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历尽沧桑一圣书

殷颖

 

  有一回,我在一所教会主日讲道后,一位弟兄看见我使用的圣经,封面已经磨损;他问我用了几年?我说差不多十年了吧。由於天天翻阅,里面已有些脫页,裂损,几经黏贴,封面及內页周边的烫金多已剝蚀,皮面的黑漆也大部脫落。封面皮的边缘,甚至还有几处裂口。
  离开台北前,教会一位新来接棒的同工,刚刚由神学院毕业,他对我说从未看到一本磨损得如此厉害的圣经。这本圣经,是我做传道工作后使用的第三本。在这之前的两本金边皮面圣经,都用到封面破损,內文大部分脫页,无法再修补时才退役。行前检视时,早已成了断简残篇,字跡模糊了。我现在手中的这本,比起以往的两本还算比较完好,因为在以往十年中,旅行外出时,我另用一本袖珍本圣经,所以便延长了这本的寿命。但临行时青年团契赠送我的许多礼物中,就有一本崭新的皮面金边圣经,建议我应该換用新本了。
  但这本旧圣经中有许多札记,我使用多年十分顺手,实在舍不得更換。另一原因是:这本圣经特別有纪念性,封面右下角印了一行烫金正楷字:“第一屆中国基督徒作家研讨会纪念”。这次历史性的中国基督徒作家研讨会,於1975年春天在台北淡水召开。当年港台两地的基督徒作家及神学家大都参加了。那时我正主持基督教的出版工作,召开这次会议的目的,是要试着为中国基督教文学,找出正确的方向。在三天的研讨会中,除宣读了几篇神学论文外,还讨论了两位日本重要基督徒作家的作品:一位是畅销小说作家三浦绫子,另一位是曾访问过台北的远藤周作。
  这两位作家的作品都已部分译为中文,多半是出於朱佩兰女士的手笔。朱佩兰是翻译日文书籍的重要译作家。她译了大部分三浦的小说,约二,三十本;当时她还未信主,但在译过许多三浦具有丰富基督教信息的小说后,终於受感信主。在那次作家研讨会后不久,我便为朱佩兰姊妹施行了洗礼,教会增加了一个重要的笔兵。后来她先生游礼毅也归了主。那段时期是我主持教会出版事工的意外收获。每每拿起这本圣经时,我便不能不为此感谢上主。
  这两位日本基督徒作家的作品都影响深远。三浦绫子是畅销小说作家,其作品对青年人很有吸引力及影响力,不少人读了三浦的作品而皈依救主。远藤周作的作品,则具有相当的深度。他的沉默在讨论一个重要的神学问题,这本小说不仅是一个可歌可泣的日本信徒蒙难的故事,並且要读者由这故事背后,去探索了解深刻的信徒受苦的神学思想。这本书除已拍成电影外,有十余种语文的译本。中文译本亦出自朱佩兰之手。这些书的出版都经过作者同意,我曾亲自在东京将沉默的版稅交给远藤周作。多么期望华人也能产生这样卓越的基督徒作家。
  我使用的这本圣经,仍旧是半个多世纪前由宣教师主持翻译的和合本,海內外华人教会都一直习惯沿用这个版本。最近虽由“圣经公会”等单位出版了几种不同的译本,但教会仍旧喜欢和合本。我想这大概是出於历史的情感吧!
  记得幼时在教会学校读书,我十分渴望能拥有一本自己的新旧约全书。这个心愿后来终於达成。我便十分珍惜那本圣经,经过多次的兵燹,战乱,始终将它保留在身边。在多少次的忧伤痛苦中,我由那本圣经中得到安慰,甚至在绝望中重获生机。后来那本破旧的新旧约全书,在一次意外的劫难中,我将它送给一位难友,希望那本圣经能带给他永生的信息。
  写这篇短文时,我抚摸着这本在最近十年陪伴我传道的圣经,它像一位不可须臾分离的老友,它曾陪同我在过去十年中,至少有几百次在讲台上宣讲上帝的信息,也曾无数次跟随我在医院中病榻旁,用上帝的话语安慰了那些即将离世的病人。我仍期盼在未来的岁月中,再由这本圣经中得到救主的指引,让它与我同行,继续走另一段事奉主的道路。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9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