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耶稣的腳印(十三)

雅各井的水好涼

殷颖

 


意尔摆克

 

  由耶路撒冷到加利利,必须经过撒玛利亚。我们由耶京出发时,先乘八人的大型计程车,第一站到达意尔摆克,这里有一所回教寺,相传是主十二岁时到耶京圣殿过节,然后约瑟与马利亚走了一天的路程发觉耶稣迷失的地方。这是一个阿拉伯的小村落,我们到达时,许多阿拉伯的青年人跟着我们看热闹,这里有茂密的无花果树与橄榄树;这是圣地最普遍的两种树,无花果可以吃,橄榄可以榨油,有多种用途。按当地习俗,无花果头三年不採果,第四年的果子要献给上帝,为初熟的果子。这就是主咒诅无花果树的背景,比喻着重人的悔改。圣地的无花果味美如蜜,与我童年在家乡看见的不同,记得我家中也种无花果,但多半是盆栽的小树,而圣地的无花果卻是昂然的大树,华盖有十几公尺方圆。橄榄树在撒玛利亚特別多,当地人称橄榄树为“爱心之树”,因这种树生长缓慢,种树的人多半收不到果子,是“前人种树,后人收果”。

 


橄榄树


梵谷笔下的橄榄树


橄榄

无花果



无花果树

 

 

  这座小村落里每家都有一口井,而所谓井,並非可以打水的井,而是一种贮水池,这种池子口小腹大如钟形,是凿在石头地上的,用来贮藏冬日的雨水,作一年的用途,圣经中提到的井,多半是指这种贮水用池。


小村落里的一口井

  我们在往撒玛利亚途中,半路便棄车步行,闪博士要我们体验主当日在烈日下步行的苦況,並且嘱咐我们连水壶中的水也不可喝,这样当我们到达雅各井旁时,对水的渴求,便会如耶稣当日一样的迫切。

 


米所波大米废墟


  我们这一行人在漫漫的荒野中,走上了伯特利之路,这条路是亚伯拉罕,以撒,雅各都走过的,后来所罗门,撒母耳,耶稣,保罗,都曾经走过这条古道,我们踏着圣人的足跡,在遍地荊榛的石路上走向伯特利。在主前二千四百年,雅各在这里梦见天梯,看见異象;如今留下了一块白色的石头,相传为雅各所立,我用手抚摩了这块白石,並在石前留影。


基利心山(左)以巴路山(右)

  雅各由米所波达米回来后,即在以巴路山与基利心山之间的谷中买下一块地,並在这里支搭帐棚,他凿了一口井,为他自己及他的子孙与牲畜饮用。这口井便一直称为雅各井。


基利心山

  基利心称为祝福之山,以巴路称为咒诅之山(申命记12:29),而撒玛利亚人自巴比伦被掳归国后,即与犹太人分裂,他们建立自己的圣殿在基利心山上,他们只承认旧约的摩西五经,保有十二世纪的最古五经手抄本,现有的纯血统撒玛利亚人约有四百,聚族而居,生活贫苦,许多人为神经病患者,因他们多为近亲结婚。每年逾越节时,他们在基利心山上杀羔羊献祭。我们曾经爬上基利心山,凭弔这座撒玛利亚人圣殿的废墟,想到主对撒玛利亚的妇人说:“你们拜父,也不在这山上,也不在耶路撒冷…那真正拜父的,要用心灵与诚实拜祂,上帝是个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约翰福音4:20-24)回想耶稣之言,不禁低头献上祈祷。
  那天中午,当我们赶到雅各井时,真是疲於奔命,和当初主来到井旁的干渴应无二致,雅各井直径七点五呎,深七十五呎,水质颇佳。第四世纪时,在井上建了一座教堂,雅各井刚好位於该教堂地穴中心。主后529年撒玛利亚人叛变时,该教堂被毀,后由查士丁尼皇帝重建。后再度被毀,十字军又重建,到1187年十字军教堂又为撒拉丁所毀,1860年希腊人得到该教堂遗址,又重修地穴;1914年着手建筑一座新教堂,但不久即被禁建,所以现在这座教堂仍未完成。


东正教教堂


堂中央的雅各井

  如今这座小教堂由东正教士主持,堂中央是雅各井,井上面建了一个绞辘架,一条长长的尼龙绳系着一只铁桶,朝圣客们排队到井边饮水,並缴奉献。这座井极深,自古亦然,撒玛利亚的妇人就向主说过:“先生沒有打水的器具,井又深,你从那里得活水呢?”(约翰福音4:11)闪博士将桶中的饮水倾入井中,停了一会儿,才听见水落井底的响声,我们的同伴由迦纳来的杨费力搖辘,打上一桶水来,井水清冽,沁涼解渴,我们知道喝了这井的水,还要再渴,但到底暂时解了暑气。

   离开雅各井后,我们造访了敘加城,那里有一处公共水泉,许多人在接水,相传主耶稣时即已存在,撒玛利亚妇人舍近求远,到雅各井去汲水,想来她一定有不得已的苦衷了。但二千年前雅各井旁留下的对话,作为今天个人佈道的最佳范本,这位妇人实功不可沒。
  归途中看到满山遍野金黃的麦田,有的已经收割,忽然想到主当时说:“举目向田观看,庄稼已经熟了,可以收割了。”(约翰福音4:35)恐怕正是我们造访的六月,重诵主耶稣的话,想到今天荒芜的工场,又不觉为之怅然。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