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聘牧记

于中旻

 

  圣经沒有聘牧的先例,现借保罗的经历说起。

  见证基督,必须先像基督:“凭着神的圣洁和诚实,在世为人,不靠人的聪明,乃靠神的恩惠,向你们更是这样。”(哥林多后书1:12)

生活的目标

  使徒保罗沒有自己的野心,而是为基督而活,为使別人得着基督;他绝不是只顾自己,他所计所画,是为了圣徒得建立:“我既然这样深信,就早有意到你们那里去,叫你们再得益处。”(哥林多后书1:15)

纪律与爱心

  教会的主宣告:“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翰福音13:34-35)这不是建筑上面的记号,是教会的旗帜,是圣徒额上的印记。
  不过,真实的爱心不仅在口头上,也不仅是求眼前欢,大家嘻嘻哈哈在一起,而是关心所有人永恆的喜乐,这就不能不坚持纪律。
  因为有爱心,采取纪律行动,不是为泄愤,也不仅是为伸张公义,是为了教育的目的;又因为出於爱心,所以为人的罪忧愁。

我呼吁神给我的心作见证:我沒有往哥林多去,是为要宽容你们。我们並不是辖管你们的信心,乃是帮助你们的快乐…我自己定了主意,再到你们那里去,必须大家沒有忧愁。倘若我叫你们忧愁,除了我叫那忧愁的人以外,谁能叫我快乐呢?我曾把这事写给你们,恐怕我到的时候,应该叫我快乐的那些人,反倒叫我忧愁—我也深信,你们众人都以我的快乐为自己的快乐。我先前心里难过痛苦,多多的流淚,写信给你们,不是叫你们忧愁,乃是叫你们知道我格外的疼爱你们。(哥林多后书1:23-2:4)

这一段话,不但笔调委婉,而且洋溢着溫暖的爱,唯独从真的牧者笔下,才可流露出来。使徒得知教会发生问题,並沒有匆促的赶去那里,快刀斩乱麻的严正处分。但保罗不是要作包青天;他说:“你们学基督的,师傅虽有一万,为父的卻是不多,因我在基督耶稣里,用福音生了你们。”他看哥林多的圣徒为“亲爱的儿女”(哥林多前书4:14-15);关系不同,观点有就不同,处人作事也就不同。

新约的职事

  作为和平福音的使者,必须体会差他者的心意:主“宽容你们,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得后书3:9)但无论其如何尽心竭力,所能作得到的,只是“总要救些人”(哥林多前书9:22),沒法一网打尽,

瓦器的宝贝

  宝贝与瓦器,是极好,极恰适的比论。主的仆人不仅要这样说,还应该有这样正确的认识。使徒写得奇妙而完美:

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们。我们四面受敌,卻不被困住;心里作难,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於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这样看来,死是在我们身上发动,生卻在你们身上发动。(哥林多后书4:7-12)

  陶土作成的瓦器,是很普通的用具,既低贱,有脆弱,极容易打破。通常是不会怎么给人赏识的。可是,就在那么一天,有幸邀主人的特眷,不计较其卑微,竟然把宝贝藏在里面。可惜许多人只看外表,会铸成买椟还珠的错误;连主所重用的使徒,也曾以其貌不扬,被人看不起。但我们不能忽略的是贵重无比內涵的宝贝。这不是叫人自夸身价千倍,而是在实际上表现出来,要显明出人意表的能力,成了颠扑不破的新品质。且看!

  据说:有人盖了一所中国人习惯的四合院房子,坚持院里不得种树;为什么呢?因为四堵墙中间有木(中文不表明复数),就成了“困”字!不过,有人以此例推,恐怕也住不得人;因为四合院中间有人,正是“囚”也。但使徒的情形卻不如此:四面受敌,人看他已经到了势穷力竭的困境,但如所说的,那恶者把你放在铁桶里,卻不能加上盖子,圣徒总有上面的出路,总能夠祷告呼天。他似乎是进退维谷,左右不逢源,卻有理由不失望,因主是他的盼望。遭受无端的迫害,但无害於他是属神的,主不撇下为孤儿,能夠放胆说:“主是帮助我的,我必不惧怕,人能把我怎么样呢?”(希伯来书13:6)虽然周边的威胁,要“打倒”他,要践踏他,要如何如何,甚至有时看来确是给人家打倒在地了,卻因神的大能覆庇,免於死亡:这不仅是意喻,保罗在路司得,确有这样的经历。巴拿巴和保罗,借神蹟奇事,使一个瘸腿的人得痊愈,被当作異教邪神降世崇拜;他们拒绝假戏真作,承认自己是人,並且传讲真理给他们,反遭用石头打,看来已经死了,被丟在城外,卻靠神大能活过来(使徒行传14:8-20)。
  这样的事奉,是随时为耶稣接受死亡,然后耶稣的荣耀生命,就得以彰显出来。这正是“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翰福音12:24)这可不是属灵的高调,也不是自我催眠,而是可见的实际效果:“生卻在你们身上发动”。注意:这是对保罗事奉,生活过的教会说的,如果不是事实,或涉及夸张,他们可以反驳,称这是无稽之谈;但他们沒有,因为沒有谁可以阻止他这样说,沒有谁能夠否定事实。

坚定的信念

但我们既有信心,正如经上记着说:“我因信,所以如此说话。”我们也信,所以也说话。…所以我们不丧胆;外体虽然毀坏,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哥林多后书4:13-16)


叶慈

  诗人叶慈(William Butler Yeats, 1865-1939)有一首诗,作於第一次世界大战刚结束后,题为:“再临”,非常形象化。

旋转再旋转圈子越来越大,
猎鹰脫出了蓄鹰者的控制…
最好的人全然沒有信念,最坏的卻
热情而狂激…

The Second Coming
Turning and turning in the widening gyre,
The falcon cannot hear the falconer...
The best lack all the conviction, while the worst
Are full of passionate intensity...

和好的职分

  今代人好走捷径,以为速效的工作,就是标新立異,拆毀別人的工作。流行的口号:“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別。”(哥林多后书6:17)这断章取义的话,是有意的误导,也果然产生了误导的效果;那种人可不管这些,他们自己立了山头,达到了自私的目的。
  前面讲过,真使徒不是为自己活:“祂替众人死,是叫那些活着的人不再为自己活,乃为替他们死而复活的主活。”是如何的活法呢?使徒接着就指出:“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一切都是出於神;祂借着基督使我们与祂和好…不将他们的过犯归到他们身上,並且将这和好的职分托付了我们。”(哥林多后书5:15-19)所以基督的福音,称为“和平的福音”,是从神来的使命;基督在十字架说成就了神人和平,人与人之间才有可能成就和平。

事奉的道路

  神的使者必须是福音的铺路人,引路人,不能成为绊腳石。“我们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碍,免得这职分被人毀谤,反倒在各样的事上,表明自己是神的用人。”(哥林多后书6:3,4)随着的话,可真是“发达神学”的反调了。

战场与议场

  对外与对內,跟教会的需要不无相似;只是在原则上有甚大的差異。这见於哥林多后书第十章及十一章。
  使徒常记得希腊,罗马的习俗:人民所期望的功成名就,首在於战场上的胜利,获得“凯旋”仪式庆祝欢迎;还有是在议场上的雄辩。“我的言语虽然粗俗”,或作“不擅言辞”。NIV更进一步,连这背景也译入,竟然想当然耳,演绎为“I may not be a trained speaker”(II Cor. 11:6)。在保罗的时代,去雅典的大演说家迪谟尊尼(Demosthenes, 384-322 BC)不远,罗马的西塞祿(Marcus Tullius Cicero, 106-43 BC),更存於人们记忆,教会中人多么冀望使徒保罗也是这样的人物!可惜,使徒自己说,他不擅言辞。在大众传播发达的今代,教会理想的名牧典型,该是讲话字正腔圆的名嘴;有明星那样光彩照人的台风,既会大喊大叫,声势夺人,能夠征服人決志,又善於以言辞折服人。不过,如此的要求,似乎远超越一个牧者,而是明星,政客,兼以哲人。

基督的心证

  撒母耳.卫斯理(Samuel Wesley, 1662-1735),英国圣公会的一位牧师,在临终的病榻上,对着他儿子约翰(John Wesley, 1703-1791)语重心长的说:“基督內在的见证最重要。”无论如何,牛津大学毕业的约翰卫斯理,於1728年即受按立为教牧,觉得於美洲印地安人的福音有负担,父丧后不久,就啓航往美洲乔治亚殖民地;只是仅努力工作一年多后,就於1737年铩羽而归。返英航程中间,內心和海面都不平靜,卻见同舟乘客莫拉维会弟兄们,能夠历风浪而镇定不惊,引起其对內心有主的倾慕,进而追求;在爱德门街(Aldersgate Street)的聚会中,经历心里“奇異的火热”;后与其弟查理,和威特腓(George Whitefield, 1714-1770),领袖循理会复兴运动。结果不仅有大西洋两岸教会的复兴,海外殖民地野蛮的岛民归主,史家更归功於其使英国免於像法国一样的流血革命。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