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天说地 ✐2021-03-15

仁民爱物

于中旻

 

“义人顾惜他牲畜的命;恶人的怜悯也是残忍。”(箴言12:10)

  谚语说:“小孩子和牲畜,亲近好人。”这似是同晚近流行关注动物的生存权利,及环境保护,其间关系不大,卻与圣方济相近。
  还是说到孟子和梁惠王的对话,更有启发性。当时,孟子年龄比梁惠王大,王有正确的受教态度。
  孟子说,微闻有件事:有一天,王看见有人牵着头牛,从堂下经过,要去宰了作衅钟的仪式;那牛在颤抖,不肯从容就义。您怜悯那牛,叫人用羊代替。王承认有那么回事;但笑着保证:虽然国小财政不丰裕,但绝非出於贪小利。孟子认为那是好事—爱物证明王已经先有仁爱之端,能夠爱人,若推衍及於所有人民,那就是仁民的开始。从这里我们见到孟子与人为善,谆谆善诱;不像有些人,动不动就想“诛心”,往坏处看事情,实在是他们自己的心先有可诛。
  可是,时下不少人维护动物权利,看见鷄群拥挤,就嚷嚷着该加以取缔,卻不管人民在公共交通上挤成沙丁鱼罐头;或看见人倒提只鸭过市,以为是虐待动物,卻不想民正受倒悬之苦。东风西渐,在美国,有人提倡素食,禁杀生;对於政府散播仇恨,甚至以沒有事实的谎言,挑动侵略战爭,集体屠杀成百万的性命,只是为了淘汰消耗旧武器,试验发展新武器,贩卖更多的武器。卻不想应该爱人及物,完全是丧失了逻辑,本末倒置!
  曾有太多的人,自命“救世主”,倒是真努力了,可就沒有见效果。不过,放着世界这个样子,卻高举义旗,要救牲畜的命,至少该算得荒唐!莫怪孝敬宠物,放棄父母,屡见不鲜。过去有位贤知县,在卸任时,士绅攀辕臥辙恭送,请求临別训言。那饱学也饱识世务的好官说:“回家去,各人把父母当儿女养!”是实话,卻指出以伦常自傲的中国人的实情,有多少人作得到?   神是有秩序的神。“耶和华啊!人民牲畜,你都救护。…你的慈爱何其宝贵!世人投靠在你翅膀的荫下。”(诗篇36:6,7)领袖不顾惜牲畜,固然很少不残忍的,但正确的次序是把人民放在牲畜的前面。
  想到复活后的主耶稣,在加利利湖边,与西门彼得的对话:“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共有三问三答。知识渊博的学者们,忘了主与门徒是用他们共同的乡谈,都钻研索求希腊文动词“爱”的程度;不加意“这些”指示些什么—对人,对事,对物?其质,其量,其时?看这对话一贯表达的次序:—

问:“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
答:“主啊!是的。你知道我爱你。”
主说:“你牧养我的小羊。”
问:“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吗?”
答:“主啊!是的。你知道我爱你。”
主说:“你牧养我的羊。”
问:“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吗?”
答:“主啊!你是无所不知的,你知道我爱你。”
主说:“你餵养我的羊。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你年少的时候,自己束上带子,随意往来,但年老的时候,你要伸出手来,別人要把你束上,带你到不愿意去的地方。”…说了这话,就对他说:“你跟从我吧!”(约翰福音21:15-19)

  主对彼得的答案,並沒有给予评分,卻继续发问像是说:“我可以相信你。”第三次更是坚定的预言,彼得会跟从主的腳蹤;只是沒有应许将来的荣耀赏赐。这是另一种方式的表明:主确认彼得的爱是真诚的;因此,信任他,把用自己血所买来的羊群交托给他。这也是说,爱牧人,才可以爱牧人的羊。彼得总算放心了。
  多年后,彼得写信给教会与他同辈的监督们:“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的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於勉強,乃是出於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於乐意;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到了牧长显现的时候,你们必得那永不衰残的荣耀冠冕。”(彼得前书5:2-4)

  祝主的教会都能领会这次序:真爱好牧人的,才是忠心的仆人,才可能爱主的羊群。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寰宇古今

日光.飞瀑 ✍音凝

谈天说地

图书馆的变化 ✍于中旻

寰宇古今

宣教,兴学,慈善 ✍曲拯民

谈天说地

什么是大罪 ✍于中旻

谈天说地

非拉铁非教会:敞开的门 ✍于中旻

寰宇古今

杨美斋:拓荒者 ✍史述

云彩生活

称心园艺:虹之玉 ✍余暇

艺文走廊

奧玛的悲歌 ✍凌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