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
简体


华格纳的《尼柏龙指环》(四)

诸神的黃昏 Gotterdammerung

应乐

 

剧情大纲

人物

  齐格菲 Siegfried
  布琳希德 Brunnhilde
  瓦尔特洛德 Waltraute
  毘达 Gunther
  古特露妮 Gutrune
  阿尔贝里希 Alberich
  哈根 Hagen
  三位命运女神 Norn
  莱茵少女:
  沃克琳德 Woglinde
  薇昆德 Wellgunder
  弗洛丝希德 Flosshilde

序幕

  前奏曲旋律缓慢的流转,奏出“觉醒的模题”,“波浪的模题”和“埃尔达的模题”。
   在Valkyries 之岩上,夜神秘的气息向无尽之处蔓延。三位命运女神诺伦(Norns)一边编织金色的生命之线(“命运女神的模题”),一边述说着众神之及未来。其中的一个女神预言道沃坦将用那支被齐格菲砍断的长枪刺死火神洛戈(“瓦哈拉的模题”),瓦哈拉将变成一片火海(“瓦哈拉的模题”),神界的末日来临(“命运的模题”)。
   诸命运女神,把尼伯龙的诅咒编进命运绳中,突然黃金绳纠结在一起(“众神黃昏的模题”),她们惊慌地喊着“命运遗棄我们了!”(“断绳模题”),将自己用绳绑起,惊恐的女神们拾起断线,到母亲神埃尔达(“诅咒的模题”)那里去了。


三位命运女神编织生命之线

  齐格菲全副武装出现,布琳希德拉着她的骏马走在后面(“女武神之骑的模题”/“布琳希德的模题”/“英雄的模题”)。他们正在热烈的相爱,並订下了婚约:齐格菲将从巨人处得到的指环,戴在布琳希尔德的手上;布琳希德将自己还是女武神时候所骑的骏马葛拉聂(Grane)送给他还报。齐格菲向她告別,他要去山下冒险;布琳希德目送爱人远去(“爱的模题”),山下传来了齐格菲的号角声(“无畏的模题”)。


布琳希德和齐格菲在 Valkyries岩上


   幕间曲,管弦乐描述出齐格菲在莱茵河上的航行(“英雄的模题”/“莱茵黃金的模题”)。

 

第一幕
莱茵河畔季比宏城堡的大厅里

 


古特露妮, 哈根, 和昆达在季比宏大厅

  莱茵河畔,季比宏(Die Gibichung)人的城堡。
  主人昆达(Gunther),妹妹古特露妮(Gutrune)和他的異父兄弟哈根(Hagen,阿尔贝里希的长子)在谈话(“哈根的模题”/“季比宏Die Gibichung的模题”)。哈根原是个诡计多端的人,跟父亲阿尔贝里希学得了魔法,並且知道指环的故事。现在他正在讲有关沈睡在烈火中的布琳希德的故事,讚美她的容貌,说只有最勇敢的人才能夠得到她,因而激起了昆达对於布琳希德的兴趣。但是昆达为如何得到美人感到困恼;狡猾的哈根隐瞒了齐格菲与布琳希德已成婚的事实,安慰昆达说,可以请齐格菲帮忙。接着他便谈起了齐格菲的英勇事蹟,说他能夠越过烈火带出布琳希德,在旁的古特露妮的心中,对那未曾谋面的英雄生出了向往之情。哈根交给古特露妮一剂忘情药,要她给齐格菲喝(“迷药的模题”),使齐格菲忘记布琳希德,而热恋上古特露妮。
   不久,齐格菲坐一条小船到来。哈根热情的欢迎他。看见齐格菲,古特露妮也爱上了他,心中犹豫也消失了,退下去准备将哈根给她的药水掺进酒中。昆达讚美齐格菲的英姿,说愿意把家族交给他管理;齐格菲表示,身边除了隐形头盔之外,沒有带甚贵重的物品来作为交換,尼伯龙根的宝藏,还在巨人的山洞中,至於戒指他已送给一位女子。这时古特露妮捧着酒壶出现(“古特露妮的模题”),倒了一杯酒献给齐格菲,向他致意;齐格菲庄重接过酒杯,当他喝下这杯中之物,瞬间,他忘记了布琳希德,以及他们的爱。看到面前美丽的古特露妮,着魔般的爱上了她,他询问她的名字,並立刻向她求婚。昆达说起自己的心上人布琳希德,现在这个名字,对於齐格菲来说已经毫无意义;当他听完昆达的烦恼,表示自己愿意冲进火中,为昆达带回布琳希德,只要昆达肯将妹妹嫁给他。於是两个用刀划开手掌(“契约的模题”/“诅咒的模题”),将各自的血滴在酒中,以立誓结为弟兄,並喝下混有血的酒(“哈根的模题”)。接着,齐格菲与古特露妮告別,动身去为兄弟带回妻子。


古特露妮,昆达和哈根,在季比宏大厅

  岩石上,布琳希德看着手上的指环,思念起齐格菲(“齐格菲的模题”)。甜蜜的回忆令她的唇边露出了笑容。这时一个女武神瓦尔特洛德(Waltraute)出现(“不愉快的模题”),她请求布琳希德,把指环归还给莱茵河的少女,以结束诅咒的命运。但布琳希德不愿意,因为指环象征着她与齐格菲的爱情,她不舍得(“爱情的模题”)。女武神离开后,天空昏暗起来,暴风雨降临。


瓦尔特洛德和布琳希德

   远处传来了齐格菲的号角声,布琳希德高兴地准备去迎接,卻见一个陌生的人跳进火焰中,那是戴着隐形头盔已经变作昆达的齐格菲(“隐形头盔的模题”/“季比宏Die Gibichung的模题”)。布琳希德想借指环之力保护,但齐格菲克制了她並抢走指环(“诅咒的模题”)。那一夜,他俩在山洞中度过,为了忠於兄弟昆达,齐格菲将剑插在他与布琳希德之间,以示清白(“剑的模题”/“布琳希德的模题”)。

 

第二幕
莱茵河畔季比宏城堡前花园

  前奏曲,“憎恨的模题”自始至终控制着旋律,呈现了复杂与不安的感情。

  季比宏(Die Gibichung)城堡的大厅。月光朦胧,哈根靠着一根石柱睡觉,他手中握着长矛。梦中他看见了自己的父亲侏儒阿尔贝里希,侏儒吩咐自己的儿子,一定要从齐格菲手中夺得指环(“谋杀的模题”/“诅咒的模题”/“指环的模题”)。

  天亮了,齐格菲归来,他对众人诉说自己的成功,並要为昆达准备婚礼,於是哈根吹响号角召集臣民(“季比宏的模题”/“婚礼喧闹的模题”)。


哈根吹响号角召集臣民

  不久,昆达带着脸色苍白的布琳希德 出现。莱茵河两旁的人群,热烈的欢迎他们。昆达宣佈说,自己与布琳希德,古特露妮与齐格菲,将在今晚一同举行婚礼。听到齐格菲的名字,布琳希德惊讶的抬头,果然看见他就在不远处。布琳希德激动的盯着齐格菲,不知所措的走向他,但又立刻恐惧的退回来;而旁边的昆达感到奇怪(“命运的模题”/“沉思的模题”)。


婚礼

  忘记一切的齐格菲,平靜的问:“布琳希德怎么了?”布琳希德 几乎要昏倒了,她绝望的想:”齐格菲不认识我了。”看她身体搖晃,齐格菲伸手扶她;这时,布琳希德看见了他手上的戒指(“指环的模题”/“诅咒的模题”),她明白了:那个从她手中夺走指环的人不是昆达,而是她的丈夫齐格菲(“憎恨的模题”)!但她不知道哈根的诡计,看到爱人要娶古特露妮使她嫉妒,她转身向昆达讨指环,见他茫然,便嘲笑他受骗上当,並说出了自己与齐格菲的婚约(“申诉的模题”/“憎恨的模题”)。在场的众人惊讶的叫起来,齐格菲否认了布琳希德的话,为了证明他说的是实话,他指着哈根的枪发誓(“谋杀的模题”与“哈根的模题”),如果他说的是谎话,他必死於这枪头之下。布琳希德气得脸色青白,走向人群中,把齐格菲抓住枪头的手推开,用自己的手握住枪头。
   布琳希德高声喊道:“守护者啊!神所用的武器啊!我要以钢铁的枪头将齐格菲毀灭,我祝福那毀灭他的枪头,因为他背棄了所有誓约,证明齐格菲是一个背信人。”
   当人们散去,昆达,布琳希德与哈根三人留在大厅中,他们各怀心事(“怀疑的模题”/“憎恨的模题”/“谋杀的模题”)。哈根一边对布琳希德表示同情,一边激使尊严受损的昆达去杀齐格菲,但又顾虑到妹妹,布琳希德便责怪他懦弱。哈根向布琳希德打听齐格菲的弱点;布琳希德说在他的背后有一块能致命的要害。於是哈根提议,明天一起狩猎,当齐格菲冲在前面的时候,就用枪刺他的背,並对外人宣佈是被野豬咬死了。另外两个人同意。
   这时,齐格菲与古特露妮头戴花冠,攜手出现在门口。盛大的婚礼开始(“婚礼的模题”),哈根见到自己亲手策划的好戏上演,大声狂笑。

 

第三幕
莱茵河畔山谷树林

  前奏曲延续了上一幕的婚礼模题,並且用“号角的模题”引出本幕。
  莱茵河畔的森林。狩猎中,齐格菲在岸边等待其他人。莱茵少女们遊到他面前,求他归还指环並说指环将会带来死亡;不知恐惧为何物的齐格菲,当然拒绝她们。失望的莱茵少女们消失在水中。


莱茵少女们求齐格菲归还指环

  号角声引进昆达与哈根,侍从们摆出酒席。哈根递给齐格菲一杯酒,並要他述说一些自己有趣的经历。卻不知哈根已在酒中加了恢复记忆的药;齐格菲於喝了一口酒,开始讲述,昏迷中脫口说出自己是布琳希德的丈夫,昆达听了十分震惊。
   两只乌鸦从他们的头上飞过。哈根问他是否能听懂乌鸦的语言,齐格菲转头去看乌鸦(“诅咒的模题”),哈根乘机把他的枪尖向着齐格菲的背上刺去(“死的模题”)。齐格菲用他最后的全部力量,把他的巨盾举起,正要向哈根拋去时,已经力竭,盾牌落下来,他倒在盾上(“命运的模题”)。众人惊恐的叫起来。哈根面无表情的离开。见到布琳希德在向他招手(“命运的模题”),齐格菲用最后一丝力气呼喚布琳希德的名字(“爱情的模题”)。
   众人悲哀地围绕齐格菲的屍体站立着。
   天已黑了,月光黯淡。昆达的默默的吩咐,侍从们抬起齐格菲的屍体,悲壮的行列走上山坡,情景淒涼(“齐格菲的送葬进行曲”)。


侍从们抬起齐格菲的屍体,悲壮的行列走上山坡,情景淒涼

  季比宏城堡大堂。
  古特露妮深夜靜听,盼望听见一些表示狩猎归来的声音。先归来的哈根,向古特露妮报告齐格菲的死讯。她听了之后,万分伤痛,对昆达大加责骂。昆达指此事为哈根所为。哈根並不在意,反而向昆达要求齐格菲的指环。昆达不答应。哈根立刻拔剑相向;交锋还沒有多久,便把毘达杀死了。他刚要从昆达手指上取下指环的时候,死者的手忽然举起,众人惊慌。
   布琳希德神情庄肃地从后面走了上来,在莱茵河畔眺望。她从莱茵少女口中,得知哈根的毒计,才明白自己和齐格菲都成了牺牲者。当古特露妮发觉迷药使齐格菲忘卻的是布琳希德时,她昏倒在昆达的屍身上。哈根倚枪而立,沉缅在恶毒的遐想里。
   布琳希德庄严地转身向着众人,吩咐他们堆起火葬的柴堆来。


“安息吧,你!安息吧,你!啊,神啊!”

  管弦乐发出魔焰的模题的颤动的和声,女武神之骑的模题揭起。那时布琳希德的容貌,因爱的力量显出特異的表情。她注视着那死去的英雄,回想起以往的柔情,甜蜜的细语。她的目光从死者的身上,移到天上:在瓦尔哈拉与布琳希德的申诉两个模题的乐声中,她痛诉神界的不公。
   诅咒的模题以后,在布琳希德说出:“安息吧,你!安息吧,你!啊,神啊!”的时候,我们可以听到瓦尔哈拉的模题,与神界的危机的模题,美妙地结合在一起。
   瓦尔哈拉天宮将归沒落,以人类的爱替代了贪婪的时代,即将开始了。只有到那时候,沃坦的危机才告结束。造成这种剧烈变化的,是布琳希德以自身的牺牲,赎清从莱茵女仙手中攫取莱茵黃金以来神界所犯的一切罪过。
   在悠美的流动莱茵河水的音乐中,布琳希德说出,她如何从莱茵少女得知哈根的毒计。她把那指环戴在手指上,然后转身向放着齐格菲的遗体的柴堆。她从一名人群的手中拿过了一枝巨大的火把,拋在柴堆上,柴堆立刻燃起了熊熊的火焰。她殉身的时候越来越近了,赎罪的模题越来越显著。布琳希德骑上了她那匹神驹格雷茵。当雷电交加的时候,它常驮着她在云间飞驰。现在那马一跃,把她带进灼灼的柴堆中去。

  莱茵的河水浩浩。莱茵少女顺流游到了火堆旁,他们从布琳希德的手上把指环取去。哈根看见全盘计画的目的物被她们得去了,立刻跳进水中,在后面追去。其中有两个少女,用手臂绕住他的颈子,把他拖进了洪流。
   在地平线的云雾之上,逐渐浮出红色的光芒。莱茵少女愉快地欢乐嬉戏,平靜的莱茵河面上,映着天空的血红光辉。

  众人在河畔朝上眺望,天空之中,出现壮丽的瓦尔哈拉城,众神与英雄正安稳地坐在城中。明亮的火焰,围绕着众神的居所。诸神的消逝,为这世界的所有邪恶献出爱的救赎。

歌剧的音调(Tone)结构

详细

 

尼柏龙指环故事背景和影响

  对华格纳的“尼柏龙指环”解释甚多,大都同意这是一部政治味很浓的歌剧。指环代表支配世界的权力。有野心的人为爭权,不择手段;留下后患,祇有靠“爱的救赎”(Redemption through Love)才能脫离困境。
   另一诠释,是代表当时工业革命后,欧洲贵族沒落之预言:贵族(神族)有高贵的气质,也有法律和制度(以沃坦的长矛为象征),武力(剑)与知识(Erda与其女儿)的支持;並与地主和农业(巨人族)盟约,建立政权(Valhalla)。但是,新兴的资本主义和工业(Alberich),不顾一切地掠夺自然资源(莱茵的黃金),剝削劳动者(侏儒族),操控经济大权(指环),威胁旧社会秩序。贵族巧取豪夺,压制新兴势力,种下恶因(指环的毒咒)。经济后来落在保守的地主手中,为求自保(巨龙),而资本主义仍蠢蠢欲动。贵族为保政权,打破体制的革新(Walsung),受到体制內(Fricka)的牵制,无法成功。於是便出现了有理想(Brunhilde)的热血革命者(Siegfried)。但革命者小有所成,便忘了理想(吃了迷药),最后的结局是一切付诸一炬。
   指环从一开始就在剧中出现,但它卻从未对人带来任何益处(除了阿贝理希在“莱茵河的黃金”中,用指环来召喚尼贝龙族的宝藏之外)。但指环的诅咒,卻发挥得淋漓尽致:指环的拥有者,都沒有好下场,由巨人兄弟开始,法索尔特(Fasolt)和法弗纳(Fafner),直到后来的布琳希德,齐格菲,以及昆达,哈根等人,下场莫不如此。
   又有人分析说:华格纳在这部乐剧中的”指环”,是为人类社会中“权力”的象征。识者大多熟知权力並不是吉祥之物,而卻都无法抗拒这诱惑。许多人都尽其所有精力,爭夺那只权力的指环,造成死伤遍野。到头来,卻全都是一场空。

  不知恐惧为何物的齐格菲,虽然号称无敌(长矛都能砍断),卻也掙脫不了命运,与希腊神话中类似,“捷足者”亚其力,虽然同样是所向无敌,但其弱点在其腳跟。至於齐格菲的弱点,则是他的背部,因齐格菲战斗中绝对不会背向敌人逃跑;“英雄不会让別人看到他的背部”,源自於这个典故。
   在条顿神话当中一个相当重要的部分,即为世界树依格德拉西尔(Yggdrasill),它的根部支持与保护九个世界的主干,其外形如“白杨树”。
   条顿神话里,所有世界都分布在世界树的根部,其中大略可分为三层。最上层的世界有“阿斯加得”(Asgard),为诸神所居的世界。中间一层有“优顿海姆”(Jotunheim),巨人居住的世界,以及“米特加得”(Midgard,为中庭之意),是人类世界。最下一层为“尼夫海姆”(Niflheim),是为死人的世界。
   三层世界中都各有一口井,从上到下分別为“乌儿得之井(Well of Urd,以诺恩少女之首命名)”,“米米尔之泉”(Spring of Mimir,以富饶神族 Mimir 命名),和“赫菲尔格米尔之泉”(Spring of Hvergelmir)。而世界树的根部则是靠这三口泉井的滋养。
   在神话当中,主神沃坦为了获得智慧,来到“米米尔之泉”,以一只眼睛換取泉水一口饮。之后,他还从世界树折取一枝,制成他的“鲁纳斯长矛”。“鲁纳斯”意思为神奇的文字,借此他获得了无上的神力与主神的地位。然而,世界树也因此开始逐渐枯萎死亡。

  华格纳乐剧“诸神黃昏”,诸神灭亡,英雄逝去。表现出北欧神话中的典型悲剧结局。华格纳融合日尔曼诸多传说题材,创作出这部庞大的乐剧。除了音乐方面的成就之外,这部乐剧亦在德意志文学,哲学方面,佔有相当的地位。

  每个文明肇始之后,都会传下许多具有该民族特色的神话与传说故事。然而时间一久,传说故事都将变型与繁衍。当文明发展到某一程度之时,如何将先民的故事重作整理,刪去粗俚鄙野,撷取细致精华,重新汇集成一部完整的作品,以流传后世。在这一点,希腊民族算是当中最有成就的。“伊利亚德”仍然将古希腊人一脈的神话与哲学观,完整地流传至今。

  在华格纳的故事中,已将条顿神话世界的背景简化许多,其世界的分布大略在“齐格菲第一幕”—沃坦与迷魅的猜谜中,已经略微带出。而原本应该是地狱与死人的世界“尼夫海姆”(Niflheim),他将其改写成为矮人的世界“尼贝海姆”(Nibelheim)。至於世界树的部分,剧中是在本幕三个诺恩出现时顺道带出。

尼柏龙指环与星球大战

  着笔写这篇文章时,乔治.卢卡斯(George Lucas)的星球大战第三集,“塞特复仇”(Revenge of Sith 港译“黑帝君临”)於六月二十四日公演,结束了星球大战的全六集;“塞特复仇”的最后一幕,是把生下的一对孪生兄妹,天行者路加和莉亚公主(Luke the Skywalker, Princes Leia),送到不同地方抚养,他们后来生下黑武士(Darth Veder),恰好与指环剧中的齐格菲和齐格琳德处境相同:两者是一对孪生兄妹,为了逃避敌人,从小分散,彼此都不知道是兄妹,也不知亲生父母。
   歌剧与电影两者相同的地方很多,都是前后经过二十八年,才全部完成。华格纳的尼柏龙歌剧,於1848年开始着手创作,中间经过几次改编,於1876年才完成;卢卡斯的星球大战电影在1977年开始,原意全剧共九集,在开拍时改为三集,名为星际大战三部曲The Star Wars Trilogy),后来又定型成为六集,先拍第四集“新的希望”(A New Hope),於今年(2005年)才全部完成,前后也是经过二十八年。
   歌剧四集为:前夕“莱茵的黃金”( Das Rheingold),第一日“女武神”( Die Walkure),第二日“齐格非”(Siegfried)以及第三日“诸神的黃昏”(Gottedammerung)。星球大战电影包括:第一集”魅影危机”(The Phantom Menace,1999),第二集”克隆人的进攻”(Attack of Clones, 2002),第三集“塞特复仇”(Revenge of the Sith, 2005),第四集“新的希望”(A New Hope, 1977),第五集“帝国大反攻”(Empire Strike Back, 1980),第六集“绝地大反击”(Return of Jedi, 1983)。
   为了达到最佳效果,华格纳的歌剧乐队编制庞大,在歌手,音量音色和強度方面,都有特別要求;同时,还需要採用一些极端措施,保证演出效果。路德维希(King Ludwig)为指环特別出资建造拜鲁特剧院(Bayreuth Opera House),设计专为配合华格纳的要求,将乐池降得更深,最嘹亮的铜管乐器放在最深处,离指挥很远,远低於舞台上的歌手。“指环”全剧分四天上演,共演两次。每天下午四点开始,一直持续到深夜。同样的,卢卡斯为了最佳的效果,为星球大战建立视听新标准,於1975年创出视觉的Industrial Light & Magic 和听觉的THX。两者都在制作上得完全的控制。

  两者比较如下:

尼柏龙指环

星球大战 The Star Wars

女武神之骑
Ride Of The Valkyries

星球大战主题曲

Valkyries 女武神

Jedi 绝地武士

Wotan 沃坦

Darth Vader 黑武士

Siegmund & Sieglinde
齐格菲和齐格琳德

Luke The Skywalker & Princess Leia
天行者路加和莉亚公主

Brunhilde 布琳希德

Queen Padmé Amidala
帕德美·阿米达拉

Notung 诺顿克剑

Light Saber 光电军刀

Fafner 巨人法弗纳

Jabba the Hutt 贾霸‧赫特

侏儒阿尔贝里希 Alberich

Yoda 尤达

 

 

  卢卡斯出重资在三藩市旧陆军营建立“莱特曼数码艺术中心”(Letterman Digital Arts Center),将他在三藩市北马邻郡的天行者山庄搬到新中心,在六月二十九日举行开幕庆典。中心佔地二十三亩,用最先进的视听技术设备,为数码制作的先河。华格纳的指环每年在拜鲁特举行音乐庆典,一连四天演出尼柏龙指环全剧,万人空巷。说不定将来卢卡斯也会在勒特曼数码艺术中心,举行“星球大战庆节”,四天以最佳的视听技术公演全套星球大战,与拜鲁特举行音乐庆典对衡,分庭抗立,成为佳话。当然,艺术水准如何,能否持久,要看作者与听众或观众来決定了。(全文完)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题目

 

关於翼报 | 支持翼报 | 联络我们 | 欢迎赐稿 | 版权说明 ©2004-2017
天荣基金会 Tian Rong Charity Ltd