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柏辽滋 Hector Berlioz

稽谭

 


柏辽滋 Hector Berlioz

  柏辽滋(Hector Berlioz, 1803-1869)生在法国南部的一个村镇,名叫La Cote St. Andre,父亲是当地的医生,过着发达安定的閒散生活。他的基本教育和音乐,是由父亲启蒙。
  他自小就倾向音乐,十五岁开始作曲。但母亲认为音乐只可消遣,不算正业,阻止他发展的方向。所以,到十七岁时,被送去巴黎学医,希望能善承父业。
  有一年的时间,柏辽滋应付课业。不过,他对歌剧院表现更多的兴趣,对格鲁克(Christoph Willibald Ritter von Gluck, 1714-1787),及韦伯(Carl Maria von Weber, 1786-1826),极为崇拜,视为音乐宗师。他兼修新闻报导,也把他的音乐评论发表,主张器乐演奏与戏剧融合。


韦伯 Weber

格鲁克 Gluck

  二十岁那年,柏辽滋正式入音乐学院,学习作曲,在有名的教师籁秀尔(Jean-Francois Lesueur)门下受教。籁秀尔对他期许甚高,尽心指导鼓励。1825年,他的弥撒曲获得接受演出。但未能赢得音乐界最高荣誉的“罗马奖”(Prix de Rome),得奖者可以供他往意大利及欧洲遊学。他的父母对他失望,断绝对他的供应。柏辽滋需要回家,申述理由,才获得继续支助。不过,他得节俭刻苦生活,兼教授学生,並自己探讨器乐的实际应用,常向各演奏者请教。


海蕊叶 Harriet Smithson

  1827年秋,有个英国剧团在巴黎演出,剧目有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Hamlet)並罗密欧与茱丽叶Romeo and Juliet)。由二十七岁的海蕊叶(Harriet Smithson)饰演二剧女主角俄菲丽亚(Ophelia)和茱丽叶。她美豔迷人,演技超凡。柏辽滋看了莎剧,认为“此曲只应天上有”,留下难以抹除的印象;他像是哈姆雷特,对於他的俄菲丽亚,则更是梦魂萦想,有时在巴黎街头失神的走来走去,如醉如癡。不久之后,他又发现了哥德(Johann Wolfgang Goethe, 1749-1832)的浮士德Faust),並贝多芬(Ludwig van Beethoven, 1770-1827),给他开了艺术上的新天地。
  海蕊叶誉满艺坛,对他是高不可攀;为了吸引伊人垂青,只有在音乐上有所成就。由这一幻想,成为柏辽滋傑作孕育的开始。以后三年,始终忘不下海蕊叶,驱使他锲而不舍的努力。
  当他二十六岁那年,完成了狂想交响曲Fantastic Symphony),是他主要创作之一,在1830年十二月,狂想交响曲首演,节目单上,说明是“艺术家生命中的插曲”。这傑作,突破了所有当时认为金科玉律的音乐樊篱,卻自成其规律。演出极受群众欢迎。只是海蕊叶无由知道。
  有了这次成功的基础,柏辽滋的下一步,是寻求歌剧院作品合约。
  在此之前不久,有对海蕊叶的品德不良的流传,柏辽滋的热情给浇上了冷水。适有一个十八岁的美丽少女凯玫莉(Camille Moke),他以为是天赐良缘,未久即匆促的订婚。
  不过,青年音乐家希冀的“罗马奖”,不仅提高声誉,还有五年的生活供应。1828年,他以浮士德芭蕾舞曲,作为敲门砖,再度试申请“罗马奖”,又遭失败,奖归別人。他以埃及艳后克利奧帕特拉Cleopatra)再试,但1829年沒有人合格,仅获得次奖。1930年,他挟狂想交响曲成功之余威,以亚述王撒顿毘拉色之死Death of Sardanapalus)申请,裁判似是怯於众议,颁给他所期望的“罗马奖”。
  为履行获奖的附带条件,是到罗马的法国学院深造两年。1830年,他也到了罗马,旅行德国,瑞士,再越过海峡到英国。凯玫莉与他相识不深,难耐久別,不到两年,就背棄婚约,与一名富有的出版家兼钢琴制造者结婚,年龄大她二十多岁。
  孤单,失望,柏辽滋再燃起旧情。狂想交响曲在伦敦演出,经过出版商的邀请,海蕊叶也在座。当她听到男主角的几段独白,立即知道本是为她而作,对艺术家用情之深,大为感动。过了两天,柏辽滋与苦恋多年的海蕊叶首次见面。随即定情,准备婚嫁。1833年十月,在罗马的法国大使馆结婚。
  不过,柏辽滋追求的是一个理想,与真实有血有肉的人,全不相同。新娘负债累累,新郎得负责偿还,是他未想到的。同时,他得半途而废,放棄部分的罗马音乐奖,回到巴黎,面对空虛的爱巢!一年多后,生下了他们唯一的儿子路易(Louis)。
  可算安慰的,是法国政府让“罗马奖”得主,作阵容盛大的安魂曲葬礼曲,和纪念活动的应景作品,增加声誉和收入。但巴黎音乐界,因艺术观点不同,对他来说,一向远算不得友善。


帕格尼尼 Niccolo Paganini

  1834年春,新婚的柏辽滋,接受了意大利当世小提琴名师,有“鬼才”之名的帕格尼尼(Niccolo Paganini, 1782-1840)委托,作哈罗德在意大利Harold en Italie)交响曲,虽然主题是採自拜伦(George Gordon Byron)著名的长诗哈罗德漫遊记Childe Harold's Pilgrimage)中,一个忧郁的少年贵族,但其主角及內容,並与诗无多大关系;其中有段提琴独奏部分不夠显著,未完成即遭帕格尼尼拒绝。那年十一月演出,由柏辽滋的音乐学院同学厄尔汉(Chretien Erhan)任提琴独奏角色。在奏第二乐章时,发现指挥不能称职,由柏辽滋亲自指挥。这开始他音乐指挥的生涯。
  他继续写作音乐评论。而作曲家的声誉,在欧洲已逐渐著名。李斯特(Franz Liszt)对他称扬;舒曼(Robert Alexander Schumann)主编的音乐 评论,予以推崇。
  柏辽滋再叩歌剧院之门。他的作品是凯利尼Benvenuto Cellini),取自那著名金匠的奋斗成功史。经过连年週折,於1838年八月,才得在著名的歌剧院上演。虽然沒有满座使他失望,但仍表示有相当的群众,对作曲家的支持。这是他三部歌剧中,唯一的得在那里正式演出。
  同年十二月,哈罗德在意大利再次演奏,帕格尼尼在巴黎,竟然前倨后恭,从听众中走来,跪在作曲家的面前,亲吻他的手,並且宣告:他是当世的天才,将要发扬贝多芬的新音乐统系。这举动使全场震惊。不错,是来自贝多芬的故事,当年贝多芬听了海顿的创造Creation)以后,跪吻海顿的手;但那是向老师致敬。现在是白发苍苍举世闻名的提琴大师,向小他二十多岁的青年人如此作!
  两天后,柏辽滋收到帕格尼尼的来信,开始说:“贝多芬死了,惟有柏辽滋能夠使他复活!”並要求接受20,000法郎。这是一笔鉅大的赠予;而帕格尼尼向有吝啬之名。无论如何,这抒解了柏辽滋的经济困境,使他能专心作曲。
  果然,不负知音者的寄望,罗密欧与茱丽叶Romeo et Juliette)歌剧交响曲,在一年內完成,题献给帕格尼尼。在巴黎上演的时候,受到热烈的欢迎,连续演奏三场。华格纳(Richard Wagner)说:是“启示了音乐的新世界。”
  不幸,妻子海蕊叶是他的困难。美丽的爱情故事,並不保证圆满的婚姻。海蕊叶年长色衰,不能再登台亮相,对柏辽滋极端佔有,连他出门都怀嫉妒猜忌。终於导致婚姻生活的不满足,而到了1844年,更正式分居。柏辽滋对她继续供应;但可怜的海蕊叶几度中风瘫瘓,於1854年逝世。有个年轻歌手玛莉(Marie Recio),对柏辽滋溫柔体贴,极为真诚,而善於经理。在海蕊叶死后一年,二人结婚。玛莉於1862年,因心脏病去世。
  柏辽滋走在时代的前面。他说:“如果我活到一百四十岁,我的音乐生涯会更卓越显著。”他在国外的声誉甚隆,他多次去威玛,意大利,英国,以至俄国,浮士德持久受欢迎。
  1863年,特洛伊上演,听众反应空前的热烈,戏院容纳不下,以致得刪节剧本,才可应付;自然更带给他丰厚的版稅收入。他在晚年渐得群众了解和欣赏,甚至享被选入法国学院院士的荣誉,有微薄年俸。柏辽滋有些自嘲的说:“何等的闹剧!有一天,我不在意成为教皇。”可惜,这一切来得太晚,他已近黃昏了,不复在意绚烂和光耀。
  他唯一的儿子路易,成为船长,远驶海外。1867年,死在美洲。
  柏辽滋在1869年三月八日逝世。

  柏辽滋的艺术遗产中,代表他生平故事的狂想交响曲最为著名;他的交响乐歌剧浮士德特洛伊,和罗密欧与茱丽叶,都享誉不衰。他的作品主题,取材於文学名著及史诗,也有的出自圣经或传奇,如基督的童年L' Enfance du Christ),並宗教性的颂诗Te Deum),並弥撒曲。
  英国乐理家陶维爵士(Sir Donald Tovey),听特洛伊演奏后说:“是最伟大的音乐剧傑作,引人入胜。”
  比利时作曲家弗兰克(Cesar Franck)说:“柏辽滋所有的作品,都是傑作。”因为他不喜困守旧套,总有新猷。
  萧伯纳(George Bernard Shaw)少对人称许,尤以攻击莎士比亚而知名;但对柏辽滋甚为推崇。他说:“不要称任何指挥者善解音乐,直到你听他指挥演奏柏辽滋和莫札特。…其轻灵细腻,美妙非常,脫离尘俗,出人意表,莫测高深。”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2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