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趣飘送 ✐2007-04-01


莫札特:从神童到成家

区室

 


神童莫扎特

  沃夫冈.亚玛周.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791)於1756年一月二十七日,生在奧地利的萨尔斯堡(Salzburg),父亲雷欧波得(Leopold),任当地大主教的副乐长,是成名的小提琴家,作曲家,並音乐理论家,他的著作经译成数种语文;母亲安娜.玛丽亚(Anna Maria),是一所修道院管家的女儿。父母一共生有七个孩子,只有两个存活,最小的是沃夫冈.亚玛周.莫札特,和生於1751年七月三十日的姐姐玛丽亚.安娜(Maria Anna),也擅音乐。
  亚玛周.莫札特自幼不苟言笑,虽然善感可爱,但深思而嗜好音乐。三岁时,当姐姐练习大键琴(harpsichord)的时候,小莫札特在一旁听曲谱,即能仿奏。他的父亲见他有兴趣,开始教他些短曲。这样,他五岁即能作短曲。起初是父亲为他录下;不久,孩子自己就可写谱。他熟练於大键琴和小提琴,並通晓多种乐器。

  如果说他父亲把小莫札特当成搖钱树,也许有失厚道;但望子成龙是天下父母难免的通病。
  莫札特有双好耳朵,善於辨音,有语言天才,並且记忆特佳。
  1761年八月,五岁半的莫札特,首次公开演奏。
  雄心勃勃的雷欧波得,带着一双儿女,在慕尼克演出三星期,甚为成功;並获选侯(Elector of Bavaria)接见。
  自然的下一步,是文化音乐和社交中心的维也纳。可爱的小莫札特,在稅关上对官员笑着,演奏一曲,並请他来家访问。竟然免除麻烦。
  在维也纳,皇帝也为之倾倒,称神童莫札特为“小魔术师”。为试验神童的本领,要他用一个指头弹奏琴键;又把琴键用布全遮盖起来,要他表演弹奏。但莫札特要证明真本事,请当代最有名宮廷作曲家拿一首奏鸣曲给他弹奏。所有的贵妇都欣赏这神童。小莫札特跳到皇后的膝上,搂着皇后吻她的脖子。
  玛莉公主(Marie Antoinette)见那孩子在光滑的地板上跌倒,赶快去把他拖起来。小莫札特说:“你真好,我会同你结婚。”皇后问:“为什么?”小莫札特昂着头,自命不凡的回答:“为了感激她。她对我好。她的妹妹站在那儿,动都不动!”
  尝到孩子成功的甜头,雷欧波得信心大增,回家不久,就开始策画更野心的远征。这次是欧洲之旅,从1763年中,到1766年底,跑更多的码头。
  出发不久,马车就坏了。在等待修理中,雷欧波得借机带孩子到附件的教堂,使用那里的风琴。父亲教导儿子,风琴踏板的作用。小莫札特立即推开坐凳,站在琴前弹奏起来,其熟练自然,仿佛是练习了许久。
  莫札特一家先到法兰克福(Frankfurt)。1763年八月三十日,报纸广告说:

不足七岁的孩子,将弹奏翼琴(clavichord)或大键琴;並小提琴协奏曲,並将参与交响乐团絃乐演奏;或用布遮盖琴键,他能弹奏像看透布辨认琴键;或用絃,管,铜乐器,铃,钟,玻璃等任何乐器,从远处奏出单一音符,他立即准确辨认。他更能在风琴或大键琴上,即兴变奏任何乐曲,像是早已熟练。

  十一月十八日,莫札特家到达巴黎,在那里五个月。得艺文界推介,在宮廷献艺,也是全国风靡。他也发表所作的曲。
  1764年四月,他们渡过海峡到伦敦。那时的英王是二十六岁的乔治三世(George III, 1738-1820)酷爱音乐,尤崇拜韩德尔(George Handel);神童莫札特拿起韩德尔和巴哈的艰难作品,立即能演奏。他也为王后歌唱伴奏。J.C. Bach是巴哈的幼子,正任宮廷作曲家,见到八岁的孩子在那里写的第一交响曲,不禁大为惊奇。
  五月二十四日,英王乔治的生日,莫札特的演出,也受到热烈欢迎,自然收入极为丰厚。
  不过,莫札特姐弟染上重病,十分危险。痊癒后,一家人到了荷兰海牙。在那里,演奏莫札特的交响曲。因为正是大斋期间,照例不得有音乐演奏会,因此,需要请得特別许可,理由是展显莫札特“特異的天才,正可以荣耀神。”
  1766年十一月,凯旋回归。“先知在家乡”,也必须得到尊重。大主教为要证明小神童确实自己能夠作曲,把他禁闭在一室內,严密监视,考试是作一首清唱圣曲。莫札特顺利缴卷,於1767年三月十二日演出。
  十二岁的莫札特,渐渐失去了爭看“神蹟”的群众。1768年,他受邀作歌剧假乡愚La Finta Semplice, The Pretended Simpleton)。他甚至指挥自己的作品,皇帝在座欣赏。
  1769年十二月十三日,把妻女留在家里,莫札特父子踏上第二阶段的旅程:访问意大利。所到之处,大受欢迎,报章腾传讚扬。
  1770年三月二十四日,到当时的艺术中心波隆那(Bologna),在帕拉威西尼伯爵(Field-Marshal Count Pallavicini)的元帅府,举行演奏会。到会的一百五十嘉宾,都是最高级的权贵,影响力也最大。演奏从晚间七点半,直到午夜,与会者並不觉其长。
  到了佛罗伦斯,理尼卫侯爵(Marquis de Ligniville)是全意大利最著名的音律专家,给小莫札特极艰难的“遁走曲”,要他奏极艰难的模题;他的父亲得意的记述他的儿子:“应付裕如,仿佛吃一片面包。”使侯爵大为惊奇。
  四月十一日,星期三,是圣週中,他们到了罗马,受到礼砲欢迎。他们急忙的赶到西斯汀教堂,诗班正在演唱诗篇第五十一篇“求怜悯我”(Miserere by Allegri),属於“祕本”,不准攜出教堂。莫札特凭记忆写下来。两天后,是受难日,再回去另一次演唱,核对之下,仅有几处微小错误需要改正。
  那年末,莫札特不再作大键琴和小提琴公开表演,专心於钢琴,成为当时的钢琴名演奏家。
  五月,在那不勒斯(Naples)的演出,也极为成功。七月八日,回到罗马。教皇革力免十四(Clement XIV),授予那十四岁的孩子莫札特“金马刺”(The Order of Golden Spur)骑士(Knight)衔。莫札特等閒视之。
  十月十八日,回米兰。莫札特受邀作歌剧Mitridate, re di Ponto以德语背景的少年作曲家,作意大利歌剧;但莫札特与歌手合作,努力以赴,创作适於剧院演出,甚受欢迎,连续上演二十场,座为爆满。因为这次成功,並预约莫札特作另一歌剧,参与1773年的米兰节庆。
  1771年三月,凯旋回家。刚要休息,接米兰宮廷来信,传达玛丽亚皇后(Empress Maria Theresa)授意,着莫札特写一剧作,为公主Maria嫁於斐迪南大公(Archduke Ferdinand)的婚典。八月间,莫札特父子去到米兰,Ascanio in Alba演出。大公爵夫妇,在歌唱中鼓掌,並在特廂中向莫札特躬身致意,高呼:“极妙傑作!”(Bravissimo maestro!)全体群众如响斯应。
  访问米兰和佛罗伦斯等意大利城市以后,1773年三月,莫札特父子回到萨尔斯堡。有一年多,他们在家安居。在这期间,莫札特作了第一首絃乐五重奏,钢琴协奏曲D大调,九首交响曲,和两首弥撒曲;並应慕尼克的邀约,作了喜剧性的假女园丁La Finta Giardiniera)歌剧,预定在1775年的节庆演出。
  莫札特在外面受宠受敬,在家乡卻行情不同。新任的大主教,非仅不解音律,也是个不解属灵事的政客。他只有兴趣於教堂应景礼仪,看不出音乐的重要,也不以为莫札特父子对他的宗教前程有什么利益;就把他们当作佣仆,薪资既刻薄,又限制他们离职出外演奏。他首次给莫札特的任务,是作一个歌剧牧人王Il re Pastore),为的只是逢迎麦西米兰大公爵(Archduke Maximilian)临幸。
  1776年中,莫札特作了四首弥撒曲,几首风琴奏鸣曲,並几个管絃乐曲。
  莫札特已经成年了。他乐於脫离父亲的辖制,和大主教的羁勒。
  1777年九月,由母亲伴同,莫札特去慕尼克,奧格斯堡,並到巴黎。不过,不算大成功;收获慷慨的称讚,和有限的经济收入。在巴黎,他母亲染病,不久即离世。
  离开伤心地巴黎,他定居在维也纳,以自由作曲,演奏,及教授学生维持生活;虽然说不上富裕,卻获得珍贵的自由。二十五岁的莫札特,终於得到独立,与父亲的关系疏远了。
  他认识了另一父亲角色。1781年底,莫札特与海顿(Joseph Haydn)会晤,他们著名的友谊,持续一生之久。莫札特随当时音乐界对海顿的尊称,叫“海顿爸爸”。
  1782年三月五日,莫札特在维也纳举行演奏会,极为成功。
  七月十六日,歌剧Die Entfuhrung aus dem Serail上演。剧院为之满溢。皇帝自负通晓音乐,大为讚赏。他对莫札特说,已经超越维也纳的欣赏水准,指出他作品的音符太多些,似是建议俯就群众口味。莫札特回答说,作曲家认为他只使用所需要的音符。
  在维也纳,莫札特租住的房东,是一个姓韦伯(Weber)的寡妇,有三名女儿;外间流言,他属意其中之一。不得已他搬出那寓所;后来觉得为避人言的愚昧,终於和三女康妮(Constanze Weber)在1782年八月四日结婚。他的父亲原以为儿子该攀上更高的门第,草率“下娶”,沒有嫁妆,算是委屈了,不曾同意和给予祝福;姐姐也站在父亲一边。但新夫妇在一起,生活和谐愉快,生了五名儿女,只有两个儿子,沃夫冈(Wolfgangus)和凯勒(Karl)存活长大。莫札特父子则维持通信。
  这样,负有盛誉的“神童”莫札特,终於进入成熟时期,独立了,有了自己的家庭;他也要负起成熟的责任。

翼展视窗阔 报取智域深

艺文走廊

指主夸口 ✍凌风

谈天说地

神的时间 ✍亚谷

谈天说地

从疫苗看得胜的人生 ✍林向阳

谈天说地

春秋炎涼精卫遗恨 ✍于中旻

乐趣飘送

勃鲁克及小伯利恆歌 ✍稽谭

云彩生活

称心园艺:龙船花 ✍余暇

点点心灵

冰雕节 ✍冯虛

谈天说地

太空飞行与坐井观天 ✍余卓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