钉脫落),並认为这两枚铁钉是用来钉耶稣的,但这能证明两枚铁钉是钉耶稣十架的钉子吗?这不禁让我想起另一件公案;即所谓“耶稣裹屍布”悬案。“都灵裹屍布”(Shroud of Turin),是一块印有基督面像的麻布,相传当耶稣钉十字架死去之后,曾用此麻布包裹,因渗出血跡而清晰印下耶稣当时的面容。但怀疑论者则坚信另一种说法;他们认为裹屍布只不过是中世纪的伪造产物。1988年,此麻布曾以碳-14测定年代,结果显示麻布出自主后1300年:但另有学者出书分析其检测的错误。至2005年为止,此麻布的实际年代仍无定论。据英国每日邮报Daily Mail)2009年七月一日报导,美国专家莉莉安希瓦茨(Lillian Schwartz)通过电脑对都灵裹屍布上的脸像进行研究后,得出结论:认为“都灵裹屍布”其实是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伪造出来的。这块麻布目前仍保存在意大利的都灵主教座堂。现任教宗本笃十六世(Pope Benedict XVI, Joseph Cardinal Ratzinger, 1927-)也曾到都灵教堂参拜过。


发掘者手掌上的两枚铁钉
  图中所示在发掘者手掌上的两枚铁钉,旁为一口小型石棺,应为该亚法家族的第二次骸骨葬棺;依中东当时风俗,人死后首次是以麻布裹屍体安葬於石穴中,石穴洞口用可以滾动之石头堵塞,等若干年屍体腐败风化后,再到墓中捡出骨骸装在小型石棺中,另行安葬。石棺多半安葬在一个地下的大墓穴中,将全家屍骨合葬在一起。大型墓穴內有许多层次,可以安放数十个小型石棺,石棺上刻着死者姓名。我当年去圣地考察时,曾钻进一个巨大的墓窟中去参观,是以色列人的家族坟墓,由考古学家闪博士引导,是在荒野中的一处地洞,洞口只能容一人身躯的橫切面大小,要执手电筒伏身以双肘弯曲蛇行约五,六分钟才爬到墓穴內。里面为一间空旷的大墓室,壁上陈列着十余个小石棺,应为一个家族的集体墓穴。考古学者找到的该亚法坟墓,亦应为类似的墓穴,而小石棺即为同类款式,但棺中的两枚铁钉应无法判定是否为钉耶稣的钉子;按考古者的说法,是大祭司该亚法的家族墓穴,但何以该亚法后人会将钉耶稣的铁钉放进他的石棺中,则无答案。按当初是该亚法主动将耶稣交给官府要求钉祂十字架,为何后来卻要将钉耶稣的钉子安放在自己的石棺中?似为臆测不实之说;因此事显与圣经所载有明显差異。
  欧洲有许多修道院与教堂,都珍藏着用耶稣钉十字架的木头制成的小十字架,有人估计若将这些用钉十架圣木制成的小十字架合起来,恐怕要砍掉整片森林的木材才夠用。
  我们十分尊重圣地考古学者的努力,他们能发掘出一些圣经中记载的古蹟文物,都值得纪念,但对各种传说则无法尽信;无论是“都灵教堂的基督裹屍布”或“钉基督十架的钉子”都不能确认传说中故事的真实性。即便是真实或确认的“圣物”;但到底是物,都不能提升到神圣的等级,而成为敬拜的对象。类似的“圣物”也都有可误导人敬拜偶像的危险,而陷入於罪。连多马要看耶稣钉痕的手与肋旁的扎痕,基督都训斥多马说:“你因看见了我才信,那沒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约翰福音20:29),此类由圣地出土的文物並非皆为“圣物”,即便是“圣物”也仍为物,即使圣经上记载着神的话,但圣经仍为一本书而非圣物,也不可作为崇拜的对象。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谈天说地

太空飞行与坐井观天 ✍余卓雄

点点心灵

你的人生能否重来? ✍吟萤

点点心灵

集中营记(一)陷入战爭中 ✍曲拯民 译

谈天说地

数字的迷惑 ✍于中旻

谈天说地

神在其中 ✍亚谷

云彩生活

天然食品茄红素之秘 ✍烝民

谈天说地

《沉默》之“不可说”的境界 ✍殷颖

寰宇古今

基督教文字工作者的九旬四宝 ✍殷颖

点点心灵

笑有时 ✍余卓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