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父亲有节父权先节

于中旻

 

智慧子听父亲的教训;亵慢人不听责备。(箴言13:1)
不忍用杖打儿子的,是恨恶他;疼爱儿子的,随时管教。(箴言13:24)

  在这谈人权的时代,人各有权,传统有权的人,就得受些限制。人民爭权,相对的,必须得限制君权。儿女扩权,相对的,必须得节抑父权。提高女权,相对的,必须得压制夫权。於是,现在如果谁再讲“君权神授”,不会再有人反对,而是当作笑话,沒有谁屑与他爭论。同样的,妇女的“三从四德”,也被当作垃圾丟进时间的废物堆里。同样的,过去把儿女当作产业的观念,也被迫收拾起来了。
  近代流行创节,以纪念斗爭的胜利,要求社众予以重视。因此,独立节,妇女节,劳动节,建军节,就纷纷产生了,表示得势。说来似是讽刺,父亲节卻是失势分子的节日。作父亲的,如果一年三百六十六天中,忽然在这天被捧上高位,甚至收到孝敬的礼物,不必受惊若宠,应该谨慎检讨,自己有沒有尽责,用句合时的话:好好为人民服务。
  在古旧的日子,谈什么“士之子恆为士,农之子恆为农,商之子恆为商”。因为父亲是最近距离的知识传授者,“作之亲,作之师”是同等级。周秦以下,有了读书考试流行,产生阶级流动。到了晚近科技挂帅,老人家如果也想捧手机进入“低头”代,消磨賸闲时光,还是向孙子请教,比向儿子请益更为有效。父亲的尊严,行情就不怎么高了。所以父亲节的存在,成为必要—不仅补救多时的冷落,也使失去时效的“賸闲”人物,得些精神补偿。
  不过,有一件非科技可改变的事实—父亲总是生在诸子的前面,还是具有“起跑”优势,有些可用的经验,不会被淘汰。美国文化是以放纵为自由的,发生了不少问题,原因是有养无教,孩子感觉失去引导。於是有“虎妈”,听来使人毛骨悚然,但可以补偏救弊。可是如果家庭制度还未流失,仍有父亲在其位,父严母慈的观念更合理,也更自然些。
  对於华人来说,“虎父无犬子”比较自然些。当然,不是每个作父亲的都配称为“虎父”。无可爭议的,父亲对於孩子性向的养成,极有影响。基督教基本上承认人性的败坏,但不忽略法制和教导的重要。加尔文(John Calvin, 1509-1564)以“预定论”知名,最为了解人性的败坏,所以更注重法治和教育,预备人领受救恩。在他指导下的日內瓦,当诺克司(John Knox, c.1514-1572)身临其境,以为是模范城市,仿佛人间天堂,从而导致其毕生致力於苏格兰的宗教改革。而对於法制和道德的型造,应该是由父及子,最为自然。


加尔文

诺克司

  在儿女践行宗教信仰的道路上,父亲是神基本的典型。
  圣经中教导父母管教的重要,有这样清楚的训示:

你们又忘了那劝你们如同劝儿子的话说:“我儿,你不可轻看主的管教,被祂责备的时候,也不可灰心;因为主所爱的祂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纳的儿子。”你们所忍受的,是神管教你们,待你们如同待儿子。焉有儿子不被父亲管教的呢?管教原是众子所共受的,你们若不受管教,就是私子不是儿子了。再者我们曾有生身的父管教我们,我们尚且敬重他;何況万灵的父,我们岂不更当顺服祂得生吗?生身的父都是暂随己意管教我们;惟有万灵的父管教我们,是要我们得益处,使我们在祂的圣洁上有分。(希伯来书12:5-10)

  虽然不是着意提倡父亲的权威,而是教导神的管教;不过,父亲代表神的地位,因此圣经着重管教—体罚,特地要给孩子痛的记忆。相信沒有谁认为圣经不合时代—宁可说时代不合圣经,需要悔改。不过,管教要有正确的目的,万勿只图泄忿;管教要有正确的方向,不是鞭策孩子效法世界。
  随着时代改变,“暴君”大致消失了,“虛君”大为流行,可是“明君”还是照旧需要,或更为需要的。同样的,现代的父亲,不用说已经被革掉“暴君”了,还是勿作虛君,应该作“明君”才是。
  要相信,神的旨意是造就祂的儿女,如使徒保罗所说:“这权柄原是为造就人,並不是为败坏人。”(哥林多后书13:10)作神儿子也作人父亲的,要善用所交托你的杖。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