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基督前锋的前锋

─忆日本基督徒小说家三浦绫子及其作品─

吟萤

 

  日前于中旻教授打电话来,询及多年前我在一篇文稿中读到的日本基督徒作家三浦绫子的一句话:“施洗约翰是基督的前锋,我在日本是施洗约翰的前锋。”如果约翰今日出现在东京的街头,宣扬他的信息:“看哪!上帝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约翰福音1:29),日本人会不知所云,无法受到感动,这话只能对犹太人讲,他们才能了解约翰所说的上帝的羔羊是指弥赛亚救主而言。但对於丝毫沒有犹太人文化背景的外国人,便无法了解他的话,因而也无从为主预备道路。约翰的话必须经过诠释,才能使外邦人了解他的工作与使命。而三浦的作品,正是要为约翰的信息预备道路。而这便是三浦口中的“施洗约翰是基督的前锋,我在日本是施洗约翰的前锋。”易言之,三浦的创作,多半不是为信徒写的,是向非信徒宣扬福音而写作。有人会置疑三浦的这种福音预工小说,对传福音有多少功效。我也曾当面问过三浦,三浦说有不少青年人读了她的小说,由日本各地来看她,与她讨论信仰问题,后来也都信了主。三浦属於日本基督教团,她家中每週都有家庭礼拜,信仰极为虔诚。其实她的作品中也有不少是对信徒写的,朱佩兰一直在翻译这些作品,並且不断在刊物上发表。


三浦绫子

  当初我读了她著名的作品冰点的前半部,确有些失望,冰点的前半部都是在描写人的原罪,直到下集最后才点出福音的主题,爱与赦免。有极丰富而強烈的基督教信息,糖沉在杯底。三浦拿捏的写作技巧,可圈可点。当时冰点的热度,不但将日本的社会烧到沸点,冰点拍成电影与电视剧,冰点之火也燃烧到港台,台北一家片商为打铁趁热,将她作品中福音信息最浓的绵羊山拍成电影。其中在教堂中的几个镜头,还借了我当时在台北牧养的一间教会內拍摄。而日后拍这部电影的导演吳桓也信了主。
  作为一位基督徒作家的三浦绫子,在近代东方的信徒作家中,无人能出其右。赤裸裸地描写人性原罪的冰点,是一部真正的经典福音作品。可以作为基督徒作家的典范。我曾邀约三浦到台湾去举行一次“亚洲基督徒作家研讨会”,传承她的写作经验,但可惜由於她的健康无法成行,实在是很遗憾的事情。几年前三浦久病而逝世,生前她居住的旭川市便已为她建立了“三浦绫子文学纪念馆”,让实至名归的三浦在生前便得到她的殊荣,实在是主的恩典。
  在冰点发烧的当年,台北的联合报征信新闻(后改名为中国时报)二报竞相以整版版面连载冰点,而译笔极优的联合报版的朱佩兰女士,后来也成了三浦中文小说翻译的名家。这些小说也多半在当年我服事的“道声出版社”出版,而译作家朱佩兰及其丈夫游礼毅也因译三浦的作品而受感归主,我也为他们施行了洗礼。这些都是三浦作品在台湾所结的美果。如今三浦与游老弟兄均先后被主接去,而朱佩兰姊妹后来仍在续译三浦留下的作品。我们为他们感谢主的恩典。也期望华人教会中能培养出这样的作家,在中国社会中作基督前锋的前锋。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20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