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八百壮士”和我

余卓雄

 

  看完柯俊雄,林青霞,徐枫领衔主演的“八百壮士”,心里的感觉像一个受了欺侮的孩子,最后获得同情和支持,使委屈得直那样。
  然而我还有一肚子的不满足,想把那胜利的滋味延长下去,便跑到书报攤上的电影杂誌堆上乱翻,希望能找出更多一点有关“八百壮士”的资料来,这一会儿我总夠资格做“影迷”了。
  卖报的妇人卻板起脸孔说:“那不是一套旧片子吗?为什么要为它浪费时间?”
  我抗议道:“那不是一套旧片了,我昨天才看过!”一说完便发觉自己的答话有点不合逻辑;其实我想说的是:“你说‘旧’?这故事在我的生命中还是热血沸腾的生动,如同刚才发生的事一样。”我那么激动,一时卻不知道如何表达。
  “八百壮士”一点也不‘旧’;在我来说,他是我生命的日记的前一部,我一天活着,它就不‘旧’。
  谢晉元团长在为死守四行仓库而流下一滴一滴的血的时候,我虽然祇有八岁,可是我已经明白对日抗战是什么一回事。“八百壮士”所描写出来的空袭镜头,那些如雨点下降的大炸弹,是我每天要仓皇逃避的;那些被炸死烧焦了的屍体,像一团团恐怖的化石,他们本来都是我的邻居;那些沙包堆成的防空洞,曾是我儿时的遊戏…
  在以后的六年奋斗的日子里,我经常读到谢晉元那三个月在上海的英勇事蹟,全中国的人能一心为自己的领土捍卫到底,这是一枝強心针。
  女童军杨惠敏在炮火交织中游泳渡河,把国旗带给谢晉元和他的勇士们,那一幕是八年抗日的最高潮。我们的童子军教练勉励大家向杨惠敏学习,此前有些不愿穿童军制服的同学都振奋起来,引为无上光荣。
  那时候大概年纪还小,倒沒注意到谢晉元的家庭,他的妻子维诚,和他们的孩子。在银幕上看到这个可爱的家在枪林弹雨中被击散,在谢晉元心中,忠爱不能两全,使“八百壮士”(也许是“八百个家庭”)的故事成了一首可歌可泣的史诗。
  可歌的不是战爭,而是那一场抵抗外侮的保卫战;可泣的不是亲情的被蹂躏,而是在公义之前,要把亲情先牺牲了,然后去赢取那永久的欢聚。所以,我看见杨惠敏被爸爸掌掴了,她的同学以大义斥责那在迷梦中做爸爸的;我看见几十个负伤的兵士冒死在敌人的飞机射击中把国旗升起;我看见谢维诚在存亡关头对丈夫的爱的掙扎;我不禁哭了,我让眼淚一直淌下来,倒觉得痛快淋漓。
  这篇文章不是影评,我在回忆我是在怎样的世代中长大的,这使我以后的日子更充满感激。我不敢把“八百壮士”看作又一部影片,是那八百条好汉和无数为自由而战斗的人,带给我今天。年青的一代看“八百壮士”是一个故事,我则在看日记─自己的日记,那感情是不同的。
  我感谢编导丁善玺把“中国童子军”和“中国不会亡”的歌曲做主题曲,我虽然沒法子记得全部歌词,可是那调子仍旧是清楚活泼的。我从小就有个当军中喇叭手的梦;今天,劫后余生,人到中年,姑且把自己的笔尖当喇叭去喚醒一个醉生梦死的世代;去向敌人示威说:“中国不会亡!”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