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求主掌舵

稽谭

 

  平靜的加利利海上,有时会忽然兴起狂风巨浪。有一次,耶稣发命令要门徒渡到海对面,也会有意外的风暴。
  人生要经历风暴。信从主的人,有时也不免如此。所不同的是,有主同在,能夠胜过风浪。这样的信仰,表现於诗歌,非常有意义;对於在海上为业的人,自然更为重要。

  合浦(Edward Hopper, 1818-1888)在他生命中的最后十八年,任海员教会的牧师。
  1880年五月,海员年会在纽约聚会,请他写一首诗。他即朗诵了这首旧作,是早已经在航海者杂誌隐名发表过。到此,大家才知道原来他是作者。这诗发表后,不仅在海员中流行,各地基督徒也普遍喜爱,使人想起耶稣和门徒在海上的情景;也使人感到,在人生的风浪中,有主引导的福分—耶稣基督仍然是平靜风浪的主,世界在祂的掌握中。不过,作者和曲谱者John E Gould的名字,並不普遍为人所知。  

求主掌舵

Jesus, Savior, Pilot Me

求救主为我掌舵
渡今生苦海狂波
危浪巨涛猛袭我
暗礁险滩藏災祸
惟主有南针海图
恳求救主掌我舵

母亲使婴孩安宁
主能使怒海平定
当主吩咐你平靜
海浪听从主命令
管理沧海主奇能
恳求救主掌我舵

最后将临到岸边
怒浪翻腾猛冲溅
我将倚靠主胸前
得到安息与平安
愿我听到主恩言
“不要怕,有我掌权!”

Jesus, Savior, pilot me
Over life’s tempestuous sea:
Unknown waves before me roll,
Hiding rocks an treacherous shoal;
Chart and compass come from Thee,
Jesus, Saviour, pilot me.

As a mother still her child,
Thou canst hush the ocean wild;
Boisterous waves obey Thy will,
When Thou sayest to them,“Be still!”
Wondrous Sovereign of the sea,
Jesus, Saviour, pilot me.

When at last I near the shore,
And the fearful breakers roar,
  ‘Twixt me and the peaceful rest
Then, while leaning on Thy breast,
May I hear Thee say to me,
  “Fear not, I will Pilot thee.”

 


[歌谱PDF][歌谱JPG][MIDI]

 


Lord Alfred Tennyson

  还有另一首更有名的诗。
  英国桂冠诗人丁尼生(Lord Alfred Tennyson, 1809-1892),作品大众化,清新而常论及时事,深获当时人的欢迎,有“人民诗人”的雅号。
  1889年,丁尼生已经年屆八十,觉得有必要从英格兰渡海,到卫特岛(Isle of Wight)上的冬季別墅避寒。当船过索崙海峡(The Solent)的时候,他在船上听到海浪冲激的呜咽声,似是悲泣。那是风暴将至的预报。到他安抵岛上不久,风暴来到了。
  几天之后,丁尼生病了。僱了一名护士,陪侍照顾衰老病中的诗人,在岛上长住。安靜的日子似乎特別长。寂寥中谈话的时候,那位基督徒护士对诗人说:“先生,您有很多诗作,惟独很少写圣诗。您现在病中,希望您写一首诗,好安慰其他病苦的人。”
  老诗人回想船过沙洲的风浪声,当夜在病榻是写成了一首诗。
  第二天早晨,他把那张纸交给了护士。
  诗中把沙洲的呜咽,用为丧葬的意喻。后来他渐渐痊癒了。所以这不是他最后的作品。但依他的嘱托,收为他每本诗集的最末一首。这诗所表达的,是基督徒的生命之舟,胜过死亡面见救主耶稣基督的盼望。
  暮年,孤寂,重病,作者並不曾对死亡惧怕,而是看到死亡后面的安息。他用平靜几乎是渴望的心情,想越过死亡的关闸,也就同时越过了今世观感的限制(“Bar”是“沙洲”,也有关禁的意思),而在肉体之外得见神(参约伯记19:26,哥林多前书13:12)。
  这首诗,很多人喜欢唱,在日暮途穷的时候,得着安慰。
  在人一生中有许多事,都是主引导安排的,我们不知如何,真会产生好奇心;不仅在未来,就是过后也难明白。要见到生命的“舵手”,是多么使人兴奋的事呢!但你是否预备好,面见那位复活的主?

越过沙洲

太阳落下星儿上升
向我发出清晰的呼喚!
不要有沙洲的悲声呜咽,
当我出海航远。

但潮水似睡眠般的流动,
有太多的响声和沫花,
自无边垠的深渊涌来,
然后转而归家。

黃昏的微光里响起了暮钟,
随着来的是黑暗!
请不要有送別的哀痛,
当我灯舟扬帆;

越过时间和空间的界限,
海浪将载我远去悠悠,
希望见我的舵手面对面,
当我越过那限阻的沙洲。

“越过沙洲”旋律MIDI

Crossing the Bar

Sunset and evening star,
And one clear call for me!
And may there be no moaning of the bar,
When I put out to sea,

But such a tide as moving seems asleep,
Too full for sound and foam,
When that which drew from the boundless deep
Turns again home.

Twilight and evening bell,
And after that the dark!
And may there be no sadness of farewell,
When I embark;

For though from out our bourne of time and place
The flood may bear me far,
I hope to see my Pilot face to face
When I have crossed the bar.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