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天人乐歌

主啊,我深爱你

苏佐扬

 

   一.主啊我深爱你,甚愿我永属你,愿你居我灵里,永不分离。
   二.在天我还有谁?在地亦无所爱,惟愿掬我衷情,倾於主宰。
   三.金银虽有千万,声誉可遍麈寰,一旦若失了你,我心何安。
   四.除你別无所求,惟你能解我忧,世人都难久靠,你爱无休。
  副歌:主啊我深爱你,我是永远属你,因你已先爱我,为我舍己。

  1934年春,山东滕县华北神学院春季学期开始,学院举行开学联欢会,我和另外两位香港青年同学要唱一首诗,於是我弹琴,三人一同唱一首当时在香港唯一的“福音圣诗”中的一首。学院的音乐教授华以德先生知我会弹琴,於是也分派我和其他几位同学轮流在早祷,晚祷聚会中司琴。

  1935年春,陈恩福同学知道我会作曲,於是把这一首诗的歌词拿给我看,问我能否配曲。我把歌词念了两遍,觉得非常抒情,便答应为他作曲。一个礼拜之后,便把这首歌的曲谱写好,给同学试唱,同时也抄了一份请华以德教授指教。他家里有钢琴,当时我们作学生的只有风琴可以练习,华教授在钢琴上弹了几次后,问我说:“你会作曲吗”?我回答说:“学学而已,不能登大雅之堂”。他马上对我说:“你以后练琴,不必再弹风琴,我安排你在我家里弹钢琴罢”!我听他这样说,真是受宠若惊。不久他把这一首我们的处女作天人圣歌请同学抄写用石印印妥,编入神学院唱诗班的诗歌中,同学可以学唱。

主啊我深爱你 Wonderful Love

天人颂声 歌谱

[普通话][粵语版]
独唱:招梁碧冕

[PDF版][JPEG版]
词:陈恩福
曲:苏佐扬

诗歌收录於天人圣歌250首
基督教天人社出版
P.O.Box 95421, T.S.T. Hong Kong

    

  不久,我把这一首歌另作一次,作成“变奏曲”(天人圣歌120首)。变奏曲即同一首诗歌有几个不同的唱法。作好了也抄一份给华教授,他在钢琴上弹了一次,也和我一同研究变奏的和声句子,同时又吩咐同学用石印印了几十份,编入唱诗班本中。

  可是不久在山东青岛有一位长老王宣忱长老也收到这一首变奏曲,他竟然与我通信,说要把这一首变奏曲“主啊我深爱你”刊在他所编印的圣歌诗本中。我当然喜出望外,这位长老也曾一人重译新约圣经出版,也赠送给我一冊,可惜在抗战时遗失。他也告诉我,他从前是翻译和合本圣经委员的书记之一,他把不少关於该会各翻译员的有趣故事告诉我。

  华以德教授起初也教我弹钢琴,后来知道我连变奏曲都会作,便对我说:我以后不再教你弹钢琴了,你自己练习罢。於是他把当时我尚不认识的许多名钢琴家的琴谱搬出来,约有十多种,要我自己学弹,包拮萧邦,舒伯特,舒曼,柴可夫斯基及李斯特等作品。我稍为翻阅一下,使我咋舌不已。我自问怎能弹这些艰深的名作家钢琴谱。后来华教授把好几本“和声与作曲”的英文书给我看,当时我虽然不能完全看懂那些书的英文,但我看得懂有关和声的种种举例,使我眼界大开,也觉得自己不过是作曲的幼稚园学生。在三年內,我拚命的学弹,也喜欢弹上述那些名家作品,才知“和声与作曲学”实在太艰深,太复杂,自己只好忍耐研究,作为将来作曲的参考。

  七十年后的今日,我沒有对这首天人圣歌处女作有太多修改,让它保存我19岁时作曲时的灵感,不料这首天人圣歌竟不胫而走,国內及海外各处教会的基督徒都喜爱它,也受它的感动。

  与作词的陈恩福牧师一別数十年,我曾写信告诉他说:

你的两首大作,即主啊我深爱你和主的妙爱(天人圣歌第三首),已流传全世界,你一生事主工作虽然多,但这两首圣歌的贡献实在非常惊人,我在全球各地佈道时,都听见信徒们唱这两首作品。你在世上留下的两首诗歌,帮助了千万人,你应该大大向主感恩了。

  每次重听这首“主啊我深爱你”之时,好像走进时光隧道,回到19岁的时候,也回忆山东滕县华北神学院与陈恩福学兄时常交谈的快乐,一同唱“主啊我深爱你”。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