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以色列人的哭牆与围牆

殷颖

 

犹太人的“哭牆”文化

  旅行到以色列,人们来到耶路撒冷的旧城,首先要去看的便是圣殿遗址的哭牆。“哭牆”(Wailing Wall)又称“西牆”(Western Wall),是由圣殿山的回教圆顶岩石寺走下来,在山西边残留下来的一片石牆。是一段高约五十码,宽约六十码的巨牆。此为原以色列人圣殿仅余的残址,是犹太人世界中最神圣的地方,是海外犹太人回到以色列朝圣必须朝觐的圣地。是以色列历史的见证,是大卫王朝国魂的象征。当1967年六月,以色列由约但人手中将旧城耶路撒冷夺回后,在以色列拉宾总理的主持下,将一块显示主权的木牌要钉在牆上,当士兵举起榔头要钉下时,总理拉宾连忙说:“小心,不要将牆上的石头钉坏了!”因为这堵哭牆是以色列的国宝,在沒有收复圣城之前,以色列国会前整面的牆璧上,只悬着一幅巨型照片,照片正是这堵哭牆。作为一个外来的参观者,看了使人动容。


哭牆

  我两次访问圣地,都在哭牆旁边停步观察过很久,海外的犹太人多半要每年一度回到哭牆的前面朝圣。也有生平第一次来朝拜的青年人,有在哭牆旁专司教导的拉比,告诉青年人有关哭牆的历史。当1967年六日战爭后,大批犹太人涌回耶路撒冷,都来朝拜哭牆。那些首次踏上圣地的青少年,便获得优先安排,因为这是他们生命中的大事。每礼拜五的下午傍晚时分,犹太教的大批神学生与教士,便会列队来到哭牆前,集体詠唱诗篇,並攜手舞蹈。在強烈的灯光照耀之下,成为耶路撒冷的一道风景。
  以色列人称为上帝的选民,其种族的优越,在各个领域,都有极优的表现,举世有目共睹,也成为他们民族的骄傲。但犹太人卻是一个悲苦的民族,有说不尽的血淚史,如苦胆般凝聚在每一个犹太人的心头。
  提起以色列人悲苦的历史,可说是罄竹难书,自士师时代(主前1300至1000年,约四百年期间)起,以色列人便因多次背逆上帝与拜巴力神像等大罪,而招致異族的侵略与欺负,尝尽了苦头。而每当神的选民向上帝呼救时,神便派一位士师,拯其选民於水火。如此反覆有七次之多。而当大卫王与所罗门王冠上的荣光歛尽,这些在巴勒斯坦蕞尔小国的人民,便开始了他们长达两,三千年国破家毀的流亡生涯。所罗门王死后,分裂为北国以色列与南国犹大,成为两个更小的国家。並且兵连祸结与长久的阋牆內鬨,招来了周围虎狼之国如亚述,巴比伦,波斯等国的侵略。这两个小王朝乃分別於主前721年(亡於亚述)及586年(亡於巴比伦)完全覆灭。结束了以色列王国的历史。以色列人不但国破家亡,最重要象征其民族灵魂的耶路撒冷圣殿也被毀,殿中的圣器尽被劫掠。而劫余残留的人民,也被放逐到異域为奴,长达数千年。神的选民遭受如此悲苦的劫难,都是咎由自取。在以色列覆亡的前后,神多次多方地差遣祂的先知,向这个民族不断提出警告,但顽梗的选民卻置若罔闻,我行我素。而且一直延续到二十一世纪的今日,毫无改变。
   最能表达以色列人悲苦心声的,莫如诗人在流亡中留下来的诗句:

  “他们曾在巴比伦的河边坐下,
   一想起锡安就哭了,
   我们把琴掛在那里的柳树上,
   因为那掳掠我们的,要我们唱歌,
   抢夺我们的,要我们作乐,
   说,“给我们唱一首锡安歌吧!”
   我们怎能在外邦唱耶和华的歌呢?
   耶路撒冷呀,我若忘记你,情愿我的右手忘记技巧,
   我若不记念你,若不看耶路撒冷过於我所最喜乐的,
   情愿我的舌头贴於上膛。”(诗篇137:1-6)

  被俘虏到異邦为奴,还要受敌人的调侃与揶揄,真是情何以堪!流亡異域的以色列人的悲歌,较之三闾大夫屈原的离骚九歌更为沉痛!

  犹太人将历代以来的悲惨遭遇,与以色列人在各地被迫害的惨痛历史,以及数千年民族痛苦心灵的血淚,都浇奠在这堵石牆上。当他们千里迢迢地由世界各地奔回耶路撒冷,回到哭牆前,伸手触摸到石壁时,便悲从中来,号咷痛哭!将民族的,家族的,及个人胸中的块垒与悲苦,都带到在这座哭牆前,向神倾诉。他们有时也将心中的祈祷写在纸片上,塞进牆缝中。但多半是以诗篇在哭牆前低回詠叹。祈祷时身体搖晃,先前后晃,再左右摆,用整个的肢体与语言来表达內心的沉哀。其实早在主后三十年,耶稣在最后一次进耶路撒冷时,已先为它哀哭过了(路加福音20:41),主说:“巴不得你在这日知道关系你平安的事”。“将来在这里,沒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马太福音24:2)。
  犹太人的哭牆文化,所代表的是他们民族悲怆抑郁的情结。他们內心的呼求,倒底是什么呢?是上帝选民的引咎反省吗?是忧伤灵魂的痛悔吗?还是在虛拟的盼望中,等待祈求“弥赛亚”的降临,以复兴大卫王朝的荣耀?我们都无从得知。但上帝借历代先知向他们发出的警告与训诲,应该还留在经书上与选民的耳边吧。但看一看今日以色列国在他们由“郇山复国主义”到如今所凝聚成的民粹情结,与对阿拉伯人的血海深仇,卻使我们惊心,不知这个民族何时才会真正的忧伤反省,回归基督的十字架下,与举世所有亚伯拉罕的后裔一同领受神救赎的恩典。

犹太人的围牆传统

有形的牆



“安全隔离围牆”

  中东多年以来兵连祸结的根源,是巴勒斯坦以巴对立与冲突,而影响所及,举世受到影响,连美国“九一一”的恐怖攻击,乃至世界各地的恐怖事件,均与以,巴有密切的关联。因此,巴勒斯坦的宗教与种族的战爭,牵连着全球的脈动,不容忽视。
  以色列总理夏隆要在以色列西岸沿约但边境建一条三百六十五公里的“安全隔离围牆”,以保障以色列的“安全”,減少恐怖自杀炸弹的攻击。水泥围牆高八米,部分架铁丝网与电网,每数百公尺设一岗楼及狙击手,做为监控。牆两侧缓冲区的建筑物,一律拆除。造价每公里百万美元,总价达十五亿美元。围牆已於2001年开始建造,这堵“安全牆”像极了昔日东西德之间的“柏林围牆”,要隔断以色列与巴勒斯坦之间的交通。也颇似一堵监狱式的高牆。以色列建筑围牆期间,巴勒斯坦政府及西方国家不断提出抗议。巴方认为围牆对安全並无助益,实际只是出於种族与宗教的理由。果然,在围牆安检门打开的首日,一个巴勒斯坦的妇女便在大门处引爆了自杀炸弹。除世界各国批评以色列的围牆外,美国也多方表示质疑。“国际法庭”並於2004年七月九日作出判決,以十四票对一票通过围牆为非法。但海牙国际法庭的判決,对以色列並无约束力。以色列总理夏隆坚持要续建围牆以保护以色列的“安全”。但围牆真能保护以色列的安全吗?近来以色列境內的自杀攻击卻有增无減。足证所谓“安全围牆”根本不安全,只不过是一种心理上的“屏障”罢了。其实,以色列斥巨资建造围牆,有其历史的传统与渊源,隔离政策是其来有自的。
  以色列最能代表其围牆传统与文化的应为圣城耶路撒冷的城牆,耶路撒冷的城牆建在山上,建材为白石灰石,十分高大巍峨,城门用生铁铸造,固若金汤。早晨在阳光中闪耀金光,壮丽而宏伟,为世界名城,易守难攻。当初大卫王在进攻耶布斯人佔领的城池时,即未能攻下。后来是由水道潛入,才攻下该城。主后七十年由提多率领的罗马远征军围攻耶路撒冷数年不下。后来城內粮尽,到人易子而食的惨況,才攻破此城。罗马军为报复,将城彻底破坏,将圣殿焚毀,只留下了西牆。


耶路撒冷城牆

  历史记载,这座坚固的城牆,曾被围困五十余次,且有十次遭毀灭。后经无数次重建。最著名的是尼希米重建的城牆(尼希米记),当时形势险峻,重建者要一手做工,一手拿兵器抵御。最后在1967年六日战爭时,城由约但军驻守,戴阳的大军攻打,也未攻下。今日在锡安城门与城牆上,犹能看到累累的弹痕。后经由空降突破,约但军才撤走。历史证明这座世界上最坚固的城牆,仍然无法保护城內居民的安全。
  论到防卫的城牆,不禁使人想起举世闻名的中国万里成城,这堵围牆建造长达几个朝代,耗尽无数的人力与物力,虽可固守一时,但最终也挡不住敌人的进攻。中国的版图也多次被外族侵入且征服。世上並沒有任何城池与围牆,可以固守,更无法保护牆內的安全。

无形的围牆

  其实,在犹太人的围牆文化中,最重要的还是无形的围牆,这种围牆才会根深蒂固地盘踞在这个民族的心中,难以根除。
  首先,希伯来的民族特征之一,是“分別为圣”的思想,它深植在这个民族的灵魂中。以色列人自离开埃及后,耶和华上帝便吩咐摩西,凡属头生者,自人及畜,都要分別为圣归於上帝(出埃及记13:1),进而连房屋(利未记27:14),土地(利未记27:16)等也不例外。
  另一堵无形的围牆,是割礼。自亚伯拉罕以降,男丁均要受割礼(创世记17:9-14)。而摩西在西乃山宣布的诫命,及繁复的律例与典章,与日常生活的规定,都是一种无形隔离的牆,要将神的选民与外邦人严格地分割开来。凡此种种,其实只有一个主要的目的,神要祂的选民在敬拜上帝的事上清楚认定,祇有耶和华上帝为唯一的真神,其余的宗教多为人手所造的偶像与假神。神的救恩要借着这个民族传递,基督要由这个民族诞生。因此,这民族的本身,必须先要自洁。而以色列人在埃及住了四百年,已受到当地異教的污染,而日后进住的迦南地,也满了異教的风俗。所以有必要严格地施行隔离政策,以维护选民纯真的信仰。而这堵无形的围牆,比有形的围牆更为牢固。也正因为在这个民族中有这堵根深蒂固的围牆,才能使犹太这个极少数的民族,亡国后在全世界各地流亡了数千年,仍能保持其独特的传统,而未为其他的民族所同化,应为最主要的原因。
  但这堵无形隔离的围牆,卻在基督献上祂自己作为活祭,完成了神的救恩后而废除了。当基督在十字架上气断的时候,地大震动,磐石崩裂,耶路撒冷圣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这尖锐刺耳的裂帛声,是向全世界宣告,一切的隔离已经结束。神的救恩已经完成。主在十字架上用鲜血所铺成的一条又新又活的路(希伯来书10:19-20),已扫除了一切有形与无形的障碍。每一个人都可以靠基督的救恩,坦然地进入神的至圣所。
  接着我们便看到犹太人与外邦人之间的所有围牆也都纷纷拆除並打通了。犹太人一直延用到今天仍在实行的割礼,成为早期教会爭议的焦点,甚至有人认为不按摩西的规条受割礼,使不能得救(使徒行传15:1)。但耶路撒冷最后终於決定基督徒不必受割礼(使徒行传15:21-29)。保罗说真的割礼是心里的,在乎灵不在乎仪文(罗马书2:29)。而真受割礼的人,就是基督徒(腓立比书3:3;歌罗西书1:21)。
  当使徒彼得在传道途中,魂遊象外,见天上显出異象,他看见天开了,有一物降下,好像一块大布,系着四角,缒在地上。里面有各样四足的走兽,和昆虫,並天上的飞鸟。又有声音说:“彼得,起来宰了吃!”(使徒行传10:1-13)这異象显示神已将犹太人以往在食物方面的禁忌,完全打开,什么都可以吃了。实际上犹太人以往忌食之物,均与異邦宗教有关,並非是卫生方面的问题。
  犹太人最重视的是,对神选民的自我认同,与种族的优越感。但这个种族的迷思,也随基督的十字架而逝去了。保罗说:“我们不拘是犹太人,是希利尼人,是为奴的,是自主的,都从一位圣灵受洗,饮於一位圣灵。”(哥林多前书10:32)易言之,基督的救恩是普世性的,人人均在神救恩的计划中,犹太人自不例外,但非专属。我们既都属乎基督,就都是亚伯拉罕的后裔,都可照着神的应许承受产业了(加拉太书3:8-29)。
  以色列在历史上的隔离保守文化,有其时代的背景,神为要祂的选民持守纯淨圣洁的主要目的,是因为祂预定的弥赛亚救主,道成肉身,降世为人的基督,要从锡安而出,並非为隔离而隔离。而基督在十字架上完成救恩之后,当初诸多隔离的举措都已先后废除了。如今,作为亚伯拉罕属灵的后裔,不需要再消极的保守,而是应积极的开展,将神的福音由耶路撒冷传到地极(使徒行传1:8)。但是,仍然拒绝承认基督为弥赛亚的犹太人,卻还将自己禁锢在旧约的围牆里,也仍然固守着旧约的饮食文化,迷恋向在昔日大卫,所罗门的骸骨里。以色列今日虽然在巴勒斯坦重建了国家,但仍然要为自己筑一道完全不能保障安全的“安全围牆”,作为心理上虛拟的屏障。
  犹太人的这种围牆文化流害所及,也影响了今日的基督教会,在不同的种族,地域,文化,以及难以数计的宗派,与神学教义的差異中,都设有各自的藩篱与围牆,均划地自限,严重地影响了,神的普世救恩与福音的传播。今日以色列在巴勒斯坦所建的这堵高大坚固的水泥围牆,为以色列的边境筑成了一道丑陋的风景,它不但是对神选民的讽刺,更是对今日普世教会的警惕。因为千万堵这种无形的围牆,仍然橫亙在我们的四周。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