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从探病规范看约伯记

于中旻

 

  圣经中的约伯记,是很特別的一卷书;有人以为枯燥乏味,有人以为深奧难解。其实,那记录的真实人间事,自然也有其实用的方面:探病的记录。所以这里不字斟句酌,而是提出几个要点,作为行动的参考。因为只要世上有人,就有病人需要探访,也有必要遵循合宜的规范。

同情 Sympathy


南丁格尔

  探病必须出於真挚的同情,绝不可以为是不得已的义务,更不该视为利媒荣阶。唐代名臣房玄龄病重,给侍中裴玄本听到了。其人性好诙谐戏谑,随口应答说:“如果真的病重,探问何用?”这话不仅刻薄,还叫人听了心寒。可惜,有许多人保持:轻疾何用探问?重病探问何用?如此缺乏人性的同情,与基督徒无任何关系。且不说医院是基督教创设的机构,南丁格尔发挥人性溫暖的光芒,使维多利亚女皇称她为英国最伟大的女性。

  据圣经记载,耶稣基督在世上的时候,一直健康很好;但祂注重人疾己疾,嘉奖祂的“绵羊群”:“我病了,你们看顾我!”因为主的肢体,是属於主自己的:“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马太福音25:36-40)因为爱是神家的旗徽,也是主的羊听从牧者的实际行动。

  还是说约伯的朋友们,以利法,比勒达和琐法,他们即使不是部族的王子,也是富有尊荣的重要人物。他们听到约伯的遭遇,相约从远方来。“为他悲伤,安慰他。他们远远的举目观看,认不出他来,就放声大哭。各人撕裂外袍,把尘土向天扬起来,落在自己的头上。”(约伯记2:11,12)真实同情,充分的表露无遗。我们可以应用的原则:探访不合适於展示名贵时装。


约伯与朋友们

靜默 Silence

  按照当时的规矩,探访的人要等受访的人先说话。这个原则,看来至今也沒有不合。“此时无声胜有声”。据说,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皇,去探访一名为新近丧夫极为悲伤的寡妇。女皇伸出她的手,与那悲伤女人的手相握;两个地位悬殊的寡妇,约有二十分钟,彼此相对无言,女皇然后登上她的马车离去。那个可怜的妇人,因此得到了安慰。

  探访时喋喋不休的说话,喜欢听自己的声音,也強迫病患听,是近乎残虐的事。约伯的三个朋友,“就同他七天七夜坐在地上,一个人也不向他说句话,因为他极其痛苦。”(约伯记2:13)古时七天七夜是守丧悲哀的日子,他们同情约伯,看他像死般的痛苦如同身受。真个靜默是金。

了解 Searching

  “此后,约伯开口咒诅自己的生日。”(约伯记3:1-26)让他说吧!敬畏神的约伯,並沒有咒诅神,也沒有自己寻死的念头。只是因为他不得安息,就发出哀叹的声音。当然,那不能展示属灵的高度,但该体会他真的痛苦。有自以为属灵的人说:“应该唱哈利路亚!”那自然是理想和信仰坚定的最好表现,但务须出於真诚。使徒保罗说:“我们在这帐棚叹息,劳苦”,並不表明他不如谁属灵,恐怕我们连他的项背都难以看见。

礼貌 Social Etiquette

  如果探病的人不止一人,就应该按次序说话。自以为有钱的声音大,是绝对非基督徒观念。如果约伯遭受了一班不顾礼貌的朋友探访,各人抢着制造噪音,约伯不曾被疾病弄死,也会被逼成为疯狂。朋友们都有地位,但沒有权利给被访者遭受伤害。他们的规则,似乎是以齿为序,年高者领先。以利戶是年轻后进,他自己等候排列,让老人家在先说话:“我年轻,你们老迈,因此我退让,不敢向你们陈说我的意见。我说:年老当先说话,寿高的当以智慧教训人。”(约伯记32:6-12)即使“尊贵的不都有智慧,寿高的不都能明白公平。”他还是忍耐聆听,借以分析他们的辩论。

申述 Statement

  在开场的时候,适度的引用综合论理,作为跳板,进入深处,当然是可以的。不过,如果长篇大论唠叨不休,老生常谈,就使人厌烦。就如医生对就诊的病人,谈其病源理论,全世界的医疗保健趋势,很难使病人得益处;因为病人的征候虽然可能相同,但病因未必相同,治疗自然也不能相同。约伯听足了他们的理论,不明病源遽而处方,无奈的宣告说:“你们是编造谎言的,都是无用的医生。”接着说:“你们以为可记念的箴言,是炉灰的箴言;你们以为可靠的坚垒,是淤泥的坚垒。”(约伯记13:4,12)天下的人都有腳,但不能坚持让约伯穿所有人的鞋。即使病人果真是“天刑”,至少他们同样有说明的权利。由於礼貌,受访的人得忍耐,只差下逐客令。访客们应该知道,时间已经过长,过长,无须再多作无益之谈。如果访谈至此结束,並不会损失什么;但他们还是让其继续下去。新访客以利戶的出现,更标识应该告辞的时候到了(约伯记32:2,3)。年轻人看不下去,就发怒仗义执言。无论如何,那只是中间的插曲。

  耶和华至终显明,约伯的问题。耶和华以问显问:你知道吗?你能吗?你在哪里?只有神是全知,全能,全在的神,从永恆到永恆。有如此认识,就沒有任何问题了。

诚实 Sincerity

  无论如何,朋友到底是朋友,言词犀利,爭锋逞強,並不代表是仇敌;更远非有些人所想像的,他们是受邪灵役使。

  就事论事,探访开始很好,结束颇不理想。但神並不计较他们的错误,只判断他们的对神自己的认识:对提幔人以利法和他两个朋友说:“你们议论我,不如我的仆人约伯说的是。”(约伯记42:7)所以探病不仅安慰病人,也是个人学习深思,可以视为灵命提升的机会。有这样的想法,就不会以为是不愉快的责任和重担。神升高约伯作为祭司,为他的朋友们献祭赎罪。今天我们探访,当然不再献祭,但有时还是不必定探访者离开前祷告,也可以让受访者为探访者祷告。

  感谢神!鑑察人心的神,慈爱的神,並不甘心愿意人受苦,使约伯从苦境转回。

附录:小故事“病羊与牧者”

信徒:“我就住在你对面。已经病了很久。”
牧者:“牧师有几十个信徒要照顾,你总该不会希望我每天都在费心注意你出入吧!我相信圣经:圣经岂不是说:‘你们中间有病了的呢?他就该请教会的长老来。...’(雅各书5:14)並沒有记录表示你请过啊!同时,你可有这个月的奉献记录?公证有效?”
信徒:病羊无言。…

这也不似是真实记录。

(同载於圣经网 aboutbible.net 之“天上人间”)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