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舒伯特 Franz Schubert

稽谭

 


Franz Peter Schubert, 1797-1828

  一名少年教员,在他父亲的学校里教书,长时间的课业,只能用余暇作曲。他有出色的创作,包括:五首弦乐四重奏,三部弥撒,和三首交响曲。1814年十月,根据哥德的诗剧浮士德Faust),写成“葛丽琛在转轮”(Gretchen am Spinnrade;这是他第三十首歌曲,开德国艺术歌曲(Lied)的先河。那一年中,他写了一百四十多首。只是他所作的歌剧,常为剧院拒绝。从十七岁至二十岁以前,二年半中,他的作品达四百之多。

  法兰滋.舒伯特(Franz Peter Schubert, 1797-1828),在音乐家中间是不多见的全才。他从早年就能歌唱,也善於器乐,钢琴,提琴俱能;更擅作歌曲,创作数量与品质俱高。他父亲Franz Theodor Schubert,开办了一所学校,自任校长,学生很多,一时曾达三百名。他母亲生过十二个孩子,但只有五个能夠活到成年:四名男孩子中法兰滋最小,最小的是妹妹。他生在1797年一月三十一日。
  他们家是一个音乐家庭。晚上常有弦乐合奏,还只四岁的法兰滋奏中提琴。他基本的音乐课程,是由父亲和哥哥教的。
  1808年,他得到奧匈帝国皇家教堂诗班的奖学金,演进成后来的维也纳男童合唱团;也送他进维也纳有名的寄宿学校就读。在他的教师中,有宮廷风琴师陆斯卡(Wenzel Ruzicka),继任的教师是有名的作曲家赛列瑞(Antonio Salieri)。舒伯特在学生乐团中奏小提琴;他进步很快,被擢为领导,陆斯卡不在的时候,由他任指挥。他参加诗班练习之外,並与同学组成室內乐团,也擅钢琴。
  他性向有些保守怕羞,不肯把作品示人。是经过同学的劝说勉強,才把作曲给赛列瑞看。这批早期作品中,有钢琴双奏的幻想曲,室內音乐曲,三首弦乐四重奏,还有几个未完成的片段,表现出创作的潛力,优美的旋律。赛列瑞大为赏识,惊为天才。1812年,他变了嗓子,退出合唱团,进入师范学院就读;仍然跟赛列瑞学习,约有三年。
  在学院的时候,有一位要好的同学司帕南(Josef von Spanun),成为舒伯特一生的知交,对他的前途有很大影响。
  毕业后,舒伯特在他父亲的学校任教。那是当拿破崙战爭的时期,他报名参军,但因为身材太矮被淘汰;可能是形成他自卑心理的部分原因。
  有一天,在舒伯特的课室里,来了一名不到二十岁的少年,坐在那里注视他授课。课后,那少年来同他谈话。原来是一名法律学生,名叫司可勃(Franz von Schober),是经司帕南介绍来的。司可勃口若悬河,告诉舒伯特,他的前途在於音乐,教小猴子们是浪费他的时间,也浪费他的天才。舒伯特为他所感;1816年终,告假离开了教书工作。但维也纳茫茫人海,往哪里去呢?


司可勃 Franz von Schober

  司可勃的母亲,是个颇为富有的寡妇,有个宽敞的宅第;司可勃把他带回家中寄住,享受友情和鼓励。以后,这家庭仿佛成为他的避风港。又一次的经济困窘,几乎一文不名,司可勃家的门,再次向他敞开;他来一住几个月,恢复创作的灵感,到经济境況好转,也缴当付的膳宿费用。
  1817年,司可勃带回家一个朋友弗歌勒(Johann Michael Vogl),是有名的中音歌手。起初,弗歌勒对深藏不喜表露的舒伯特有些看不起;但更深入了解之后,成为平生知交。不久,弗歌勒唱,舒伯特弹奏的歌曲,成为维也纳社交圈最风行的盛事。
  到那年秋季开学,二十岁的舒伯特,只得再回去父亲的学校教书,直至1818年暑假。舒伯特继续创作,有几首傑出的钢琴变奏曲,和第六交响曲等。
  1818年三月一日,他的意大利序曲Italian Overture in C Major)在维也纳公演。这是他作品的第一次公开演出。他的声誉继续增高。他的经济收入卻不同时增高。在那个时代,非经教堂或宮廷的僱用,一个音乐家沒有固定收入,生活的掙扎,是很自然的事。
  那年六月,舒伯特受爱斯特哈济伯爵(Count Johann Esterhazy)家的聘用,随同去匈牙利的慈利茲(Zseliz)乡间別墅,主要的责任是教他两个女儿音乐。他甚为高兴,爱田园的幽雅宁靜,创作灵感丰富,产生了少年舒伯特的佳作。
  1819年,舒伯特和弗歌勒结伴旅行演出,走了弗歌勒家乡北奧地利许多城镇,到处极受欢迎。舒伯特陶醉於美丽的乡野风景,激发作曲的兴趣。这时期的作品,有著名的钢琴变奏曲A大调D.664,及鳟鱼四重奏Trout Quintet)钢琴和弦乐曲,並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是据哥德的诗写成。
  1820年,舒伯特的作品孪生兄弟Die Zwillingsbruder)完成,由弗歌勒一人双唱。
  那年冬天,开始作哥德的精灵水上之歌Gesang de Geister uber den Wassern),次年初完成。
  在那个时代,曲谱很少出版,多是靠传抄。舒伯特的作品流行很广,他的歌和舞曲,风行音乐之都维也纳,在豪富和官宦之家的宴会中演奏;但作者想要出版的时候,总是遭拒绝。1821年初,司可勃和別的朋友们为他筹画,征求预约订戶,极为成功,结果出版了“魔王”(Erlkonig),並夠印刷“葛丽琛在转轮”。
  1822年末,他似是感染梅毒性疾病,健康受到损害,以至次年的大部分时间退隐养病。随之而来的,是经济问题。1824年,舒伯特又陷於窘境,他情绪低落,有时想要自杀。但他不能不作曲。
  幸而那年五月,他再度接受爱斯特哈济伯爵家邀约,随同去慈利茲,有些像是不得已的,但得假期安适的乡居;他有时臥在树荫下,靜听自然的音籁,寻觅灵感,随之而有新的傑作;当然少不了钢琴双奏。
  1825年,他又与老友弗歌勒同去度假。又一系列的成功演出,所至备受热烈欢迎。这不仅是愉快的旅行,兼有经济上的收益,还调剂了他的情绪,增強了他的自信;倘佯於多瑙河畔,仰望巍峨的亚尔卑斯山(Alps),心旷神怡,健康也似有进步。
  舒伯特的作品,沒有什么豪迈之气。他评论贝多芬的乐风:“特異的融合,混杂着悲剧与喜剧,可爱的与可厌的,英气与怒号,神圣与诙谐,缺乏分別,激使听众疯狂,而非感受到爱,使人譁笑而非升向上帝。”二人虽然不同,这无碍於他喜爱贝多芬,甚且崇拜他。
  舒伯特幼年就参加诗班,音乐中自然有天主教宗教仪式的传统风格。圣经题材的作品有:诗篇第二十三篇曲,米利暗胜利之歌,及圣母颂(Ave Maria等,敬虔中融合着维也纳轻松优美的旋律。他的华尔滋舞曲,轻快活泼,成为维也纳的风尚,並影响了司特劳斯。他的生活从来沒有十分丰裕,常在穷困边缘;不过,奇妙的是他仍然作些美好的歌曲,其中包括莎士比亚的“听,听!那云雀!”(Hark! Hark! The Lark!)他的心中仿佛有喜乐的泉源。
  1828年三月二十六日,公开演奏会极为成功,标识着他艺术水准登峰造极,收入也颇可观。三十一岁的音乐家,终於能夠买上了自己的第一架钢琴。不过,舒伯特短暂的生命,也临近末期。
  八月底,健康恶化。不过,他仍然作了好几首歌曲,在他离世以后出版,称为天鹅之歌Schwanengesang: Swansong
  十月,因为饮了不洁的水,可能是感染伤寒,发热,呕吐。显然不能独立生活,他的哥哥接他去家中照顾。舒伯特笔下的最后作品,是“牧人在磐石上”(Der Hirt auf dem Felsen- The Shepherd on the Rock,正如清溪急流,冲激着快乐的音响。
  十一月,他臥床不能再起。十九日(星期三),舒伯特在维也纳离世,年只三十一岁。

  舒伯特著名的“未完成交响乐”,作於1823年,並不是他最后的作品。中央奧地利的音乐协会(Styrian Music Society of Graz),於四月十日,提名舒伯特为荣誉会员。推荐书中说:“他虽仍年轻,他的作品已经证明,将成为卓越的作曲家。”当选后,二十六岁的作曲家,写信接受所给予的荣誉,並表示将作交响乐曲,以志谢忱。附寄的是“B小调交响曲”的两个乐章,约为1822年十月所作。
  当时的协会会长胡顿布兰诺(Anselm Huttenbrenner)收到后,搁置在一旁。直到1860年,他的弟弟告诉维也纳的赫柏克(Johann Herbeck)这件瑰宝。又五年过去了。1865年五月,赫柏克有事到奧国的文化古城郭瑞茲(Graz),在胡顿布兰诺家的文卷堆里,找出舒伯特的乐谱,带回维也纳,於十二月十七日首次公开演奏:是作曲后四十多年的事,作者去世也已经三十七年了。演出的成功,对於他不再有什么意义。
  评论家说:这未完成的交响曲,有独特的,真正的舒伯特:他早年的作品,多有海顿,贝多芬等影响的痕跡;这乐曲表现的,有神秘莫测的美丽旋律,像是深夜幽靜中开放的花朵。
  舒伯特的笔记簿中,有预备为第三乐章的摘记片段,但无法达到前两个乐章的高度:或许作曲家自己,也有无以为继之歎,而未能完成。

列印   Facebook 分享

2018.7

特稿

小品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8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